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夏天的火锅
    李力走后,裴子幸也没有马上回屋,而是掏出手机给白胡儿打了个电话。

    白胡儿和小耗子一个是没什么话语权的小妖,另一个是到现在都没有拎清楚状况的懵懂高手,因此两人在没有得到裴子幸进一步指示之前都不敢妄动,兢兢业业地蹲在祁家屋后的绿化带灌木丛中喂蚊子。

    据他们观察,祁书宜还没有回家,宋丽则刚给齐书彬抹了抹身子,没有什么异常。

    裴子幸想了会,吩咐白胡儿先在祁家的小区访一套出租的房子给小耗子暂住,而她这两天则尽量持续性地观察祁家里的情况,一旦发现祁书宜带了娃娃回来或者有其他什么异状就立即通知他,紧急时可以让小耗子先出手拖住局面,等他来了再处理。

    暂时也只能先这样安排了。

    没有娃娃,也没有异常。

    裴子幸就算再赶去也没什么用处。

    他回到屋内,很自觉地进厨房做饭,同时脑子里还在想着祁书彬那奇怪的一家。

    不说妹妹祁书宜的诡异之处了。

    就连祁书彬和宋丽也有颇多的疑点。

    按宋丽的说法,祁书彬辍学后一直跟着人混社会,时不时在外打架弄得一身伤痕回家。

    可是裴子幸在检查他身体时注意过,这个十九岁的小伙子没有纹身,没有耳洞,没有染发,留着传统甚至老派的三七分头,还带着一副黑框眼镜。

    这样子出去混社会谁跟他玩?

    每次打架前用防水纹身贴临时给自己弄一个小猪佩琪么?

    再就是祁家两个孩子都是早早辍学,宋丽看上去也不像有正式工作,那她哪来的钱买化妆品和包包?

    宋丽又为何对女儿那般冷漠?

    裴子幸摇了摇头,将这些疑问甩走,认真盯着手机上的秒表,时刻留意着火候。

    这些疑问归疑问,其实很大可能与齐书彬的失魂并无关系。

    专心一致练好厨艺才是眼前的关键。

    不得不说,经过裴子幸反复操练,他的厨艺已经有了大幅度的提高。

    甚至中午和晚上两餐都各有一两个菜得到了林媛儿的好评。

    这种得到他人认可的满足感又让他积极性提高了不少,以至于第二天清早便去菜市场买回一堆食材,准备再大干一场。

    而就在他流着泪削洋葱时,手机传来短信的铃声。

    黑山老妖有消息了。

    ……

    老城区,重庆老火锅。

    时入初夏,天气已经开始有些炎热。这里又不是川省,因此火锅店里生意颇为清淡,只三三两两地坐了几桌客人,仅有的三个服务员也无精打采地坐着聊天。

    裴子幸走进门来,没有理会服务员有气无力的“欢迎光临”,环视了店内一周后,径直走到蘸料区给自己配了一碗油碟蘸料。

    然后他便端着油碟走向其中一桌。

    这桌放满了配菜,正有一个长相颇为秀气的红裙女人独自吃着火锅。

    她吃得很专心,甚至连裴子幸在对面坐下都没有抬眼。

    裴子幸也不打招呼,放下油碟,拿起筷子就从红油锅中捞起一片肉片,顺手还将一旁的金针菇下了半碗。

    俩人就这么默默地吃着,谁也没理谁。

    店内空调温度开得很低,但辛辣刺激的味道还是让裴子幸吃得浑身冒汗。

    一点汗也没出的红裙女人突然抬头,开口问道:“你也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