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8章 阆台仙踪(129)
    系统后悔不迭。

    但它受到限制, 无法收回已经给出的丹药, 含光道尊还为了防它特意下了空间禁制,如今后悔已经是为时已晚了。

    过了三天,含光道尊亲自送周竹桢前往流云派。

    他这一次去得很低调, 未驾云车,亲自御剑带着徒弟和她的两个随侍过去, 在山门处递了玉牌。这玉牌是居渊道君的信物, 守门弟子又认得他们俩, 当下立即放行,并给居渊道君传讯。

    含光道尊先前已经和他联系过, 居渊并不意外, 在主峰正殿接待了他们。

    “宸元这次意外受伤,含宁说她要静养很长一段时间, 暂时不宜闭关修炼, 也不可与人比试斗法。”含光道尊温和道,“我这次闭关, 大概需要两三百年时间,索性派她过来外驻, 也算是给她找点事情做, 等我出关,就过来接她回去。这段时间, 劳烦小友多照顾了。”

    外驻长老是个很特殊的职位, 他们从原本的门派领取供奉, 却被派往其他门派驻守, 负责传达门派的意见;代表本门高层商谈重要事务;管理前来交流的本门弟子等工作。他们和普通客卿长老不同,虽有客卿之名,却并不理事,一般情况下不干涉驻守门派的日常事务,但关系十分亲密的门派之间也可以让客卿长老承担一些事务,甚至是协助驻守门派作战。

    虽然两派之间关系亲密,但居渊道君不可能请周竹桢替他们作战。含光道尊之所以点明周竹桢受伤,需要静养,不得与人比试斗法,主要是为了避免有人和她约战或是向她请教剑法。

    ……毕竟大家都知道,居渊道君的首徒守静道君也是剑修,还是个痴迷剑道的剑修。

    “不敢当。”居渊道君恭谨道,“这本就是分内之事……宸元道君能来长渊派暂居客卿,我派求之不得,必然不敢慢待的。”

    含光道尊点点头,居渊道君看他面色轻松,斟酌着问:“不知道尊这次闭关……可是有意冲击合道?”

    含光道尊已经是炼虚后期修为,闭关这么长时间,肯定是足够他进阶炼虚圆满了,他如果无意冲击合道,没必要一口气闭关两百年。

    “是。”含光道尊笑了笑,“最近有些感悟。”

    “那晚辈先祝贺道尊,愿您万事顺遂,如期进阶!”居渊道君大喜。

    含光道尊一旦进阶合道,问道门在七大门派中必然会占据十分超然的地位,与它关系亲密的长渊派自然也无人敢惹。

    “只是有些感悟,谈不上如期。”含光道尊道,“此事就不必宣扬了。”

    “晚辈明白。”居渊道君说,“您尽管放心,宸元道君住在这里,晚辈一定会安排妥当。”

    含光道尊和居渊道君交代清楚,转头看看自家徒弟,颇有些舍不得。

    “这段时间好好休养,外出的话不要遮掩身份,不要探索秘境,不要离开瀛洲,知道了吗?”

    “嗯。”

    “不要和人比试,尽量避免和人动手,碰到事情直接传讯回门派,不许逞强,知道了吗?”

    “嗯。”

    “之前给你的灵石够不够?不够的话师父再给你些?”

    “不,不用了。”周竹桢连忙止住他动作,“徒儿只是外驻几百年,又不是永远都不回来了呀。”

    “……嗯。”含光道尊揉揉她头发,轻声道,“好好照顾自己,为师一出关就过来接你。”

    “好。”周竹桢仰脸,小声说,“您也要保重,如果不行的话,不要强行晋阶,没关系的。”

    听了居渊道君的话,她大概也知道自己师父要做什么了。

    他是想进阶合道后再来收拾系统和主神。

    她其实很矛盾,一方面她是希望含光道尊能进阶合道的,进阶合道后,他就能拥有一万年的寿元;但另一方面,他之前造下的杀孽太重,天劫势必不会留情,她实在是很担心他能不能顺利渡过合道天劫。

    但向上攀登终究是好事,她不能也没理由阻拦。

    “好。”

    ……

    含光道尊离开之后,居渊道君亲自带周竹桢去她的住处。

    他本想给她单独安排一座峰头住下,但含光道尊希望他就近照顾,就仍旧给她安排在渊渟峰山腰的别院里住着。

    “道友上次离开后,这院子一直没人住过。”居渊道君领她到了别院门口,清平清安两人已经提前被送过来,在门口候着了,他看了一眼,问,“两个侍从是否少了些?可需要再安排些人过来侍奉?”

    “谢过道友好意。”周竹桢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不必了。”

    居渊没有强求,他点点头,又道:“道友若是有任何问题,随时可以过来找我。”

    “可惜守静现在在闭关。”他笑了笑,“否则就让他陪着道友解解闷了。”

    “守静在闭关?”周竹桢想了想,“我记得离他元婴大典也有将近两百年了,他这一次闭关是冲击元中还是元后?”

    “是元后。”居渊道君面上笑意更深了两分,“他之前侥幸得了些机缘,心境突破了元后,这一次闭关主要是为了把修为同步提上去,如果不出意料的话,大约需要一两百年吧。”

    “那我就提前恭喜道友了。”周竹桢笑道,“守静这么快就能进阶元后,想必化神也是指日可待了。”

    “还早呢。”居渊道君笑着说,“守静资质虽好,性子却愚钝了些。道友当年四百二十岁进阶化神,当真是惊才绝艳,令我等自愧不如啊!”

    “道友过誉了。”周竹桢笑容微敛。

    居渊都活了将近两千七百年了,他于修炼一途天赋有限,闭关的时间也不长,大部分时间都在处理门派庶务,平衡人际关系,久而久之混得人精一样,几乎立刻就发现她情绪不太对劲。

    可这是为什么呢,明明是赞她资质好悟性高,为什么她会不高兴?

    居渊道君想起含光道尊之前的话,心里不禁有了些惊涛骇浪的猜测。

    意外受伤?不宜闭关修炼,也不可与人比试斗法?

    含光道尊既然要闭关,他徒弟作为首座首徒,理应留在门派主持事务才是,为什么会送到外派做客卿长老?

    这……这该不会是受了什么会影响进阶的重伤,问道门准备更换继承人了吧?

    说起来,之前他一直没有注意,现在仔细看看,她精神状态的确有些萎靡……但外表上看又似乎没什么大问题……要不然是门派内派系斗争?含光怕他闭关之后有人对他徒弟动手?犯了什么大错被贬斥了?

    他心里乱七八糟的念头转了一圈,面上却丝毫不显,仍旧热情道:“虽然守静在闭关,但本门还有十几位元婴长老,改日我为道友引见一番。”

    猜测总归是猜测,就算是真的又如何,她现在是炼虚修士爱徒,不日可能即将是合道修士爱徒,别说是重伤导致资质受损,就是修为尽废丹田损毁,大概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