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9章 阆台仙踪(130)
    静澜峰, 临波亭。

    亭外两人相对而立,女修身着一件月白色道袍, 袖口袍边饰以玄青色的镶边,袍摆上用竹青色丝线绣出兰竹纹饰,仅以一支白玉簪将鸦青色的长发束起,黛眉凤目,清丽温婉;男修着一件雪白道袍,发髻束得一丝不苟, 衣上再无其他纹饰, 容貌俊俏,气质飘渺。

    这女修是周竹桢, 男修自然是守静。

    周竹桢此次是应邀而来。她原本对长渊派内其他元婴修士的邀请都是婉拒的, 只待在别院里修身养性, 但邀请她做客的人是守静,她想了想, 还是接受了。

    二人见了面, 互相打过招呼, 陇月上前见礼, 周竹桢打量了她一下, 上一次见面时陇月才十七八岁,如今也过了两百余年, 昔日的炼气少女如今已经是金丹修为。她容貌已经长开, 柳眉杏眼, 灵动俏丽。她就顺口夸了两句:“道友真是收了个好徒弟, 懂事乖巧,勤奋刻苦,不过两百余岁已经进阶金丹中期,继续努力一下,想必不日就能结婴了。”

    “哪里。”守静微笑,“平日淘气得很,否则以她的资质,两百余年时间,就是晋入元婴也足够了。”

    “道友要求太高了。”周竹桢随口接了一句,并没有多想。

    以她化神修为,对陇月的资质自然是一眼就能看穿。第一次见到陇月的时候她随意看了看,水属性天灵根,资质已经算得上顶端。不过进阶金丹之后,还能不能继续向上攀登,就全看个人悟性了,陇月两百年进阶金丹中期,已经算是同资质修士中优秀的了。

    守静请她入亭内坐下,自己在对面坐了,陇月就站在他身后。周竹桢看守静正襟危坐,笑容略显僵硬,端庄严肃得活像是准备聆听上级训示,忍不住一哂:“小友,此处可有围棋?你我手谈一局可好?”

    守静应是,命身边的陇月去取。

    周竹桢心想看他这样也不像是会主动邀人到自己峰头的人啊。

    多半是居渊道君让他邀请自己增进一下交流吧……

    她猜得完全没错,守静邀请她到静澜峰做客正是受了居渊道君的指示。居渊道君和含光道尊关系不错,但他只有三百年寿元了,等到他坐化之后,只怕两派关系渐淡,因此让守静多和她交流一下感情。

    周竹桢朝陇月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看,又问:“已经金丹了,道号取了没有?”

    “取了。”守静笑了笑,“轮到她这一辈,刚好是心字辈,就取了道号叫心月。”

    “心月啊。”周竹桢念了念,“挺好的。”

    陇月很快取了棋盘和棋篓过来,摆在亭内的石桌上,又给二人泡了茶奉上。她把茶盏端到周竹桢手边,周竹桢接过茶盏道了声谢,抬眼看到她腕上扣了个红色的镯子。那手镯上灵光流动,似乎带了些阳炎气息。

    ……一个水系单灵根的修士为什么会带火属性法宝。

    她虽然有些疑惑,但也并没有过多关注。

    毕竟守静是火属性单灵根,居渊道君是金火双灵根,他们要是赐下火属性法宝好像也挺正常……或者万一是小姑娘看着漂亮就戴了呢?

    棋局摆开之后,守静明显轻松了不少,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

    周竹桢也松了一口气,她原本对下棋这项活动观感一般,但是守静太严肃了,莫名让人活泼不起来,别说是和溯流一样看留影石聊八卦了,就是表面高冷的景天衍偶尔也会皮一下,谢君书他们更不用说,一个比一个会玩……难道是因为她修为太高了守静紧张?不至于吧?

    哎,没关系,虽然她不是特别喜欢下棋,但是跟守静下棋至少不会像跟溯流一样被吊打……

    陇月心里有点说不出来的滋味。

    她师父从来没有邀请过外派的女修到峰内做客,就连门内的师姐妹,若非公务,也不会请上静澜峰,此次却单独邀请了这位宸元道君……

    还从头到尾都在对她微笑!

    她师父性子冷淡,向来是清冷寡言不假辞色的模样,平日对其他女修都是拒之于千里之外,为什么偏偏对这位宸元道君如此不同?上次在蔚山秘境见面时也是这样……

    真的不是喜欢她吗?

    她在守静身边站着,却没有看棋局,垂着眼睫似乎在想什么心事,周竹桢落下一子,看了陇月一眼,对守静笑道:“让小姑娘去找她师姐妹玩吧,待在这里守着我们怕是无聊。”

    守静想想也是,回头对徒弟道:“今日的一个时辰剑法练完了没有?”

    “回师尊,练完了。”

    “那就出去玩一会吧。”守静道,“你上次不是说要同心云她们一起去门派外面的仙城逛逛?”

    “……嗯。”陇月垂眸,点点头,“徒儿告退。”

    守静看她似乎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问:“可还有事要说?”

    “没有了。”

    陇月转身离开,心里却止不住地有些酸涩。

    果然……宸元道君故意把她支走,是要和师父单独相处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