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老板心疼了没?
    小短腿、如丛林麋鹿一般灵澈的双眸,一身粉色的连衣裙。 柳佳佳坐在凳子上,挎着与她身高都相差无几的吉它,显得有些滑稽。 净身高估计不会超过一米五,手中红色吉它宽度40,长度80,差不多占据了她整个上半身。 绝对不趁手,乐器对于演唱者来说,就等于古代武将选择武器一样重要,不趁手就会肢体负担过大,弹奏一些时间较长的乐曲,会脱力。 娇小一点的吉它,会很适合。 当然,这也看个人的喜欢。 “走吧。”陆年摸了摸肚皮,转身走开,觉得没什么意思。 “走?去哪?” “吃饭去啊。” 小罪三人跟见了鬼似的看着陆年。 “老年,你老实点跟我们说,真的没事吧?” 陆年眯眼:“我能有什么事?怎么了?吃饭这事很奇怪?你们不用吃饭?” 李罪摇摇头:“不是这事啊,柳佳佳每次艺演的时候,你都重头看到尾,悉心去学习的呀!而且你不是拜柳佳佳为师的吗?” 卫泽与许龙都点头。 “拜师?这小萝莉吉它估计也就算的过去,跟我比起来不值一提,我为什么要拜她为师?”陆年下意识的说道,完全忘记了自己处境。 刚说完。 李罪面无表情:“完了完了,老年坏掉了。” 卫泽倒烟一口唾沫,提议道:“老年,咱们先去一趟医院吧?” “就是啊!”许龙捶胸顿足:“我早就想这么说了!现在的老年,装逼一套一套的!太可怕了!” 陆年顿时就有些无奈。 而身处在人群中争辩的柳佳佳看到了陆年,嘿咻一声就蹦下板凳,笨拙的向着陆年打招呼:“徒儿!!!” 一声徒儿,气氛有些凝固。 所有人都转过头。 “陆年这家伙还没走啊?不是听三班的人说,这家伙被勒令退学了吗?” “快了吧,测验不是还有三天就开始了吗?三天后,这家伙就该收拾收拾回家了。” “也是服气,大部分的学生吉它都过四级了,就他还是两级,留着也不害臊。” “除了吉它,他专业里不是还有萧与钢琴吗?听说都是一级,教授看他可怜,才给他一级证书的。” “没有天赋上什么音乐学院?三班的平均分都被拉低了,一个人就影响了盐京的口碑,赶紧退学,恶心人。” “可不是吗?关键是这家伙还不放弃,简直折磨人。” 冷嘲热讽并没有让陆年情绪失控,倒是很淡然,更有种漫不经心的感觉。 柳佳佳却秀眉一皱,回头就奶声的大骂:“不许骂我徒儿!我徒儿虽然没有天赋,唱歌也难听,但是人家长的帅呀!你们有人家长的帅吗?一群丑哔还不反省反省,看着你们我的眼睛都被你们玷污了!一点都不养眼,看看我徒儿多精致?多养眼?” 众人语塞了一下,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不停的找陆年的麻烦,甚至不找不快。 “行了,佳佳,别去维护他了,一个快要退学的人,大家都少说一点,说不定以后还能在大马路上遇到他。” 一个近几乎完全戏弄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抬起头,一男子歪着头,侧仰在上方的二楼窗口,手中还捧着果汁,旁边还有别的声音。 “吕良哥,你这话什么意思?大马路上遇到他?” 吕良嘴角一咧:“说不定下次我开跑车的时候,遇到人家陆年正在扫大马路呢?现在得罪他,到时候他拿扫帚追着我跑车尾气打我,我怎么办?我好害怕的!” “噗哈哈哈。”清冽的女声,忍不住的发声。 “不对呀!”吕良满是讥讽的看着陆年:“现在清洁机器人都已经发布了,陆年你要失业了啊!为此,我还为您担忧啊,以后你会不会吃土啊?想到那个场面,就有些同情你,我这里还有吃剩的牛排不行这样也太侮辱你了,上来吧,我请你吃饭,也算一点好处,省的你以后记仇,找我麻烦。” 这拐着弯骂人的声音,比起直接辱骂你全家来的更加高级,埋没人到极点。 卫泽二话不说就抄起了板凳:“什么意思?下来说。” 吕良又笑:“打我啊?你敢吗?” “我他妈!”卫泽忍不住了,抄起板凳就准备找捷径上去。 陆年拦住吕良,抬起头。 “老年,你干嘛啊?” “有人请吃饭,干嘛呢你这是?楼上的,我饭量大,请我吃饭不后悔?”陆年微微一笑。 吕良多看了陆年一眼:“管够!” “这么多人,你要是反悔怎么办?” 吕良很是大气,猛地一摔自己的鼓囊钱包:“上来,我让你吃到吐!” “有意思,走了,上去吃饭。”陆年拉着卫泽就要往上走。 卫泽不走,蹙眉:“老年,你几个意思?他这么侮辱你,你委曲求全?” 陆年向着卫泽低语几句。 卫泽这才放下了板凳,忍不住笑:“你什么时候这么缺德了?” 陆年罢手:“有人请客吃饭,多痛快啊?” 李罪与许龙满头雾水。 “你们啥意思啊?” “老年,跟我们说说。” 卫泽难以抑制的将陆年的想法告诉他们。 听完后,他们纷纷动容,有点蠢蠢欲试。 “徒儿,你们啥子意思呢?”柳佳佳也没搞清楚。 对于突然转变为四川口音的小萝莉,陆年震惊之余,也躬身轻诉过去。 听着陆年说完,柳佳佳双眸惊恐,倒吸一口凉气:“徒儿你为何如此的歹毒?” “无毒不丈夫嘛,走了,吃饭去了,肚子正好饿了。”说着,陆年蔑视了吕良一眼,似乎再说,这逞一时之快,得有心理准备啊,小青年。 得到陆年的蔑视,吕良更加的恼火,其实心中也明白,肯定不怀好意,花自己的钱请这群人吃饭?想想都不赚!必须让他们羞愧难当,放弃自己的口误! 吕良冷哼道:“不怕这么多人笑话你,你就上来!” 不料,陆年哈哈大笑:“不怕不怕,你别急,就来就来,对了,小罪,取餐口那玩意是什么东西?看着挺贵的啊。” 吕良惊了! 这家伙今天怎么这么不要脸? “那是秘制的葡萄汁,挺贵的不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