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似曾相识
    何依终于能在五点钟准时起床,和易良择一起参加晨练了。

    这是个不小的进步,说明她已经基本能够跟上易良择的步伐跟上他的频率了,只是煅炼的强度还不能跟他相比而已。

    十分钟的跑步热身之后,何依开始跟着易良择学习卧推。

    卧推是男人增强胸肌的煅炼,何依坚持练习却只是因为他喜欢练习。对此,易良择十分支持并且鼓励。

    “老婆加油!”某人对她痞痞地坏笑。“坚持下去,手感会越来越好!”

    “……”何依白了这个色胚一眼,兀自练习。

    尽管卧推并不太适合女人,但她喜欢坚持只因为他喜欢而已。

    好的婚姻就应该这样的,夫唱妇随!

    “最近事情进展得还算顺利吧!”尽管是在夫妻俩你侬我侬的时候,他仍然像征性地问了一句公事方面的话。

    主要是两人都很忙,一般就是晚上和早晨见面。而晚上……他见了她就情不自禁地扑上去,一番激战之后她就会拥着他入眠,雷打不醒。

    另外就是晨练的时间了!两人沟通交流的另一个机会。

    “嗯,一切还算顺利!”何依很欣慰,她做什么事情,她的老公都从不拖后腿。

    “需要调遣人过去使唤尽管吩咐祁林!还有秦维贤那边,我跟他打好招呼了,需要什么信息资料只管跟他说!”易良择虽然并没有直接插手何依忙活的事情,但他可以给予她最坚实的支持后盾。

    他所有的人力资源任她调遣,可以说何依能够在很多事情上做得顺风顺水,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的强大支持。

    “知道了。”何依甜甜一笑,道:“谢谢老公!”

    难得女子如此乖巧温存,某人忍不住将杠铃推开,然后走过去抱着她索吻。

    何依实在拿他没办法,这种时候也能发情。“别闹,继续煅炼啊!”

    “我们换一种方式煅炼!”某人提议道:“我在你的身上练俯卧冲,或者你在我的身上练俯卧冲!”

    “讨厌!”何依撒娇,攥起粉拳擂他的胸口。

    见易良择快要吻下来,何依忙用掌心堵住他的吻,提醒道:“今天陪我一起去趟侦探所吧!秦维贤那里的资料,我想跟你一起看!”

    看他的样子可能是太闲了,她决定帮他找点儿事情做。

    果然,易良择被分散了注意力,道:“我有吩咐秦维贤调查楚太后,总能揪住她的把柄!你放心,我一直盯着她呢!”

    他忍楚太后很久了,奈何这个女人太不自觉,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的忍耐底线。他发誓,要不整倒她,他誓不为人!

    “但楚太后的人嘴巴太紧,不容易撬开。毛大娘嘴巴一直咬得很死,还有那个在皮革厂外的公路上开货车准备撞你的司机也是个顽固分子!我有吩咐人‘格外’关照他们,总有办法撬开他们的嘴巴!”易良择对何依透露了自己暗中做的事情。

    何依怔了怔,没想到易良择一直对她的事情那么上心。而且,他下决心整倒楚飘云,却是半分犹豫都没有的。

    “明面上我不方便出手的事情,你只管放心大胆地去做,需要的后援我都为你准备好了,出了事我帮你料理!”易良择鼓励道。

    何依心里暖暖的,为有这样的老公感到幸福和欣慰。有他这样的话和态度,她还惧怕什么呢。

    *

    觅豪侦探所。

    偌大的贵宾室十分安静,何依专注地翻阅着de组织的调整资料,反复看了好久,她指着de组织的一个分支,问秦维贤。“传说这魅影杀手团隶属de组织,但前不久我和良择去临江的时候就遭遇过这个杀手团派出的杀手袭击。虽然当时逃过一劫,但情形十分凶险。后来证实,他们是被楚天翼收买的!我仔细看了好几遍资料,总觉得魅影杀手团似乎并不臣服于de组织!它的所做所为很多地方违背de的行事准则和作风,不太像是de组织的隶属组织,而它我行我素的作风,倒有些独行侠的风格!”

