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罹患信息素紊乱症后(四十九)
    其实谢虚倒没有多难过——他和父母相处的时间, 还不如和管家相处来得久。他本身迷茫震撼的, 是“谢父谢母出事”这件事本身。

    在剧情线中,“谢虚”得罪了主角攻受, 又利用了谢家的势力为恶,导致主角攻受直接向谢家出手,和解的唯一办法就是将“谢虚”赶出家门,不得任何经济、人脉援助,不再作为谢氏的合法继承人,让他尝到肆意为恶的苦果。

    谢虚是被精心照料了十几年的小少爷, 虽然被半囚禁在医疗室里,巨额花销却没断过, 哪怕身上没带着病,被这样赶出去恐怕也活不了几年。当时谢父、谢母倒没表态, 估计也是默认了,反倒是谢怀恩一手抗了下来, 处处和主角攻受作对,要保下他这个没血缘关系的弟弟、谢家真正的继承人。

    就在始初,谢怀恩还是占据上风的, 虽然日益显得疲惫冷漠,但仍是谢虚最大的庇护。直到谢母受谢虚牵连被寻仇,谢父怒火中烧, 断然倒戈,不仅将谢虚从谢家除名,便是连谢怀恩也受了牵连, 放言出去再不认他这个谢家长子。

    谢怀恩被那一句话打击得近乎崩溃。

    他全部的努力在父母的冷颜面前变得可笑又可怜,主角攻受尚且动不了他方寸,却在谢父面前一退再退,溃不成军。到最后,以谢氏破产,谢怀恩再无音讯为收场。

    谢父谢母只是以负面表态,便可影响谢怀恩至深,现在溘然长往 ……谢虚实在害怕。

    他怕谢怀恩像剧情里那样,如同被磨掉了情绪的木偶,成为一具行尸走肉,后半生长久的浸泡在痛苦里。

    他希望谢怀恩能开心。

    耳旁是谢哥分外慌乱的声音,平时的理智尽失,如同在压抑悲痛。他将谢虚紧紧按在怀中,像是束缚住一个虚无缥缈的梦,气力很大,虽然没有弄疼少年,但谢小少爷却也只能将下巴压在谢怀恩的肩上,看不见拥抱自己的人的神色。

    想必是十分悲恸的。

    谢虚修长的十指也攀上对方的脊背,感受到滚烫的热意袭来。他如抱上水中浮木,雪地火种般,整个人都似要软在谢怀恩怀里。冰凉的乌发轻轻擦过对方的肩头,谢虚的面颊燃上一分病态的殷红,他并不知道如何安慰现在失意的谢怀恩,毕竟他对谢父谢母的出事无法感同身受,只能以另一处方向深入,转移谢怀恩的注意力。

    “谢哥……”谢虚道,“我只有你了。”

    “你不要离开我。”

    不要像剧情里那样离开,杳无音信。

    谢小少爷的声音又轻又软,好像是刚断奶的猫崽般细弱呻吟几声,谢怀恩几乎一瞬间心里酸软地要化成水,又心疼不已。他将谢虚抱起来走了几步,放在床榻上,半跪下身去,微低敛着眼,像是中世纪的骑士宣誓那般,只是那双手却攀上谢小少爷修长白皙的手指,十指相扣。

    庄重地道“我不会离开你。”

    今天的事情再也不会重现,再也不会让你难过。

    只是虽然这样宣誓了,谢怀恩却还是不得不将自己的宝贝抱出蚌壳外,赶往厄洛斯星系。

    谢母毕竟是个柔弱的oa,这样重的伤情,很难说能不能抢救过来,这或许就是谢虚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