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机甲学院首席二十七
    柯尔兰被莽撞的黑发少年气得一口血憋在胸腔, 半晌才道:“不准把死挂在嘴边。”

    二年级生黑沉的眼里像润着雾气,谢虚神情十分无辜, 仿佛在说“这不是你先提的吗”,令柯尔兰倍觉头疼。金发级长还想再训斥,却见谢虚浓密的眼睫突然阖上,竟是脚步不稳,倾身向前倒去,顿时将柯尔兰吓得什么也忘了, 上前一步将谢虚接了个满怀。

    浓郁的血腥味从他身上涌过来。

    少年体温冰凉,肤色愈加透出一种孱弱的苍白,像是下一刻便会破碎于怀抱中。

    在接触到对方的一刻, 柯尔兰简直是如同自我折磨般逼迫自己去想——谢虚独自面对虫族战斗了多久?

    遮天蔽日的敌人, 永不停歇的进攻,仿佛只有死亡在等待的未来。

    毫无希望。

    还好自己接收到了信讯, 还好在犹豫过后决定前来救人。柯尔兰唇角抿紧, 心里的恐惧一直蔓延到指尖都在颤抖, 又陡然生出莫大的庆幸。

    谢虚倒还留存些神智, 极低地念了一句:“好累。”

    “睡吧。”金发级长立即道。他眼里复杂的情绪被遮掩起来, 神色是连自己都未发觉的温柔, 喃喃自语:“……对不起,我来迟了。”

    ……

    在半昏迷半沉睡近十二个小时后,谢虚终于醒过来。此时他已经在临时基地的最中央处, 耳边的议论声未停。

    “怎么还不醒?”

    “我不知道, 之前药剂只在虫族身上实验过。”

    “……柯尔兰会杀了我们的。”

    奇怪的苦味至舌根蔓延上来, 谢虚睁开眼睛,半撑着身体剧烈地咳呛起来。他以掌抵住唇,尽力压抑着,眼角都憋的有些泛红。

    先前围在他身边的研究员一气拥上来,掰开谢虚的手给他喷某种气体修养剂,同时道:“不要憋着,咳出来就好了。”

    又是一阵兵荒马乱,金发级长也赶来了。

    因为要时刻监控防御罩情况,确保虫族不会反攻,柯尔兰也是几夜未睡,又记挂着谢虚,神情有些疲惫。

    他试过谢虚额头的温度,略微放心。因旁边还有几个研究员在,也没做出过分亲密的举动,便正经地交换起双方所知的讯息来。

    柯尔兰的确在这座荒星上发现了虫族的皇族幼体,被暂时保管在基地中央,但那绝不是一样可以轻松搬回去的试验品。

    他们这是闯入了虫族的老窝,荒星上潜伏着无数低级虫族,它们没有神智,却会下意识受到皇虫的诱引展开攻击。也好在有临时基地与防御罩的存在,才能勉强抵御。但现在的情形其实也十分危机,一旦出现高等级虫族统率攻击基地,几乎没配备任何攻击系统的基地会被立即攻破,情势转换。

    而谢虚那边收到的讯息,却只提及虫族幼体,对“虫星”上亿亿万万只的低级虫族只字未漏,这才导致只有谢虚一人前来。

    柯尔兰听完后,眼中闪过一分阴霾。

    他先前觉得是克莱的手段,但克莱不过是个刚归属皇族不久的皇子,绝没有那么大的能量去修改机密级如此高的军报。而有能力做到这点的……不论是那位帝王还是大皇子,都是十分可怕的推测了。

    在一旁的研究院人员,听到这样的消息也忍不住露出激动和愤慨的神情。他们也不是涉世未深的学生了,只是面对这样权力倾轧下枉顾帝国利益和人命的行为,还是由衷的感觉到鄙夷。

    谢虚讲完,微微侧首,黑发从肩头滑落,看上去乖顺极了。他镇定地安慰道:“我走之前和柯尔兰家主发了邮件,这时候他应该看见了,应当会想办法从中斡旋——”

    金发级长突然顿住。

    就算是得知被算计时,柯尔兰脸色也从未如此难看过。

    “你……”金发级长一字一句地咬牙问道,“早就知道此行有问题?”

    谢虚:“唔。”

    “那为什么还来!”那些藏在心里的惶恐与不安一下爆发出来,柯尔兰极凶地说道:“你是傻子吗,还是不要命了?你知不知道万一出事,就会被虫族啃的尸骨无存,到时候再哭再后悔也没用了,什么时候你才能——”

    柯尔兰突然爆发的愤怒将旁边的研究员都吓住了,怔了片刻后纷纷拉住柯尔兰,怕他一气之下动手就糟糕了。

    那看上去白皙瘦削的少年也怔住了,黑沉的眼睫轻轻颤了颤。许久后,少年低声道:“可是我想见你。”

    “总是有人要来,所以我来了,并且活着站在你面前了。”主角攻死了,这剧情也就到此为止了。

    谢虚不过是一个平民出生的军校生而已,无权无势羽翼未丰,柯尔兰生死不明后,告知柯尔兰家似乎已经是他能尽到的最大用处。

    但他偏偏不肯满足于此。前来荒星,舍命以试,一颗真心、一条性命,他所有能给予的东西都完完整整摆在柯尔兰面前,一下剖析出自己全部的筹码。

    “……”柯尔兰急促地低喘了几下,骤然将谢虚抱进怀中。

    他这样骄傲的人,将脸别扭地埋在少年肩头,遮住微红的眼睛。想狠戾骂出一声,最后只出来沉闷的一句:“你还不如当我死了,换个人喜欢。”

    旁边的研究员们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原本以为的同门相残变成恋人相争,结果这恋人还没闹多久,就变成了泼天狗粮,刺激得他们这群单身四十年的科研狗一言难尽。

    一个相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