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第 15 章
    天官对他笑笑,走过去伸手摸了一下那铁链,瞬间被烫得缩回了手。

    “大人,这可是洞底,熔岩内全部是三昧真火火种。可比山顶更热百倍。看你这模样,之前逼出神识应该是大损了。还是早点离开这里吧。”北武尊向后退了数步,仿佛这样就能让天官减少些热度。

    “恩!”天官点点头:“多余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我来这里一趟不容易。我们之前的计划有没有变?”

    “计划不变。路,奉先大人已经给你铺好了。”北武尊答道:“只是大人很担心你,他说敌明我暗的情况下,如果别无选择,那就选择相信地官。”

    “地官?”天官冷笑看看手中的官符:“也许是个好的选择。”

    “三官大帝已经是仙界至尊!他们若要害你,当初就不会救你。”北武尊惨淡的说:“我被罚在这里炼三昧火精。已经是地官大人留情了。三十天以下,被我屠掉的仙人,不知几何!若让我偿命,我就是死一万次也偿不完。只盼留着这具残躯,将来还能有一天为天官大人效力了。”

    天官警惕的向周围看看,再看看手中泛着混洞之气的地官官符,生怕自己与北武尊的谈话已经被人听了去。想说些什么,最后欲言又止。

    她想了想,捡了个没那么敏感的话题问道:“那日,那个女鬼,我记得你叫她无颜!他与水官是怎么回事?”

    北武尊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无颜是当初旱魃天王座下四护法之一。”

    原来旱魃天王当年在冥界支手遮天,就连冥都阎罗也要惧他几分。九幽地界,数以百万计的鬼魂供他躯使。而他座下四大护法便是无颜,捷疾,皮鼓,旱婴。

    捷疾嗜杀,皮影喜乐,无颜恨嫁,旱婴是旱魃天王之子。他们四个在洪荒之初从九幽界上到人间,想把万鬼势力扩充至人间,与当时征战的奉先时常碰面,彼此大战过无数次。

    只是后来仙界慢慢形成,鬼族与妖族也有不少修练成正果飞升成仙的。仙界实力爆增。鬼族与妖族中很多人受到影响开始走修仙之路。平衡慢慢打破,妖族与鬼族只得退回各自领地,与仙界划地而治互不侵犯。

    仙界众神又教授人间很多驱魔除邪的法术,偶有犯界的妖魔鬼怪都被诛杀。人间开始繁华,神州万里欣欣向荣。

    无颜是洪荒之初一具白骨所化,在修肉身时遇到敌袭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也许是她死时披着嫁衣,也许是她生前未出嫁过,其中原因已不可知。她常披着一身嫁衣,盖上盖头,去人间到处找人与她冥婚。若对方不从便将其杀死,摄了魂魄鞭鞑至魂飞魄散。

    归于旱魃天王之后,更是与皮鼓一起为祸。他们时常降临人间战场,瞬息之间,几万十万的士兵死于他们之手。无颜再从这些士兵里找人冥婚,而皮鼓便从中选出上好的人皮制鼓。

    因为他们为祸太甚,奉先曾派了数波仙人前往捉拿。后来还曾经亲自下到九幽找寻他们的踪影,最终无功而返。征战时偶有遇上,也打过数次,却总被他们逃脱。

    讲到这里北武尊很是不平,说若不是奉先中了噬仙散重伤,区区无颜又何曾放在眼里。无颜便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敢的戏弄他们。

    后来因为鬼族与妖族各自退守,无颜不服气,想屠杀天界。被天界一位大神镇压,生死于一重天内。

    “这么看来,当年镇压无颜的很可能就是水官。”听了北武尊的介绍,天官推测:“为什么水官没有杀她?”

    北武尊同意的点点头:“不仅没杀她,以那天的情况看来,无颜对水官大人的态度也很让人玩味。”

    “既然妖族,鬼族与天界已经达成一致,当初为什么旱魃天王会重出九幽,与我大战?”天官问道。

    “奉先大人没有与你说吗?”北武尊奇怪道。

    “说什么?”天官反问:“他虽然告诉过我一些当年的事。但对于我三千年前的那场大劫,他很是介意,甚少提到。”

    “这就难怪了!”北武尊轻叹:“奉先大人对于当年那场大战很介怀,是因为那场大劫是他挑起来的。他杀了旱魃天王之子旱婴。”

    “这个旱婴我听水官说过。”天官点头:“传闻这他出生十万年才睁开双眼,修了百万年还是婴儿态。只会爬还不会走路不会说话,实力却能抵得上制霸一方的妖祖。他杀了西方阎罗取而代之,将整个西部鬼域搞得怨魂四起,再收集这些怨魂想制做一把兵器。所以奉先下战书与他。两人决战于西部鬼域,最后奉先胜,旱婴魂神不剩。”

    “恩!正因为这场决斗,旱魃天王震怒想要为子报仇。可是那时正值妖族内乱,奉先大人怕他们祸及人间,所以深入妖族探查并未归来。旱魃天王一路杀上天界,大人您应战。最后成功将旱魃天王封印于九幽下十八层逆流之水的阴泉泉眼处,自己却身受重伤,差点道消。”

    “这有什么好介怀的!”天官淡淡道:“奉先竟然为了这点小事耿耿于怀。他不会把我重创归到他的身上吧。我当初可是受了望天华表示警的,必有一劫。”

    天官心里一苦,奉先大劫生死道消再所难免。可是他却选择了最极至的自爆,以自己对他的了解,为了将来天界大劫做准备之余,还有个很重要的因素,肯定是为了偿还自己当初代他迎战之情。

    北武尊想想当时的情况补充道:“当时很巧,奉先大人去了妖界,地官大人与水官大人在人间。就连天官大人您也是正巧从人间归来,才遇上了为祸的旱魃天王。其它大贤们在位的也极少,在位的众仙们极力抵抗,连发识念求救都忘了。天界损失不小。就连未将等,也在床上躺了三年才恢复。”

    天官笑笑:“是因为天界□□逸,众人都高高在上惯了。早忘了当初洪荒时是如何征战才换来的太平。成天会亲访友,品尝仙品佳酿,活得好不自在。连我们三官都游戏人间去了,何况其它仙人?”

    被天官这么一说北武尊一声轻叹。现在天界的多数仙人都是天界形成后飞升的,哪有经历过洪荒的风浪。大敌来袭,他们甚至连发识念都忘了。自己与众武将抵挡来袭的鬼族,血染战袍,杀得都没有意识了,等醒过来已经是很多天以后。

    若这样的浩劫再来一次,这些养尊处优的大仙们还是当初的模样,天界危亦!

    远古洪荒,妖兽横行,万里百骨。凡人还未开心智茹毛饮血,仙界无序,各处战乱。大贤们教授凡人生活技能,开启天心,又征战各处为万物打下一片适于繁衍生息的乐土。建设十方世界新秩序,才有了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