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镇国将军(6)
    十二个要塞相隔距离较远,饶是周竹桢带的一千骁勇卫都是精骑,赶到最后一个要塞时也到了黄昏。

    第十二个要塞给出的说辞和前十一个一模一样,眼看天色已晚,周竹桢考虑一番,下令卫队在此扎营,等天亮再回返。

    军帐很快搭起,这个要塞离天阑关最远,距边境却最近,担心对面看出不对,袭击他们驻地,卫队并未点燃篝火。这一天恰逢满月,皎洁的月光洒在草原上,照个明倒是足够了。

    周竹桢在自己的军帐门口布了个防御法阵,外面又套了一个简单的警戒阵法,供有人靠近时提醒她。

    她闭目盘坐在法阵中央,月华如流水,落在她身上,映得那身道袍雪白一片,吐纳调息,月华就被她吸入经脉之内。

    一个大周天结束,周竹桢睁开眼睛,突然看到不远处的石堡上似乎伫立着一个黑色的人影。

    ——可那是废弃多年的堡垒,谁会在半夜爬到上面去?为什么爬上去?总不会是看风景吧!

    神识延伸过去,周竹桢怔了怔,那人影也似乎感应到什么,朝着她的方向侧了侧身,就转回去继续注视着前方。

    道君起身,悄悄离开了营地,朝着石堡的方向走去。

    石堡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看着有些阴森瘆人。所幸筑基以上修士均可夜视,周竹桢径直跨进大门,顺着一侧的楼梯往顶上的瞭望台走去。

    那人原本背光站着,肉眼看不十分清晰。待她登上瞭望台,终于看清了那人的真容。

    那是个手执长戟的将军,身上的银甲染满血污,干涸的血迹粘在脸上,唯独那一双眼睛点漆一样,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一个方向——

    ——边境线的方向。

    周竹桢慢慢走过去,单手一撑,在瞭望台的边缘坐下。

    “何苦如此执着呢?”她长叹,“你不是地缚灵,为何不肯入轮回?”

    那人一动不动,似乎听不见她的话。

    “我是这一代的天阑关守将,周昭惠。”

    银甲将军终于偏头看了她一眼,吐字缓慢艰涩:“天阑安否?中原安否?”

    “安。”周竹桢很干脆地点头,“所以你为什么不离开呢?可是挂念父母妻儿?”

    “父遭胡虏戮,母死胡虏手,妻为敌所掳,儿为敌所烹。”

    周竹桢沉默很久。

    “你已经死了。”她轻声道,“纵然执念再深,又能改变什么呢?不如早入轮回,投胎转世。孟婆汤饮下,所有的痛苦也就烟消云散了。”

    银甲将军仍旧盯着远处的边界,一言不发。

    “怎么就不听劝呢?”周竹桢清咳一声,右手掐诀,朗声道:“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凶秽消散,道炁长存!”

    最后一句话落下,将军铠甲和面庞上的血迹消失无踪,身上的凶煞之气一扫而空,看起来神智清醒了不少。

    “想清楚了吗?”周竹桢问,“我送你去轮回吧。你的遗骨终究会朽坏,等到那时,难道你要在日复一日的戍卫中一直熬到魂魄消散?”

    银甲将军摇头,转身对着她微笑了一下,容貌洗去血污,竟是意外的斯文干净。

    “边关一日不宁,吾便一日不能安心。汝既为天阑守将,还请尽力戍关,卫护中原。”他突然顿住了,遥望远方,语带焦急,“东南方向十里处有杀伐之气,恐是敌寇进犯!”

    “我马上就赶过去。”周竹桢从瞭望台边缘跳下来,往外跑了两步,突然扭头问,“你叫什么名字?”

    “吾名谢钰。”

    ……

    周竹桢飞奔回去,一声令下,号角声响彻整个营地,骁勇卫本就都是和衣而眠,瞬息之间就完成了集合整队,丢下军帐等物,翻身上马跟着周竹桢往东南方向赶去。

    未至近前,熊熊火光已经映出了房屋的轮廓,看规模是个不大的村落,此时整个村子已经面目全非,村内哭声喊杀声不绝于耳。周竹桢一马当先冲在最前,却看到不远处一个北胡骑兵高举弯刀,追砍前面奔逃的一个稚童!

    她下意识挽弓搭箭,箭矢离弦,犹如一道闪电,精准地钉入骑兵胸膛!

    骑兵从马上滚落下来,其余的北胡骑兵见势不妙,上马就要撤退,骁勇卫怒吼着冲了上去,周竹桢再次搭箭,连发数箭击落逃窜在最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