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丑娃娃
    奇怪的三人组回到车上,在白胡儿有些迷瞪的指路下开往她恩人的家中。

    白胡儿刚才很爽快地用支付宝将酬金提前转账给了裴子幸,并且答应了哪怕救不了或者根本就是疾病也恕不退款这样的不平等条约。

    钱已入口袋,这让裴子幸舒心了一些,决定先去看看情况。

    在他看来,这事无非就是两种可能。

    一是白胡儿所言非虚,真有恩人病倒在床,那么到时再根据情况酌情处理,反正救不了也有言在先。

    二是这小狐妖设陷阱、玩手段。他混迹这行多年,对此倒也不怕。

    了不起掉头就跑便是。

    至于偷跑下山的小道士,虽然仍在世界观崩塌的边缘苦苦挣扎,但还是被裴子幸的“你就当如你三师兄一般,去象征性地作作法,给家属一些心理上的宽慰,也算做了些好事”说法说动,决定跟着一起去凑凑热闹。

    只是他尽管饿着肚子,但毕竟年龄小、脸皮薄,始终坚持不肯先收钱而已。

    既然接下了任务,裴子幸这时还是显出了一些责任心来,边开车边细细问着病人的各种细节。

    白胡儿很认真地一一作答。

    小耗子默默听着,过了好一会才忍不住说道:“胡儿姐姐,其实你说的这个事情我在书上看到过记载的。”

    “真的么?那你快说说啊。”白胡儿有些激动地转身催促道。

    就连裴子幸都在后视镜里看着小道士,目光里隐隐有些期盼。

    人家好歹是玄门正宗,哪怕世界观有些伟光正,但保不齐就真在道观里的某些古籍上学到过一些偏门知识。

    “我刚才听你和裴……嗯,裴大哥说起的那些病人症状,很符合书上的描述。”小耗子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说道,“说白了病人就是除保留了一些本能性的神经反射和进行物质及能量的代谢能力外,认知能力已完全丧失,无任何主动活动嘛。”

    一连串术语说得白胡儿有些懵:“啊?什么意思?”

    “书上说这叫植物人,你可以试试不停跟他说话,也许能刺激他醒来。”

    玄门正宗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

    当三人终于来到一个破旧小区时,夜空中已是月朗星稀。

    由于医院也没什么治疗的手段,加上总占着床位也是挺费钱的,所以在前些日子母亲就将病人接回了家中自己照顾。白胡儿之前就和这位母亲通过电话,所以对方一直在家中等着。

    来路上白胡儿介绍过,她的恩人叫做祁书彬,有个相差两岁的妹妹叫祁书宜,两兄妹的父亲早就丢下他们走了,是母亲将他们一手带大的。

    开门的正是这位叫做宋丽的母亲。

    可能是儿子得怪病的缘故,宋丽形容很是憔悴,仅靠着厚厚的浓妆遮掩,头发乱糟糟的,身上有烟酒的味道。

    客厅里看得出稍微有整理过,可茶几上仍放着两个空酒瓶和一个被剪开后塞满烟头的易拉罐。

    “阿姨,书彬这两天好些了么?”看得出白胡儿已经和宋丽较为熟悉了,一进门就开口问道。

    “还是那个老样子,唉,这可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宋丽满脸忧色,又问道,“这两位就是你说的朋友吧?”

    “对,这位是裴大师,后面的是明浩道长,他们都是很有本事的人。”白胡儿介绍道。

    宋丽轻声招呼了一句,便将白胡儿拉到一旁。

    裴子幸换了鞋后就很沉稳地打量着客厅,听到两个女人那边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