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面具
    祁书宜叫的是一辆滴滴顺风车。

    她坐在后座,看着窗外飞速闪过的景物,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司机聊着天。

    司机话并不多,开车很平稳,据他自己说也是兼职,偶尔没事的时候出来跑跑,给刚出生的女儿挣些奶粉钱。

    虽然顺风车近几个月因为一起恶性刑事案件被推到了风口浪尖,让许多人感到犹豫和害怕,可祁书宜坐在车上却觉得很平静。

    比在那个家里要平静得许多。

    并不是说她天真得以为世间全是新闻联播中的美好,恰恰相反,她相信人性是恶的。

    因为她见识过一个人可以恶到什么地步。

    在她小时候,她也是一个希望得到母亲疼爱的小女孩。

    很多时候,她只需要一句关心的话就好。

    可是并没有。

    母亲所有的宠爱都集中在哥哥一人的身上,她永远只能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

    那时她以为是她不够乖,做得不够好,于是很努力地帮忙家务,想用一个小孩子的努力来讨好自己的母亲。

    可是她最后还是发现一切都是徒劳,不爱就是不爱。

    或许只有在母亲喝醉发疯的时候,对两个孩子才能够一视同仁。

    将他们打得一样惨。

    哥哥性子弱,面对疯狂的母亲,他连一声不字都不敢说。

    祁书宜不会,虽然从小就滋生出的巨大恐惧让她也不敢反抗,但她至少学会了在挨打中一声不吭,连哭泣和求饶都生生憋住。

    仿佛这样就能让自己显得强大一般。

    于是,她便被卖掉了,在15岁生日刚过的时候。

    车到了县城,又往一个方向再开了十多公里,停在了一座山下。

    祁书宜用手机付钱,下车,独自一人沿着山道走去。

    她没有注意到,在身后挺远的地方,有一只白色的小小的狐狸,正在草丛中不停穿梭。

    方向和她一样。

    ……

    翻过了山,便可以看到一个村子,这是她曾经生活过两年的地方。

    她熟练地穿过田埂,走到一处有着斑驳青灰色外墙的屋子前,掏出钥匙开门,走了进去。

    屋内的一切布置她都并不陌生,因为昨天她刚刚来过。

    昨天母亲带她出门,是一路监督着她到一个挺高档的酒店,然后在角落里看着她和某个中年发福的男人一起走进电梯。

    母亲还是在卖她。

    虽然貌似接受了被出卖的女儿两年后重新回家的事实,但宋丽根本无法容忍自己视为祸害的女儿在家白吃白住,这种愤怒在儿子病倒并且耗尽她仅有的一点存款时,变得更加变本加厉。

    她跟祁书宜说:“为了哥哥,你必须出去挣钱。”

    然后她注册了一个新的qq号,在一个已经升级为老鸨的姐妹的帮助下进入了许多本地的楼凤群。

    用假照片、假信息,包装打造出一个清纯可人的学生妹妹。服务很多,还可以包天和包月。

    她捧着手机以学生的口吻向另一头的客人撒娇,然后在谈妥价钱后,便会亲自盯着祁书宜出门,直到确认女儿与客人接上了头,才会满意地离开。

    她甚至仗着祁书宜面相显小,找人做了一张差几个月才满14岁的假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