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抽我!抽我!抽我!
    盐京人民医院。 挂着葡萄糖的王胜,虚脱的躺在病床上。 身旁有着一个妇人与一个老人。 妇人缠着医院专家,焦急问道:“庄医生,我家胜儿没事吧?怎么就搞成这样了呢?” 医生看了一眼王胜的状态,“没有大碍,轻度中暑,加上震荡导致短时间的休克,你儿子的身体缺乏锻炼,再有就是鼻梁处断裂,最近让他注意点,好好养伤。” “鼻梁都断了,还不算大事?你怎么做医生的?就你这样的还专家?”妇人蛮不讲理的喝道。 医生感到厌恶,但还是宽慰道:“您要是不放心,就留院观察。” “必须留院!直到我家胜儿康复才行!”妇人坚决说,然后附到王胜的身边,像是失了魂,“胜儿,你感觉怎么样了啊?” 王胜因为刺鼻的味道,蹙眉:“妈,我没事。” “我可是听你同学说了,你跟别人打架了是不是?盐京的学生陆年对吧?” 上了年纪的老头,却有种不怒自威的严肃感,说话,都很有重感。 “爷爷,您也知道了?爸呢?”王胜吃瘪,实在没想到自己会被那个该死的陆年打的这么惨!这个仇,一定要报回来! “你以为你爸很闲?我怎么就有你这样的孙子?打架都打不过别人?早就告诉你,去学一学防身术,可你呢?既然都打了,就要不死不休,还要爷爷我帮你出头,多大的人了?将来产业怎么放心交给你?好了,你休息着,明天爷爷就去一趟盐京,听说那叫陆年的小子快要退学了是吧?那就帮他提前一些,庄医生胜儿就交给你了。” 医生连连点头。 “爷爷,我” “现在别叫我爷爷,你还不配,一个男人,对付一个人,用拳头那只是最粗劣的手段,动动你的脑子,家里有钱,需要你动手吗?拳头再硬还能轰碎一张钞票吗?更何况还是成堆。” “嗯,我错了。” “月儿,你就在这里陪他吧,累了就回去。” 妇人嗯了一声:“爸,你回去也慢点。” “一点城府都没有,都不知道这大学到底再上些什么东西,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都搞不定,丢人。” 老头哼了一声,甩甩手就走出了病房。 刚走出病房,盐京政教处副主任就搓着手走了过来。 “王老,没事吧?” “没事,小马啊,那个学生叫做陆年对吧?专业是什么来着?” “钢琴、萧、吉它。” “成绩不好吧?” “嗯,一直垫底。” “那盐京还要这种学生干什么?充人数?喜欢充人数的话,你看我能进去吗?”老头意味深长的看着马副主任。 马副主任心寒了一下,凑近“瞧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已经发出勒令退学,几天后的测试中,要是那个陆年没有达到底线,就会除名了,以他的水平肯定退学,您也少操点心。” “几天?我要是迫不及待了怎么办?” “这”马副主任犹豫了一下,笑看老头。 老头也懂,罢手:“别跟我打腔,事情做好,主任位置迟早是你的,我倒是很想见一见这个叫做陆年的学生。” “明天!就明天!”马副主任欣喜若狂,“明天我就安排一下专测!不过关,立马让他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