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对A...
    “吹箫不难,舔吹绕含呃不对!是用心!主要是用心,方才我听姑娘的箫声,深感无奈呀!”陆年说着,就叹一口气,像一个世外高人一样,背负着双手早已看向远边。 “嗯…我是知道的。”女孩平静的说道,同时看着手中的长萧,落空苦笑:“难听么” “难不难听我不知道,你只是差了旋律。”陆年也不好意思开口说难听的一批,毕竟这会打击仙女的上进心,对于乐器的热爱,或许不是一样的,但至少出发点一样。 “旋律” “其实演奏乐器很简单的,有了旋律,还要有演技,身临旋律中的演技是很重要的,把萧给我。”陆年笑着,伸出手。 女孩迟疑了,她美眸掠过一丝惊疑,但看着胸有成竹的陆年,还是将手中的长萧交给了陆年。 陆年接过,掂量了一下:“重量还行,材质也不错,音色的话,刚刚听得出来,还说的过去,这萧还凑合。” “凑合?”女孩的脸上不由得的愠怒,声音却很平静。 “嗯,还凑合,对了,没问你名字呢,叫啥?” “你不认识我?” “人生地不熟,哪能认识你?” “慕容访烟。” “名字不错,跟人一样。”陆年用最专业的姿势握好萧。 见到这一幕,慕容访烟的神情这才有了一些耐心。 “其实呢没有歌词的曲,也有厉害的地方,在下吹箫不是很厉害,但如果世界上有个排行,勉为其难的第一吧,这首曲子,就叫做《病凉亭慕见》,怎么样?好听的名字吧?”陆年挑眉笑道。 慕容访烟欲言又止,逐渐的没有耐心,这话听出来应该算得上他现场编曲,这根本就不是人可以做得到的,就算音律再高的人,也不能现场编出完整版的箫声。 这个人有点太自大了。 陆年又笑:“我知道你会觉得我很狂妄,狂妄需要实力,而我正好有。” 慕容访烟很稀松平常的看着,安静的不像话。 陆年瞬间就有点头皮发麻,按照这个套路,她应该尖叫才对,毕竟那个世界,自己的迷妹还是有的,女粉丝是真的存在的,但是她为什么能这么的从容不迫?莫非是自己的装逼姿势有问题? 不过装出去的逼宛如泼出去的水,该来的还是得来。 萧分两种,分别为“六”与“七”这两个数字代表着萧上的音孔,而制作萧的手段也参差不齐,有玉、木、竹等等,而陆年手上的这个长萧属于七音孔,是由青竹制作,对于萧音最好的诠释还得是玉。 竹做的,凑合。 唇口校准音口,陆年对着慕容访烟淡淡一笑,渐入佳境,修长的手指突然快速的按压,像是海燕掠过海面般的迅捷。 “呜嘟嗡噜嗯呜--!” 婉转而又长鸣的箫声像是一阵风。 单单是开头,就让慕容访烟有些惊讶,一吐六音! 这个男人看起来与自己年纪相仿,没想到竟然能够这么厉害!而且这箫声在这么快的节奏下,怎么突然委婉落寞?不应该是很欢快的吗? 这是怎么做到的? 陆年微眯着双眼,看到了慕容访烟惊讶,转而一笑,走向凉亭边,看着湖面上的荷花,闭上了眼眸,醉心的吹奏。 一记记嘹亮且狭长的从萧口荡出,似乎每一记的箫声要在湖面上荡起涟漪似的。 醉人动听的旋律更向着病凉亭的四周蔓延,所到之处,好似花开鸟飞,此番声音竟然天上的黄雀止翅于此,它们站立在亭顶,摇摇欲坠,有种酒仙般的欲仙欲死。 惊人的箫声,让慕容访烟再也没有办法平静,她看着背对着自己的陆年,心生剧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