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纨绔修二代(四十五)
    谢虚本性自私。他也说不出什么“我要救你”之类的话, 只以真元为剑, 冲入那些魔物中, 扬袖挥斩。

    纯粹而凶悍的真元将那些魔物隔绝在外, 谁也不知谢小宗主凶起来神色也是如此淡漠, 只是剑招好似不要命般, 与那魔头近身相搏。真元激烈碰撞至一处, 每每由衣摆自刀锋上舞蹈,进攻亦或闪躲, 简直不像是安逸娇养的小公子能做出的杀伐果断的攻势。

    不是没有极欲宗弟子想上前帮忙除魔, 但这种命悬一线的交战,便是两方都没有要致死的念头,却也凶险万分。那些贸然上来的极欲宗之人,反而要谢虚分神看顾, 这才身上添了伤。

    白子浮受天魔之力,肉身强悍无比,修为也堪比此界化神大能。这还是他未成长起来便贸然出手, 待他再潜伏数百年,或许才是真正可只手遮天。

    极欲宗弟子们怔怔盯着眼前的黑发小宗主, 魔物凶恶,腥风都似要刮到他们脸上,但是空中的腥气似乎又掺杂着奇怪的香气, 让他们忍不住细细嗅闻。

    像是谢虚衣摆间染上的紫竹香。

    挡在他们面前的那个人,身上已添了许多伤。连渡劫过后都尚且保持干净的白衣,这时已纵横贯穿着无数裂口。那些艷丽至极的伤痕在他的肤上绽开, 似桃花沾衣一般。

    谢虚虽然不是剑修,但剑为百兵之首,他以真元凝聚出来的剑,比平时更多了一分凶戾。真元被无尽地榨出来消耗殆尽,紫府处甚至传来被逼至绝境的干涸痛楚,但光从他冷漠神情来看,以一当万,并不成问题。

    谁会想到现在的谢小宗主已是强弩之弓。

    白子浮那张温和又俊美的面容上,被黑气缓缓遮掩。只是当他看见谢虚的衣衫被鲜血浸湿,血液自袖摆中滑落,连成一道细密红线时,还是像被火焰熏了眼睛般仓惶地扭过头,暴躁之意在他心头肆虐,恨不得以血解乏。

    谢虚受伤了。

    血雾都似要遮住白子浮的眼睛。

    他好似一下子失去了战斗的勇气,突然侧身,像条阴冷的蛇般盯着玉胥,警告道:“你便在一旁看着?”

    玉胥那漫不经心地笑容收起来了,他微直起身体,心知白子浮对他存了不满,再不摆出态度来,两人的合作就此破灭了。这位半魔真君还存着人性的狡诈,对付白子浮的诘责,简直是游刃有余:“一个刚晋升的修士,修为不稳便敢挑战您,我自然以为白天君要好好收拾他,不敢擅专扰了白天君兴致。”

    这话明褒暗贬,分明是在说白子浮没用,连一个人修都收拾不了。

    还是一个刚进阶,境界不稳的人修。

    白子浮只静静盯着他。

    玉胥心中打了个突,也不再不干正经事。上前一步,敛眉对谢虚道:“谢虚,你现在和极欲宗并无干系,我有心饶你一命,你趁现在离开便可。”

    白子浮神色有些焦躁不满,但他依旧等着看玉胥接下来要做什么。

    黑发的修士身形孱弱,攻势略缓,手中剑紧握,他闭着眼睛,面容苍白。

    得不到答复的玉胥突然心中生出一股怒气来。

    从始至终便是如此——谢虚待其他几个长老都显得亲和,唯独对他,永远都是忽视。

    不声不响,好像如何也拨不乱他心中涟漪。

    玉胥勉力收了怒气,微微皱眉,像是劝解一般地道:“你这般不过是蜉蝣撼树,就算你一人挡得住白天君,可能挡得住这千千万万的魔?只怕要将你啃得尸骨无存,神魂俱灭。别无欲早已不认你了,你也不是曾经的谢小宗主,你如今回来一场,已够偿这十几年养育之恩了。”

    他声音温和,却是软刀子磨肉,不止折磨谢虚,连被护住的那些极欲宗弟子,都有些双眼发红。

    谢虚不再是谢小宗主,他和极欲宗的缘果早在之前一刀两断,凭什么再护着他们?

    他总是要离开的。

    无数嘈杂声响,鬼怪嘶吼,却好似都入不了谢虚的耳。

    他那双黑色的眸子清透无比,仿佛玉石点缀,令人心动。

    谢虚道:“我不会走。”

    只这一句,便让身后焦躁绝望不已的弟子们安心下来。

    玉胥也被他气得怒火上头,蹙着眉道:“你……不知好歹。”

    千姿百态,唯独司长老紧阖着唇舌,那双眼睛都瞪得像要掉出来,无比苦涩地自语道:“他怎么会走呢。”

    谢虚连命都不要了,又怎么会在这时离开呢。

    他的平坦仙途,万人称羡,都在今日毁于一旦。

    万千魔物,一拥而上。

    白子浮脸色极难看,任谁也会觉得他和谢虚结下的是不死不休的仇,偏偏他又在后方轻声道:“留他性命,生擒。”

    玉胥:“自然。”

    两人皆心怀鬼胎。

    阎王好过,小鬼难缠,或是如此。

    但这些阴骇魔物并不能使谢虚退却半分,反倒是与白子浮相斗需要精神的高度集中,还更磨人些。

    那些弟子已振奋心神,他们虽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