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兔子急了
    王宇飞失魂落魄地走在路上。

    刚在警局渡过的一日一夜,虽然那些看上去忙忙碌碌的警察们不愿告知他太多详情,可在不间断地询问之中,他还是知道了自己妻子已经被害的消息。

    虽然警方找到的她并不完整,可放在法医解剖室内的那拼凑而出的半具身子,已经可以证明她不可能存活。

    不是说好只是去独自旅行看世界的么?

    不是说好散心回来就做计划要一个孩子么?

    不是说要将绿园米业打造成集团公司,把孙子、甚至孙子的孙子那份奶粉钱都一并挣下么?

    怎么头一晚还好端端的,现在就成了警方案卷里一张张特写照片了?

    王宇飞只想仰天怒吼。

    今天是做噩梦的日子,可是他这时已没心思去管自己的死活了,他只是踉踉跄跄的朝家的方向走去。

    等等,噩梦?

    王宇飞重新又想起自己身上诡异的症状,想起那浓郁得化不开的黑暗和黑暗中看不见的怪物。

    他第一次做噩梦就是在妻子失踪的那个晚上……

    难道,真如警方怀疑的那样,自己就是害死妻子的凶手?

    另外两具不知名的残尸也是自己造成的?

    自己究竟杀了多少人?

    可朋友圈中传播的消息都说那些残肢的创口参差不齐,之前大家不是还怀疑是被大型动物撕咬致死,再遭人抛尸树林的么?

    甚至城郊一个藏獒养殖基地都被逐寸检查,至今仍大门紧闭。

    再说,警方在把他带走询问一天一夜后最终还是放了出来,哪怕最后那个盘问的警察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关系挺硬”这种莫名其妙的话,但至少证明警方只是怀疑而已,并没有什么靠得住的证据。

    绝不会是他杀的!

    还有那句“关系挺硬”也是奇怪。

    什么关系?谁的关系?

    他就一孤儿,岳家也是普通人家,除了和妻子一起打拼出来的一个小公司外,他哪里还有什么关系?

    没人会去搭钱费力地捞他,除了他的妻子。

    可是妻子已经……

    那还有谁?

    “嘀——嘀!嘀!”

    绿灯亮了,旁边的汽车在催促正站在斑马线上胡思乱想的他赶快前行。

    王宇飞什么也想不明白,但各种想法却像火山口涌出的岩浆一般不停往外冒,拦不住,也没法拦。他就这么浑浑噩噩地一路走着,终于回到了家门口。

    到家了。

    他也不知道回家了能干嘛,但习惯还是让他回到了这里。

    而以后的生活还得重新开始去习惯。

    他掏出钥匙往钥匙孔里捅去,手有些颤抖,一次、两次、三次地从孔边滑开。

    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拳头重重地朝门上砸去。

    质量很好的厚重铁门被砸出几个颇深的凹槽,可他的拳头却只是微微泛红而已。

    终于,他扶着门蹲下,嚎啕大哭。

    像还没睁开双眼,依旧认为自己是孤独的婴儿那般大哭。

    为何有些冷?

    ……

    二十分钟后,两个陌生人出现在这扇铁门外。

    “华哥,你看这门上怎么有两个凹槽啊?”

    说话的是一个剃着平头、黑黑壮壮的小伙子,二十不到的年龄,满脸憨厚模样。

    “估计是欠了高利贷呗,砸门什么的才是刚开始,接下来就是泼油漆、去单位闹事,更狠的就是把你手机号写在男厕所墙上。”

    另一人三十多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