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6】蛋疼!
    “徒儿!醒醒!醒醒!” 床铺上,陆年感觉有一只小手在自己的脸上拍着。 “徒儿!徒儿!别玩游戏了哇爪子!” 两只小手用力揉着他的脸,小手冰冰的,按在脸上很舒服。 下线之后的陆年只能迷糊的睁开眼睛,然后便发现一只超级小萝莉以一种害臊的姿势坐在他的胸口。 胸大腰细腿短,黑色的长发及腰,小屁股坐在自己胸口时那软软的触感是柳佳佳。 “徒儿,醒醒啊,哇爪子。”柳佳佳双手夹住陆年的脸,用力搓揉。 “啥事?”陆年努力保持着镇定,问道。 这孩子怎么就坐到自己的身上了? 并且好轻啊没有多大的感觉。 “徒儿!那个我” 柳佳佳的小脸红了。 陆年有点傻,你倒是说啊! 这个时候,卫泽补了一句:“想你了呗。” 许龙偷笑:“老年还是猛的啊,不仅占有了我,还占有了萝莉。” “你们别胡说!”柳佳佳紧张大叫:“我才才没有想念呢!” “诶诶诶,停一下。” 陆年顿时吃痛,这孩子说话紧张,揉着自己脸的小手陡然掐了一下!戳到自己眼睛了! “呀!没事吧,徒儿。” “你能不能先下去?” “好的。” 柳佳佳连答应,小短腿一跨,就从陆年的身上翻下去,稳稳当当的落在地面上。 陆年坐起身,“几点了?” “十一点了,下午我们好像还有课吧?”卫泽说。 “老年是钢琴,我是萨克斯,你是唢呐。”许龙补上一句。 陆年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没想到还要上课,余光一瞄,发现在阳台的那个位置,李罪依旧再发呆!跟一件石像似的。 这都多久了? 还在? “小罪,没事吧?”陆年问。 “谁知道呢?我们一醒,就发现他站在那里,不吃早饭,也不吭声。” “走火入魔了,看来陈秀美对他的打击,是真的挺大的,萎靡不振,真是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矣。” “求你别飙文化了,听得我脑壳炸裂!说人话行么?” 许龙一笑,顶风吟诵:“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卫泽面无表情:“你是在秀文化?我敲尼玛!” 许龙再道:“情似游丝,人如飞絮。泪珠额定空相觑。” 卫泽嘴角抽搐:“你还有完没完?” 许龙挑眉:“一溪烟柳万丝垂,无因系得兰舟住。雁过斜阳,草迷烟渚。如今已是愁无数。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过得今宵去。” 卫泽眯眼:“你在跟我逼话,我抽你。” 许龙大手一挥:“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 咚的一声,卫泽就拿起了五十斤重的哑铃,面色铁青,威胁! 许龙上瘾了:“小院闲窗春己深,重帘未卷影沈沈,倚楼无语理瑶琴。远岫出山催薄暮,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