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8】仅一宿!
    第二天一早。 李罪早早就起床了。 陆年三人半眯着眼透过曙光,就看到一丝落寞孤独的背影。 他的手中捏着烟,呼出的烟雾飘向了还有些凉气的空中,一滴水珠落在他的鼻尖上,溅开水花,他都丝毫没有反应,就像一个雕塑。 那尊雕塑虽然还有着生命力,但却空洞,像是无魂的躯壳。 卫泽长叹了一口气:“要人命啊!这让我怎么看得下去啊?这都抽了多少烟了?” 许龙也诧异:“这该不会是一夜没睡吧?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干嘛要分手呢?这不是糟蹋自己么?” 不都说男生分手之后生龙活虎,之后才会痛苦吗? 这咋不一样呢? 卫泽再度痛苦的悠扬一声:“简直活受罪啊!爱情太残酷了!还好我没谈恋爱!” 许龙忍不住的吱声:“搞得你能恋爱似的,现在咋办?他一个人看着窗外发呆,跟白痴一样!” “你知道陈秀美怎么想的?这怎么就分了?不就是因为这一次首秀嘛?老年原谅一下不就好了?至于闹得这么僵?还分手?” “我咋知道呢?前一阵还爱的死去活来,今天说变就变了。” “该不会他们真的回不去了吧?让小罪把秀美追回来不就行了?” “你说的简单,他们的感情什么时候破裂过?我估计这次是真事,说不定真吹了。” “啊啊啊!要命啊!现在才五点半啊!鸡儿不过刚起床!有人就开始搞事了。” “再睡一会吧,我困死了,说不定睡醒了,小罪就好多了。” 许龙刚说完,就传出了卫泽的鼾声。 这睡觉速度无解! 许龙也只好欣欣然继续睡下去。 陆年这辈子是没有经历过这些,也不知道失恋人心中的想法,到底是想分,还是想和,还是因人而异。 要是真到了无法挽回的那一步,就已经真的结束。 心灵毒鸡汤自己是灌不了了,反正都是一次经历,这一次经历后,说不定他会看的更开。 男人嘛,就是一个到心伤时会出言不逊的怪物,但相反,也代表着那个男人对你下足了功夫。 困意还有。 陆年也抗不住,大夏天就是容易困倦,只能翻个身继续睡。 而在阳台的李罪续着烟,猛地咳嗽,眼神却一直盯着那块石凳右边,因为那里视线最好,在光线下,可以看到她一直美丽微笑的对自己招手   政教处办公室里。 马伟与赵烨面对面的喝着茶,满是阴郁。 王老的怒焰,虽然没有发作,但是已经很明确。 马伟是真没想到,答应幸子文充当权威审核,会搞砸。 更没有想到,那个陆年那个陆年像打了七八百吨的鸡血! 吉它弹的利索了,嘴皮子还好听了,英文曲子也溜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学会竖笛了!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错愕人生简直血腥! 自己上任主任这件事怕是又要搁置了! “老马,真不能拿原创的事说事了?”赵烨开口问。 “这怎么拿?幸子文都答应了,由她过去,她要是认真起来,不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