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纨绔修二代(三十九)
    异仙阁、夔进阁里符合接取要求又稍微有些油水的任务, 不计难度等级,皆被谢虚以一人之力清扫了。

    还有些寻宝、探幽之类的天字任务,倒不是不能接,只是规定了最低人数也要五人成行。谢虚虽然不介意和旁人分薄酬劳,但他在长生门中不便结交友人,便也没什么相熟的修士能一同接任务。

    其实谢虚倒是错想了, 那些个知道他修为的内门弟子, 做梦都在和他套近乎,但总归不好光明正大挖李裘谦的墙角;而在稍底层的外门弟子里,也是从女修们中掀起的热潮,人人对他热忱非常——虽说热忱的都是他的相貌。

    女修们都道, 那位“艷煞真君”遮掩相貌并非是生的哪处不端正,而正是太过漂亮了, 是那种瞧一眼都要让人失了魂魄般的好看。纵是有强悍实力震慑,恐怕也有不少纨绔的风流浪子要滋事,这才掩去容貌。

    这样一来, 不少长生门修士对这位神秘的艷煞真君,更加好奇了。

    李裘谦正是风头正盛,每日忙得脚不沾地, 但还能在每夜抽出时间来寻谢虚喝茶。

    也不是单纯的喝茶,还有请教驾驭兽魂之法, 作为回报,李裘谦便与谢虚讲修真界外界的形势。

    往常,或是有心或是无意, 李裘谦总会避开有关极欲宗的话题。但这次,他微顿了顿,反倒主动提起了。

    李裘谦的五官深陷在阴影中,有种奇妙的混乱邪恶感:“别无欲……他或要突破化神,已入室闭关了。”

    谢虚微顿。

    在他出宗前,别无欲已是化神后期大能,若是勘破这一关,别宗主恐就是这修真界中举世无双的渡劫期仙君了。

    对已经和极欲宗决裂的前谢小宗主而言,自然不算好事。

    黑发白肤的修士在明珠柔光照耀下,显而易见的有些出神。

    他当然知道,在这个位面白子浮是第一位渡劫成仙的人修,别无欲这个曾经的反派金手指,是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喧宾夺主的。

    ……在剧情中,别无欲有修炼至渡劫期么?

    谢虚实在记不清了。如墨的瞳孔微沉,像是情绪有些低落。

    李裘谦看着谢虚的神色,有些后悔。他将此事告诉谢虚,不过徒增烦恼。

    其实李裘谦心底还有其他猜测,但他到底没提,反而将话题转了个弯。

    “我听说,你想要接下夔进阁里那个寻凤凰元胎的任务?”

    谢虚进夔进阁里的动作,都是由心腹一点一滴汇报给他的。

    “是。”谢虚心道自己果真闲在长生门内太久了,连李裘谦都暗示自己该干活了,便解释了一句:“要与其他修士一同接。明日我去夔进阁找些修士挂名。”

    “挂名”这种事一般是没资源和人脉的小修士,想要与大能攀交,才会挂上大能门下那些不肖子孙、门人的名字,全是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当做投石问路的法子。

    长生门规矩虽比极欲宗严上许多,却也不怎么限制这种另类晋升的法子。

    行事向来坦荡又直接的男人,脸上竟有些泛红。只是好在他的肤色所限,看不大分明。

    “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李裘谦一鼓作气,“我想为三位师侄挣点功勋开路,你若是不介意,便让他们来挂名。”

    似乎是觉得太占谢虚的便宜,李裘谦说完,想了想又道:“你要是有想带上的人……”

    谢虚不置可否地道:“好。”

    鲛珠柔和,映得谢虚的唇也是艷红又柔软的颜色。李裘谦的目光不经意间触到了,又很快若无其事地转开。

    其实以他现在的地位,又何必要这样扶植几个师侄,只不过是想和谢虚一起去,又不大好意思说。

    ……

    李裘谦没想到,自己焦头烂额之下,竟还失约了。

    他没去成。

    极欲宗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