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撞邪
    “你是觉得自己撞邪了?”

    裴子幸很舒坦地斜靠在沙发上,微微眯着眼,以一种打量的态度看着王宇飞。

    王宇飞则浅坐在组合沙发的贵妃椅上,上身有些佝偻前倾,双手捧着放在茶几上的茶杯。

    仿佛只有这杯热腾腾的永春佛手才能带给他些许热气。

    光看两人的坐姿,好像裴子幸是房屋主人,而王宇飞是进门后尚有些拘谨的客人。但实际上今天是裴子幸作为除妖师第一次来王宇飞的住处登门拜访。

    他久混社会,惯于看人下菜,遇上这回的雇主个性软糯却又颇有疑点,干脆自进门起就端起一副世外高人的架子,态度倨傲,连看人都是斜睨。

    偏偏王宇飞确实很吃这套。他对这些偏门事情也只是偶有听说,从未接触过,一下子倒也觉得眼前这个一身休闲衣的年轻人定是有真本事,于是小意地坐在一旁说着情况。

    “对,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出现一种奇怪的症状……最开始是身体上有阴冷的感觉,不是外界气温降低的那种冷,而是从骨头里、内脏里开始浸润出来的那种森森的寒意,哪怕是站在太阳底下,我都会被那种刺骨的寒意折腾得瑟瑟发抖。”王宇飞抱着茶杯喝了一口,仿佛缓了缓才接着说道,“在这种寒冷的感觉之后便是困意,一股昏昏沉沉的睡意会突然袭来,让人只想找个地方躺下睡觉。”

    “如果没地方睡觉呢?”

    “有回我正在外头办事,正开着车突然来这感觉了,扛了一会实在熬不住,便停在路边,不一会就睡着了。”

    “只是想睡觉?”

    “不止,在将睡未睡的时候,我会有很明显的窒息感,喘不过气来,身体也像被什么力量压住了,任我怎么反抗也无法动弹……我也问过人,他们说这叫鬼压床。”

    “嗯,大部分的鬼压床其实就是睡眠麻痹症,医学上有很详细的解释,这点算不得撞邪。”裴子幸拿右手小指掏着耳朵,有些无聊地说道。

    当然,他只说是大部分。

    他也曾亲眼见到有个雇主被一个脑满肠肥的饕餮鬼压在身下,恶鬼那吸管一样的口器正插入那个倒霉鬼的食道里,呼噜呼噜地吸取他胃容物。

    这个骨瘦如柴的雇主当时找上蓝小兰时,也是说自己鬼压床了。

    听到“高人”貌似有些不耐烦,王宇飞焦急地抬头,语速加快了两分:“不不,还有。每次这样睡着之后我都会做一个很长的噩梦,而且每次内容都差不多。”

    “什么噩梦?”

    “我会梦到自己在一片黑暗之中,四周什么也看不见,可却有一种被关在某个容器中的压抑感,甚至还能感觉到有视线正在黑暗中的某处注视着我……我不知道那里有什么怪物,也不知道它在哪里,但我知道它的视线就在我身上移动,所过之处,我的皮肤会像有虫爬过,汗毛立刻炸起。我害怕极了,就随便朝着一个方向拼命跑……可我无论怎么跑,还是感觉到那怪物就在我身后,盯着我,就如同是它驱使我朝这个方向跑去一般。而且,我跑着跑着,不由自主就变成四肢着地,和动物一样,每次都会这样,根本不由我自己控制。”

    “然后呢?”

    “等我不知跑了多久以后,我就会在黑暗中看到一双眼睛。赤红色的,伴随着喉咙深处发出的沉闷嘶吼声。像是有条狗在前方……不,是狼,像是狼或者其它什么野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