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狭路相逢
    老人机?

    额,好吧,老人机那复古风的按键、传统的小蓝屏和简约却不简单的造型,一切都标示着自己就是手机界的一股清流,与那些妖艳的贱货不一样。

    什么抖音农药、导航siri,统统都没有,唯一讲究的就是一个大字。

    声音大、按键大、字体大。

    “这个手机就只能打电话和发短信,真没有导航啊。”王宇飞已将裴子幸视为最后的救命稻草,因此急迫地解释着,“幸好我是搞财务的,对数字很敏感,所以隐约记得大师你的号码,不过刚才也试了三回才打对电话。”

    “好吧……”裴子幸有些讪讪地转换话题,“你身体现在怎么样?是生病了么?”

    “我整日整日的发烧,全身关节都在酸痛,没有一丁点力气,时不时还会昏迷过去……而且裴大师,我的手断了,我的右手没了……”

    “你去过医院了吗?”

    “不是,裴大师,是因为它,我知道都是因为它。医院治不了的,是它!”王宇飞混乱不堪的回答中透着深深的恐惧。

    “他是谁?是有人害的你?”

    “是蝴蝶,一个翅膀上长着眼睛的蝴蝶,它就在我身上。裴大师,你救救我吧,只有你才能把它赶走……我知道现在警方肯定在找我,我不能被抓,被关起来你就救不到我了。求求你,裴大师!”

    “蝴蝶?”

    “对,蝴蝶,我噩梦里的蝴蝶。”

    虽然对方有些不知所云,但裴子幸大概听明白了,之前造成噩梦的那股诡异力量现在正在困扰着王宇飞。

    “那我要怎么去找你?”

    “我不知道……等等!咳咳咳。”王宇飞突然高声喊了一嗓子,又激起了一阵咳嗽,“裴大师,我看到城南的火神庙了,好像就在山下不远,我们去那里碰面行么?”

    裴子幸看了看西斜的夕阳,沉吟片刻后说道:“好,不过现在正是晚高峰,我还在城北,过去会要一段时间。你如果先到了,就在那处不要走动。”

    “好,我等你。”

    ……

    这个城市和华夏所有城市一样,一到了傍晚下班的时候,就是交通电台价位最高的时段。

    裴子幸正开着车窗抽烟,听着电台里的女主持嘚吧嘚快速念出城市中各条路名,然后统一以“车行缓慢,建议绕行”而结尾。裴子幸从来都觉得这个时段的路况信息是最没意义的,长达五分钟的絮叨完全可以总结为四个字——全城拥堵。

    当然,有小道消息说这档节目为相声界输送了不少人才,那些念过晚高峰路况的主持人至少在“报菜名”这一项上,就能显出极其深厚的基本功。

    裴子幸看着窗外天边带着血色的晚霞,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

    牵涉这么大的案情,他不是没想过将王宇飞交给警方,可往再深了想想,如果王宇飞真是个变身狼人,普通警察哪怕最后能够抓捕,也不知需要拿出几条命来填。

    再说,他真是狼人干嘛要在家中切只手玩?

    他又没雕。

    车流磨磨蹭蹭地往前挪着,等裴子幸到达城南的火神庙后,天空已经彻底黑了。

    火神庙在老城区,说是庙,但其实就是个巴掌大的小祠堂,里头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