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五章景帝重现(求订阅)
    面对怨魅带着不理解的眼神,封林晩简略的将自己与老乌龟以及景帝之间的瓜葛解释了一遍。

    当然,有些部分,就直接以春秋笔法掠过。

    “妾身倒是很愿意帮你这个忙,不过···妾身的身体是由这冷宫中的妃子们的怨魂组成,如今已经与冷宫连成了一体,只怕真身无法离开。”怨魅说道。

    封林晩大手一挥道:“无妨!朕明日就安排人,连着墙根,将整个冷宫移除出去。”

    这并不是什么太过麻烦的事情。

    而且皇城动土,改变整个皇宫的整体结构,也能给程鹏海小小的添一点麻烦,稍微拖延一点时间。

    “如此,妾身就先谢过陛下了!”怨魅盈盈而拜,也不知是否无意,那微微松开的领口处,总能看到雪白的沟壑,晃的让人舍不得挪开视线。

    三言两语,逐渐达成合作,封林晩的表情也逐渐不像之前那般凝重,转而温和问道:“你虽为怨魅,乃是百鬼怨气残魂所成,但是终究是一个单独的个体,却不知你可有名姓?”

    封林晩这话问的仿佛无心,实则有意。

    “也不知道那些后宫番靠不靠谱!都写这种冤鬼煞魂,多年以来孤单寂寞冷,最受不得有人关心她们。我若给她取个名字,她即便是不归心,那也该好感度up、up了吧!”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封林晩等待着下文。

    那怨魅脸上挂着魅惑众生的笑容,盈盈起身,眼角淡红色的眼影仿佛流露出一丝温情的摸样。

    “看来小皇帝是对妾身动心了呢!迫不及待的就想在妾身身上打上自己的标记。不过···妾身听说山林里的老虎,喜欢在自己去过的地方留下自己的气味,如果陛下想的话,不如现在就留点记号给妾身如何?”

    “此地虽然荒凉,但是月色正好,天地做媒,露天席地,覆草而同塌,披星而抵足···倒也别有一番野趣呢!”怨魅曼妙的走过来,犹如一只优雅的猫,那清冷的眸子里,却看不出半点的深浅。

    “狗日的后宫番,全都是骗人的,我肯定···写这种情节的,都特么是单身狗。”封林晩心中暗骂,脸上却迅速变色:“不必了!夜已深了,你···自行保重,朕先走了!”

    说罢之后,转身便挥袖离去。

    看着封林晩大步离开的背影,怨魅依旧化作一团不详的乌云,盘旋在冷宫的上方。

    那扭曲的煞气中,似乎还传出了低微的喃喃自语:“属于我自己的名字···吗?”

    “呵!何必多此一举!”

    第二天天明,封林晩便传话陈贵,让他带领着宫中匠人们,开始搬迁冷宫。

    务必要在冷宫大体保证完好的情况下,全都迁移到正在翻修的皇陵附近。

    这个命令虽然古怪。

    但是作为一个逐渐掌握实权的皇帝,这等小事,也无人敢来质疑。

    与此同时,太后生病的消息,也从宫中传了出去。

    随后便有太医诊断,太后这是忧思先帝,多年成疾,已经病入膏肓,恐时日不多,需当要天子早做打算。

    当然···当时太医并不是这么说的,话要委婉的多,大体上相同的意思,却足足可以拆解出好几千字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