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纨绔修二代(四十二)
    万魔入侵并非小事, 谢虚带着几人回到长生门, 便去往李裘谦洞府,将此事告知。

    李裘谦正处于忙碌中, 他与两个白须老翁相谈, 看见谢虚来寻他,便先谢客,带着笑迎向黑发修士。

    谢虚这人向来不爱叙旧,微错开一步, 将李渡城的消息托出。男人的神情顿时变得紧张起来,眉头紧蹙着:“你碰见那些魔物了?”

    他这样子不像是吃惊, 反而只是忧虑。

    这样明显的情绪变动, 谢虚自然发觉了。

    “李裘谦, ”黑发修士道,他微微抬头, 露出一截瓷白的脖颈, “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那些魔物的事?”

    男人一顿,眼中顿时覆上浓郁的抱歉神色:“的确是,但我并没有料到, 它们会蔓延的这样快。”

    “这件事在大宗门内传开了?”谢虚问道,又很快注意到他的越矩。他如今是半个散人之身,不便打听这些事:“抱歉。”

    门外传来了锁落下的细小声响, 像是提醒,灵仆已进来传声:有一元婴真君在门外请见。

    谢虚道:“你既已知晓,我先告辞了。”

    在谢虚离开之前, 李裘谦的目光微动,他怕谢虚多想,还是将自己所知道的说了出来——

    “那些魔物是从极欲宗中蔓出来的。

    极欲宗应当已经沦陷了。”

    谢虚的脚步顿住,神色霎时有些苍白。

    “极欲宗绝不应该出事。”

    他这样笃定的语气,反倒不像是和极欲宗有仇,而是在忧虑一般。

    谢虚定了定神道:“别无欲已是化神修为,那些魔物想要在他手下攻入极欲宗,可能几近于无。”

    黑发修士像染了寒气重病过一场般,神色孱弱,身形瘦削得好似一推就倒。而这样苍白的气色,无损他容貌的半分艷丽,反而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悸人感。

    至少李裘谦看了,喉咙微涩,他唇瓣无声地动了动,口中之言还是牢牢锁住未发。他总觉得要是让谢虚知晓别无欲命在旦夕,并不是什么好事。

    可他的沉默并无效用,在谢虚离开前,他终于忍不住按住那人的手:“你要去哪——”

    “极欲宗。”

    “我不会让你去……”李裘谦话未说完,便见谢虚转过身,神情冷淡至极。

    他眉眼微垂,好似高高在上的仙人的悲悯,既是风华绝代,也让人觉得遥不可及。一如当初试仙大会的擂台上,那时的谢虚也是如此,他的骄傲从来没有因为谢小宗主的身份被剥夺就泯灭。

    谢虚微一翻转手腕,两人的形式便反了过来。他紧捏着李裘谦的手,一双黑沉眼眸掠过的地方,皆让李裘谦觉得肤上泛起了一层热度。

    “多谢叨扰,谢虚告辞了。”

    李裘谦忍不住低头苦笑起来。

    他觉得谢虚真真是最无情的人了,他原以为……两人之间纵使不算亲密,也当得上朋友了。

    这种时候,李裘谦反而害怕隐瞒会让谢虚失了性命,只好道:“别无欲出事了,他或许要死了。极欲宗已经保不住,你莫要以身犯险。”李裘谦有一种奇怪的直觉,谢虚或许并不是要去看别无欲如何死,极欲宗如何破败——

    眼前的黑发修士分明强大无匹,又好似软得谁都可以伤害他。

    在李裘谦说完这句话后,谢虚神情并无多大波动。他转过身,衣袖被风掀开,手腕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已经愈合,而李裘谦依旧动弹不得。

    “多谢。”

    室内又恢复了一片寂静,过了许久,灵仆小心翼翼地传唤:“李君,还见客吗?”

    李裘谦终于得以动弹,他好似流尽全身血液,血色尽失,有气无力道。

    “不见。”

    桌案上摆着松香纸砚,李裘谦俯身提笔,在那案台上写下一个“谢”字,墨迹与红铜色桌面染成一片,几乎看不清他那狂莽书法的笔锋。

    “你就当真,”李裘谦微抿了抿唇,心中沉甸甸一片,“宁愿离开长生门,再入颠沛中么?”

    ……

    快一点,再快一些。

    谢虚缩地成寸的术法的确习成了半吊子,但现在催发尽全身真元的速度,远远超过那些坐骑灵器。

    长生门和极欲宗之间,隔得并不仅仅是无数个小世界,还有被众多修士称“妖魔之海”的一片星海。无数修士在其折戟,上次谢虚经过这处时,是由李裘谦的法器载着过去的——但现在情形如此紧急,要找到能渡过星海的法器,几乎要盼上一两个月了。

    眼前无数星光自他眼前掠过。分明那般令人悸动的美景,背后却暗含无数杀机。

    若是极欲宗现在灭宗会如何?

    ——剧情全线崩塌。

    黑发修士微微抿唇,以真元撑起一片灵壁,护住周身,骤然投入那令众修士闻风丧胆的“妖魔之海”里。

    长生门内,谈棠突然心中悸动,慌乱无比。

    下一刻他的神识遍布整个长生门。

    一寸寸、每个角落都探索得细致无比,却始终未寻到那个朝思暮想的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