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7章 阆台仙踪(88)
    这是御苍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周含光。

    千流魔尊陨落时, 她还只是化神修士,因此没有随千流一同前往道魔战场,幸运地躲过了那一劫。素来疼爱自己的师尊突然陨落,她悲痛欲绝,对杀害他的仇人恨入骨髓,发誓要替他报仇。

    但她始终没有等到机会。玄冥派失去炼虚首座后明里暗里都受了些排挤打压,她焦头烂额处理门派内外事务的同时还要分心修炼冲击炼虚,根本无暇他顾, 更不要说离开玚洲。后来她终于化神圆满, 服用炼虚丹突破炼虚的时候, 周含光已经进阶了炼虚中期。

    他们俩之间的实力差距过于悬殊, 御苍虽然恨他, 也知道去找他麻烦是必败无疑。她只能购买了关于周含光的留影石,一遍一遍翻来覆去的看,揣摩他的战斗方式, 一边思考应对方法。

    或许是因为宁舟剑尊名震一方遮挡了大部分光芒, 也可能是因为含光道尊姿貌端华让人轻易地放下警惕。就连她也不得不承认,先前潜意识里对他是有轻视之意的,否则也不会那么自信地说出以周宸元为饵围剿周含光的话来。

    然而现在,亲眼目睹了他对赪燬出手之后,她的信心彻底被击得粉碎。

    光华蕴藉江海凝,沉钧一剑定乾坤。

    这才是修真界七洲四海三十二炼虚第一人的真正实力。

    她怔怔地注视着两人战斗的方向, 神情空茫。

    这一生, 她可能永远都报不了仇。

    肃椓站在她身边, 看到御苍一副被打击到绝望的神情,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她的肩。

    “明白我之前为什么要阻止你了吗?”他神识传音道,“孙鸿明也不是个好惹的角色,凌云剑派那一位的实力和他们俩不分上下……若是真的开战,惠明大师也不会答应的。”

    道门那边足足有四位炼虚后期修士,他们这边只有他和南樛两人,这几乎是全面压制的局面。所幸惠明大师是个佛修,不会赞同主动挑起战争;那位宁舟剑尊也不像孙周二人那么有野心,否则玚洲怕是早就被围剿了。

    修真者等级越高,实力差距就越大。练气筑基的时候大家都是底层的小鱼小虾,上限摆在那里,最强也就那样了,虽然彼此之间偶有比拼,考校的也主要是战斗技巧,很难出现全面压制的局面。金丹期开始,距离才逐渐拉开,到了炼虚差距已经是天壤之别,像御苍这样的炼虚初期,送到周含光面前可能走不过三个回合。

    他叹了口气,继续关注着赪燬的方向。

    含光道尊对赪燬进行了长达半个时辰的单方面殴打。

    赪燬魔尊一开始就落了下风,现在几乎是没有还手之力地被压着打。锋利的剑气划破法衣,在他身上割出一道道伤口。鲜血洒落,含光道尊唇角上扬,左手一张,金色的阵纹以他为中心延展开来,在两人脚下形成一个巨大的阵法。

    阵法构建完成的一刹那,雪雾弥漫,千里冰封,冰寒之意几乎刺痛骨髓。

    “哎呀。”鸿明摇了摇扇子,展开一个结界护住身边的周竹桢和林羡,“好冷啊。”

    含光道尊是刻意为之。

    赪燬把他们家宸元重伤之后扔在冰天雪地里受冻,不让他自己也享受一下这样的待遇,怎么说得过去呢?

    可惜他修的是火属性功法,不然今天非要烧他一回不可。

    赪燬已经被他折腾得快疯了,含光道尊却一点都没有给个痛快的意思,他用剑气一剑一剑凌迟一样割他,赪燬身上的法衣都快成了布条,浑身的剑伤简直惨不忍睹。

    他从来都没有打算要放过赪燬,现在这样明显是故意折磨。

    “道友。”肃椓魔尊终于忍不住出声了,“差不多就够了吧?你徒弟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含光道尊冷笑一声,青色的剑气削落,赪燬痛呼一声,右臂被齐肩斩下。

    鲜血飙射而出,那条手臂落在雪地上,剑气飞旋,彻底将断肢粉碎。

    御苍用看魔鬼的眼神看着他。

    肃椓脸都绿了,他还想劝说两句,沧海定波剑已经朝着赪燬当头劈下!

    “住手!”

    赪燬连忙用本命法宝赤日金轮去挡,这一剑劈在赤日金轮上,直接把赪燬从半空中狠狠砸进了雪地里!

    咔。

    金轮上出现了一道明显的裂痕。

    赪燬仰面躺在被冰冻得坚硬的地面上,他的灵力已经耗尽,连护体灵气都撑不起来,浑身的骨头被这一砸震碎了不知道多少根,五脏六腑都在剧痛,本命法宝受损又让他的伤情雪上加霜,现在当真是奄奄一息,只剩下一口气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