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1章 阆台仙踪(72)
    “这是……”端映道君惊讶。

    周竹桢无暇同她解释, 连忙用灵力护住聚阴珠中的神念,神念极哀之下剧烈震荡, 险些就此消散。再次勉强现形,虚影却已经比之前淡了很多。

    他无视了一旁的端映道君, 紧紧盯着周竹桢。

    “前辈, 端惠厚颜, 再求您一件事。”

    “你说吧。”

    “求您为我女儿报仇。”端惠咬牙说完, 不待她出声,又急急地道,“这盏魂灯原是融入晚辈一丝神识炼制,虽然晚辈身死,但若以此神念为引, 仍可导出她生前部分记忆……”

    周竹桢沉默了一会儿。

    “晚辈知道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端惠说, “您不必刻意寻找,若是偶然见到杀害雁儿的人或是妖兽……除去便是。”

    “我可以答应你。”周竹桢缓缓地说, “但我有三不出手。敌方过强不出手、违我道心不出手、危害宗门不出手, 你可愿意?”

    “前辈大恩!”虚影跪倒, 言语中已经带了泣音, “端惠这就为您建立联系。”

    神念再次分离出小小一团白光, 在端惠手中形成一个符文。他将符文交给周竹桢, 她用神识去探, 符文立刻同她的神识相连接, 通过这个符文, 她可以看到端惠的所见所闻。

    符文中还包含了一小段信息, 是雷鸣兽的秘境位置。

    周竹桢微微点头:“既如此,本君就以心魔起誓……”

    “道君不可!”端惠立刻打断了她,“晚辈此请本就不合情理,怎敢再让您立下重誓?若是有为难之处,您千万不要勉强,否则晚辈纵然身死也无法心安。”

    周竹桢看了他片刻。

    “本君言出必行。”她轻声道,“小友放心。”

    端惠再拜,化作一道流光投入魂灯之中。

    噼啪一声,魂灯中窜起了一点微弱的星火。

    一幅幅画面通过符文传递过来。

    周竹桢突然一掌砸在几案上,檀木的几案立时四分五裂!

    “好大的胆子!”她冷笑,已是怒极。

    化神威压弥漫,侍立一侧的端映道君立刻就跪下了。殿内的随侍弟子跪了一片,无人敢直面化神之怒。

    周竹桢手指攥了又攥,勉强收了怒意,她敛起威压,淡淡道:“首座请起,此事与你们无关。”

    端映道君额上汗珠都要滑下来了,她小心探问:“晚辈斗胆,不知师侄是为何人所害?”

    “邪道中人。”周竹桢起身,“在我瀛洲地界上,居然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开宗立派……”

    她眼里已经带上了杀意。

    “既然如此,就别怪本君出手无情了。”

    ……

    端映道君恭恭敬敬送她离开,周竹桢把端惠的遗骨留给她安葬。既然他女儿已经身陨,储物袋她就自己收下了。

    “他女儿的死真的跟符法宗那群人无关吗?”系统说,“我怎么觉得那么不对劲呢?”

    “没有直接关系。”周竹桢面无表情,“符法宗还不敢同高阶邪修勾结。”

    “我不是说这个。”系统说,“我是说潘雁的出走。端惠之前不是一直说他女儿性格内向文静,温和柔弱吗?这样的人,就算性格再变,还能跟人起了冲突之后愤而离派?不是被人故意排挤打压,逼走的吧?”

    “端惠比你清楚。”周竹桢说,“你就没注意到吗?他自始至终都没和站在一旁的端映说一句话。”

    “……”系统这才回过味来,“那他为什么不让你帮忙……”

    “帮什么?”周竹桢平静道,“潘雁是他女儿,端映端华就不是他师妹了吗?符法宗就不是他出身的宗门了吗?此时再追究,还有何意义呢?”

    “况且,我的行为代表的不光是我自己,还代表了问道门的立场。”她加快了速度,御剑向前,“他派内务,岂能随意干涉。”

    “潘雁昔日也是元婴修士爱女,端惠道君一死,立刻就落得被逐出门派惨死邪修之手的下场。”电子音幽幽道,“宿主,您就没有一点点兔死狐悲吗?”

    “兔死狐悲?”周竹桢学着它的语气幽幽道,“你是想说物伤其类吧。”

    “不是都差不多吗……”

    “入门二百余载,无论寒暑雨雪,除去养伤时间,无一日荒废修炼。”周竹桢说,“我已经做出了最大的努力。如果真有一日身死道消,也没有什么不甘心的。”

    系统怔了一下。

    “我从来都没有退路。”周竹桢看向远处,“不过我对他女儿的死表示很遗憾。”

    “这个世界就这么残酷。”系统不屑道,“端惠之前说了,你元婴典礼的时候他女儿已经是筑基修士,到他身陨有七八十年的时间吧?她要是自己能立起来,早就结丹了,弱肉强食自然法则,有什么遗憾的?”

    “弱肉强食当然是自然法则。”周竹桢轻轻一叹。

    “但这难道是文明应有的样子吗?”她的声音很轻,飘散在风里。

    ……

    按照潘雁的记忆指示,她一路朝着符法宗东北方向飞遁,飞了一段距离,终于抵达了一座较大的仙城。

    她按下灵剑,一眼就看到了城楼上明晃晃的怀阳城三个金色大字。

    周竹桢又看了看那块牌匾,轻嗤一声。

    怀阳派也算是老牌门派了,近年来听说门派内派系斗争得厉害,如今看来果然不假,心思都用在争权夺利上,邪修门派都开到家门口了!

    他们真的对此一无所知吗?

    恐怕是知道也懒得管吧!

    她并没有立刻入城,而是御剑绕着怀阳城一圈圈往外搜索。潘雁是在怀阳城外被人掳走的,按照模糊的记忆来看,那个邪修门派的秘密驻地应当离此地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