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多出来的记忆
    书房内一片寂静。

    忽然空荡荡的屋子里,又响起了一个陌生却又沙哑至极,就像两块生铁相互摩擦般的声音。

    “啧啧啧···真实令人心寒啊!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当年我把你打下寒潭的时候,有个年方二八的小姑娘,不管不顾的便跳下了寒潭,连续七日几乎是不眠不休的在寒潭中找你。更因为如此,深染寒毒。若非老夫一时心软,传了她些口诀,只怕她早就寒毒攻心而死。”

    “你现在竟然对她说出这样的话,当真就不怕令她伤心吗?”

    杨啸云坐在太师椅上,只是椅子两侧的扶手,分明都已经被抓烂了。

    他站起身来,拉开一个隐秘的机关。

    书架后面的墙壁,悄然无声的移开。

    骤然多出来的空间里,摆放着一个黑色的大酒缸。

    酒缸里探出一个满头花白,毛茸茸的脑袋。

    胡子和乱发遮蔽了他的面孔,只有时而泄露的眼光,阴狠、歹毒又充满了疯狂。

    杨啸云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瓷瓶里带着杏仁香气的乳白色液体,滴入到酒缸之中。

    很快酒缸里侵泡着的人,发出压抑至极的痛苦闷哼声。

    好一会痛苦方才褪去,那酒缸里的人,抬起头恶狠狠的看着杨啸云道:“你很自信,就是因为你自信,她那么的喜欢你。所以你才故意说漏了嘴,她那么聪明,一定会想到办法,帮你得到你要的东西。”

    “只是···你难得就真的不怕赔了夫人又折兵?”

    杨啸云淡淡说道:“我和李剑臣之间的关系,必须如同水火。这是他在嘉政帝面前的取信之道。李剑臣既然将秘籍拿出来共享,那就说明他已经不在意秘籍的泄露。我知道她心中有怨,我如果不那么说,她不会愿意替我走一趟。”

    “虽然让她为难,不过我会跟过去。区区李剑臣···料想他也不敢放肆!”

    杨啸云说这话的时候,底气十足,自信爆棚。

    “哈哈哈···杨啸云啊!杨啸云!当年怎么我们这些老家伙就都看走了眼,没有瞧出来,你竟然是这么一个狼心狗肺,心怀叵测的卑劣之辈。只是你让老夫我活着,就是你最大的错误。如果有一天,你那夫人知道,是你亲手杀了他的父亲,也是你将毒药喂给了道传天师,还是你将老夫制成人彘···却不知她该作何感想?”酒缸中的人不断的刺激着杨啸云,他是想让杨啸云杀了他。

    书房与这暗室只有一墙之隔,平时在书房内有任何的对话,都瞒不住这老者。

    而老者若想要出声,惊扰书房中的人,也轻而易举。

    但是他却一直沉默,那定然是有至关重要的把柄握在杨啸云手中,不得不忍辱负重。

    杨啸云却微微一笑,表情忠厚而又敦实:“您是慧云的师父,虽然当年与我有些纠葛,却也早已是过往云烟,我又岂会杀你?不过···您老还是不愿说出《九返天阳》的下落吗?”

    酒缸内的老者,却似乎在痛苦中变得有些迷糊,满嘴叫喊着的,只有‘杀了我’三个字。

    合上密室,杨啸云走出了书房。

    去往卧室,换了一套便于行动的夜行衣。

    他会抢在司徒慧云去找封林晩前,先行潜伏在附近。

    有些疙瘩,他一直放在心里,需要让自己放心。

    封林晩没有回行宫,而是就留在了群英阁。

    虽然原本是酒楼,却也有几间客房,封林晩收集了大量的文明讯息,需要整理一下,也就不耽误时间回行宫,而就地居住了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