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九章 行路
    阮铃的气势不弱,雷诺却很开心,还价了,说明有得谈。同时从数量上,可以判断出,雨林后遗的人数范围,至少超过一万人,大约在两万到六万之间。

    这个跨度有点大,准确性太差,不过没关系,雷诺又没想把雨林后遗怎么样,只要知道是大约数量就足够了。

    摇摇头:“不可能的,你应该知道,五万石粮食有多少,以南掌的道路,需要多少运力?”

    “一千里范围内,让他们自己运输。”阮铃一见有门儿,连忙说道,运输的确是个大问题。不仅道路难行,最重要的是人,那里的势力错综复杂,大小势力无数,有时候走几十里地,就换成另一家的地盘。

    为了有足够多的粮食,付出再多,雨林镇的乡亲也愿意。不说别人,为了粮食,她阮铃和小伙伴们都愿意签死契卖身了,可想而知,雨林镇的处境有多艰难。

    “两万石粮,或者相当于五万石的金币。”雷诺继续砍价。

    阮铃狠狠的瞪着雷诺,你可是秘师啊,象小商人一样斤斤计较,这样好吗?

    “别这么看我,我们谈的是上万石的粮食,你知道意味着什么。”雷诺说道,这事儿真不能随便答应,会写入死契之中,若是雷诺作不到,就是他违约,阮铃拍拍屁股走人,丢脸的只会是雷诺,你一个秘师,说话不算,以后怎么在大楚混?

    “好,我同意。”阮铃知道雷诺说的是事实,她提出的条件真的很过份,整个南掌,也没多少势力能一次性拿出两万石粮食。

    “等一下,有些事情我要说在前头,省的你以为我骗你。如今已经是二月了,我要走一趟西南定军城,从那里向南,到南掌府的时候,至少要在半年以上,甚至可能更久,今年我用金币支付,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到了南掌之后,才能开始付给你粮食。”雷诺说道。

    阮铃犹豫了一下,知道雷诺说的都是实情,人都不在南掌,一直在西南的路上,上哪儿去弄粮食,就算对方是秘师,也不可能变出粮食来。

    “可以。”

    条件谈好了,在田野的见证下,两份羊皮纸死契写完,这还不算,这张死契包括一百零八人,武者二十六位,余下的是普通人,需要将他们的名字全部写在上面,按下血手印,这才算完成了死契的一半。

    阮铃将等在车阵外面的朋友带进来,花了一会儿功夫,安抚好他们。这事儿之前已经商量过,自然没什么问题。

    印完血手印,已经过了午夜,你以为这就完了?

    早着呢!

    死契,是被迫的投献,比当初虎家投入门下还要麻烦,毕竟出发点不同,虎家是自愿的。

    雷诺端坐在正中,从阮铃开始,上前行跪拜礼,用刀划开手腕,接了小半碗血,和酒溶在一起,取头一杯,奉到雷诺面前,其他人一人一碗,等着雷诺喝血酒。

    看着手中的酒杯,雷诺直皱眉,这可是包含着上百人的血液,多不卫生啊,你说这些人里面,会不会有甲肝、乙肝带菌者,要是有其它血液病咋办,这里连个象样的医院都没有……

    不管他心里多不愿意,这么多人看着呢,要是不喝,怕是过不了这一关,把人得罪死了倒也无所谓,只怕连虎牙都会寒心,到时候真成了孤家寡人了。

    深吸一口气,喝干杯中酒,下面跪着的上百人,同时举起酒碗,面带悲意,干了这碗卖身血酒。

    喝完了,脸上的悲意淡去,事已至此,就不用再想别的了,从此之后,他们不再是雨林镇人,生死皆在雷诺一念之间。

    听起来很夸张,可大楚就是这样的社会结构。身为家奴,噬主是最大的罪孽,比造反更遭人唾弃。

    “起来吧,今年的钱粮,阮铃你算一下,需要多少,趁着童雷还没走,直接给他送过去,让他运回去。”雷诺问道。

    “可以。”阮铃应了一声,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也只能这样了。她本就不满童雷的行事,结果卖身钱,还要通过他运回雨林镇,也不知道他回去之后,会把自己这些人传成什么样。

    “挑二十名武者,交给宫初蕊,组建第三支护卫队,其他人以后再安排。”雷诺发出身为主人的第一条命令。

    “是。”阮铃没有丝毫犹豫就应下了,死契啊,本就是卖命。

    “虎牙,告诉崔青,按人头给他们发放衣物用具。”

    “是。”虎牙应声答道,这些人身上穿的什么破玩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