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9章 【149】问罪!
    “你也觉得不对是不是?没有道理的,沈文静女神竟然忘了脱鞋!瞅瞅,地面上好像有点脏,我得把它收拾咯。”许龙说着,就想去拿拖把。

    卫泽与李罪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许龙,眼神中都是蔑视。

    “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打扫卫生我做的最多!”许龙较真道。

    “你真的活该单身。”

    “你这辈子可能脱不了单了。”

    “哈?你们几个意思?敢明目张胆的恶毒诅咒我!我敲你们的妈!”许龙反手就锤了两人一下。

    卫泽抱起许龙,就扔到了床上:“小罪,他敢翻皮水了!弄他!”

    李罪多看了沈文静一眼:“有人在,不好吧?”

    “毒打就行了,不做多余的事情。”卫泽活络了一下双拳。

    许龙仰躺在床上,惊恐道:“你们想干什么?别乱来!”

    “还敢翻皮水?你说我想干什么?当然是调教!”卫泽如饿虎扑食一般,扑向许龙。

    许龙挣扎着,李罪摸了摸鼻尖,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压住了他的双腿。

    “嘶哈卫泽,别这样!那里不行!”

    “哪里不行?你说啊,说出来,我就轻点。”

    “很羞耻的!”

    “你必须说。”

    “你好强硬呀。”

    “心动么?我如此强硬的男人。”

    李罪头皮发麻:“你们台词能不能含蓄点?还是有人的!”

    不过李罪的操心,完全就是瞎操心。

    陆年专心致志的勾勒音符,一旦陷入了这种状态,很难被外界影响,自然而然的就忘记了四周。

    而在沈文静的眼中,优美的字符,认真的脸庞,还有修长的指尖,这一切都是那般的美好,夕阳从阳台透了进来,虽然有点暗淡,但是也不影响他的任何,反倒有了这点点夕阳,他的侧脸变得更加神秘。

    认真的男人,好帅。

    沈文静是这么想的,完全醉心陆年,就像看着一副美图,不由自主的失神,完全忘却了周围的一切。

    而就在他们的身后,许龙不断大声求饶:“老年救我啊!你干嘛呢?沈文静女神救我啊!你们干什么呢这是?木头人啊?救命啊!”

    “你喊啊,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来救你的。”

    “破喉咙!破喉咙!破喉咙!”

    “这多少年前的梗了?你叫嘛,越叫我越兴奋。”

    李罪:“情节轻点,不要太重口味,女神还在呢。”

    卫泽回头:“女神沉迷男色无法自拔了,看我力拔山兮气盖世!”

    李罪惊了:“这是什么招式?这么恐怖的吗?”

    “简称毒龙钻!”

    “哇,血腥血腥,还是你会玩。”

    许龙快哭了:“我不就是想打扫卫生而已吗?至于这样吗?啊!!!”

    十分钟后。

    三人消停了。

    卫泽喘着粗气,许龙凌乱的躺在床上,生无可恋。

    而陆年也将《野蜂飞舞》的曲谱写好,套好钢笔,递给了沈文静,但她迟迟没有接过,“怎么了?我写好了。”

    陆年古怪的看着沈文静。

    沈文静这才反应过来,双颊发烫,慌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