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讨封
    姥姥管我爸要了一颗烟请仙儿,随即点燃。平时姥姥在家只要上香就好,在外面不方便的时候就只能抽烟。 姥姥闭着眼睛坐在奶奶炕边的板凳上,不一会儿一颗烟就抽到了尽头,奇怪的是烟灰一点没掉。 我观察着炕上的奶奶,好像她的身体里有一个影子一样,就像身体是她的,灵魂不是的感觉,好像黄色的大老鼠,胸前有一片白色的毛,嘴是黑色的,并不可怕,还有点可爱。 “说吧,你是哪个山头的?多少年道行?胆敢前来作祟!”姥姥慢慢的睁看眼睛,声音突然变得很浑厚,似乎有点像个男人,在场的都明白,此刻说话的不是姥姥,而是老仙儿。 奶奶听到后,也不做挣扎了,摇着头像唱歌一样哼哼着:“我是北大山黄家的啊……家里排行老五!” 姥姥接着问:“多少年修为,为什么来为难她?有何怨?有何仇!” “二百多年修为!有何仇?”此刻的奶奶双眼一瞪!似乎很生气的样子,挣扎的坐起来,“我本五百年修为被她毁了三百年,你说有何仇!” 姥姥好像瞬间就明白了它说的是什么意思,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原来是找人讨封的!她只是小白人一个,本是无心,莫要再磨人,速速归山积德行善,继续修炼,日后便有贵人助你册封!”姥姥掷地有声的说着,看的我爷爷他们一家一愣一愣的。 讨封是民间的说法,黄皮子修炼到一定时候就像渡劫一样会找人讨封,有的会学人抽烟,或者把人的衣服披在身上,问你我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