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7章 阆台仙踪(108)
    他环顾四周, 边上一圈都是金丹往上的高阶修士,既有问道门弟子也有流云派弟子,看向他的眼神当中好奇有之、猜疑有之、冷漠有之, 忧虑有之。

    杨裕齐扑通一下直挺挺地对着周竹桢跪了下去。

    “弟子愿以心魔发誓,若映霞是晚辈所害, 就让晚辈此生无法更进一步。”

    “晚辈也可以发誓!”流云派的那名金丹修士也跪了下去, 斩钉截铁道, “晚辈所言句句是实,若有半句虚言,就让晚辈心魔缠身,永无进境!”

    周竹桢的眼神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逡巡了一会儿,突然一笑。

    “贵派还是自查一番为好。”她说, “懿文是丹修,他并未修习过沉钧剑法。”

    “但您刚刚才说,修习沉钧剑法的弟子卖出了不少剑符。”穆伦咬牙, “问道门外尚且存数不少, 想必问道门内数量更多,万一他这张剑符是从同门手中获取呢?”

    “道友,先别急着给人定罪呀。”周竹桢慢悠悠地说,“首先, 尸体是你们找到的, 我们连现场都没有看过一眼;其次, 这几位目击证人也是你们找来的, 就算他们说的属实吧, 懿文和映霞同行,就能代表人是他杀的吗?谁亲眼看见了?再次,贵派这位小友说他的两位同门能够给他作证……这个有些不合适吧?举证避亲,本君怎么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

    “映霞不可能是映耀所害!”

    “为什么?”

    “他是映霞的同门师兄,两人平素交好,怎么会残忍杀害自己的师妹?”穆伦沉着脸道,“何况映耀是容宽道尊门下嫡传,怎么可能习练采补邪术!”

    哦豁。

    周竹桢先前就在琢磨,虽然流云派平素与问道门有些利益上的纷争,但容宽此人向来欺软怕硬,在她师尊面前习惯缩头装乌龟,碰到矛盾总是主动退让,即使心里一万个不乐意,面上还要装出一副荣幸之至的模样——他哪敢主动找上门来碰瓷?

    用得还是如此低级的手段。

    她之前就在怀疑,这件事情可能并不是流云派高层的阴谋,而是某一个或者几个流云派弟子杀人之后,自作聪明地想要祸水东引,把事情栽给问道门——在所有门派面前打一下问道门的脸对流云派来说有什么好处?即使损害了问道门的风评,他们的实力毕竟摆在那里,敢主动挑衅?

    不怕被含光道尊摁在地上摩擦吗?

    其他大洲过来的门派看了场热闹就走了,你流云派可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现在丢了面子,回去之后还不是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在瀛洲地界上陷害问道门?

    就是给容宽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干啊!

    况且若是门派高层行事,绝不会如此漏洞百出。要是最后揭出来凶手不是问道门弟子而是流云派弟子,那可就弄巧成拙了,非但没能对问道门造成任何损害,还狠狠地自个打了自个一耳光。

    现在看来,这位穆伦道君……有点傻白甜啊。

    他居然当着这么多门派的面说这个叫什么,映耀的,是容宽的嫡传弟子……

    这件事情吧,虽说她无意得罪容宽,但是他的徒弟都踩到头上来了,还意图败坏她师尊名誉,抹黑问道门门风,不收拾一下简直天理难容。

    “这个可就难说了。”周竹桢慢条斯理道,“容宽道尊门下弟子众多,偌大的流云派都是他一手照管,有些顾不过来,也在情理之中,若是此人真的做出了此等灭绝人伦残忍阴邪之事,如今清理了,也显得贵派执法公正不是?我问道门不会包庇门下弟子,也请贵派,不要包庇贵派弟子。”

    她竟是把之前穆伦绵里藏针施压问道门的话一句不漏地顶了回去。

    到了这一步,不少围观的门派都看出了门道。

    “流云派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沈灼华一边用神识饶有兴味地围观,一边和谢君书聊天,“啧啧,不过这个叫什么映耀的金丹未免也太不争气了,好歹也是炼虚嫡传,居然修炼采补邪术,还谋害同门师妹……里子面子真是丢得一点不剩啊。”

    讲道理,这个身份已经处在食物链顶端了,无论是修炼资源还是功法指导都是不缺的,只要不是废到了一定境界,哪里需要用采补之术提高修为?放着好好的通天大道不走,自甘堕落跑去与邪修为伍,这不是神经病吗?

    “太正常了。”谢君书撇嘴,“我师尊和我讲过一点瀛洲的事情,你以为容宽是什么好人?上梁不正自然下梁歪,不过我估摸着,这回这个金丹修士必死无疑。”

    “为什么?”沈灼华问,“虽然这件事情牵扯到了问道门,但毕竟死者和凶手都是流云派的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