    秦维贤吓了一跳,将何依打量了一番,惊疑地问道:“这都能让你看出来!”

    何依闻言,就知道自己不但推测对了,而且秦维贤对这个推测结果早就知道了。她的俏脸顿时沉下来,语气有些不悦。“既然你都知道的事情,为何不把它整理出来!”

    秦维贤为难地挠了挠头皮,讪讪地笑两声。

    何依心里一动,盯着他,试探着问道:“难道说……你跟这个组织有什么关系!”

    秦维贤真被她给吓到了,差点儿惊跳起来。“少夫人,你……你是福尔摩斯转世么!”

    这是猜对了!何依原本就是试探一句,没料到竟然诈出了这么劲爆的消息,实在令她意外。但她仍然有太多无法理解的事情。“你能跟杀手团有什么关系呢!”

    秦维贤只是易良择安插在觅豪侦探所里的棋子,他完听从易良择的命令做事情。如果说,秦维贤跟杀手团有联系,那么易良择当然也逃脱不了关系。

    这么一想,何依就觉得事情变得复杂起来。

    秦维贤显得有些为难,说实话吧,又怕违反规定,说假话吧,怕得罪了少夫人。思来想去,他只好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抛给了自己的主人:“这个问题……少夫人还是去问少爷吧!”

    见问不出什么来,何依只好作罢。她是个聪明的女子,懂得适可而止,就撇过这个问题不谈,继续翻阅其他的资料。

    除了易家豪、de组织,另外就是楚飘云的资料了。

    不止是何依让秦维贤调查,而易良择更是在暗中早就下了命令,不遗余力地调查楚飘云,就为了一击致胜,出手就将楚飘云拉下马。

    这次的调查资料比上次更加详细也更加严密,何依反复地看了好久,又看出了新的破绽来。

    “我觉得……上次在福兴附近发生的那场车祸似乎不是楚飘云派人所为!”何依越来越觉得疑惑。“那时她好像还没认为我必须要死!”

    楚飘云一直觉得何依微不足道,根本不值得她脏了手。直到楚天翼陷入官司的纷纷之时她才察觉到轻视了何依。但发生车祸的时候,何依尚未给她造成足够的威胁感,不至于让她痛下杀手。

    “还有,那张被人抢走的皮革硝制秘方一直是未解之谜!”何依将两件事情联系起来,慢慢地道:“我总觉得这两件事情似乎是同一人所为!”

    那张被抢走的皮革硝制秘方后来又送到了闻思菱的手上,借着她手打压何依。何依当时就觉得不太符合楚飘云的立场。因为她犯不着那么麻烦,大可以直接让方媛转交给闻思菱,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并不是说楚飘云怕事,而是处在她那样的位置上面,有许多事情根本不值得她去费那些心思。

    秦维贤听了许久,点头道:“确实有些道理!这些事情我会汇报给少爷知道的!”

    何依眸光闪动,慢慢地接道:“这个人应该拥有不小的权利和非凡的身份地位,虽说比不上楚飘云,但也绝非泛泛之辈!”

    能够做到这些事情,当然绝非泛泛之辈。起码拥有自己的人脉和充裕的金钱才能随意收买杀手,并且派人随时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秦维贤听何依话里有话,就忍不住问了一句:“难道少夫人知道这个人是谁!”

    何依冷笑一声:“跟我不睦的总共就那几个吧!有的是生意场上的,有的是阵年旧恨,有的是……”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略略沉吟之后终归还是说出口;“有的可能是我的情敌!”

    秦维贤瞠目,一时间有些没有理解过来何依所说的情敌是哪一位!

    易良择从没有花边新闻,婚后更是宠妻狂魔,从没有闹出绯闻。她所说的情敌……应该指的是那些单相思的女子吧!“这个……思慕少爷的女人真不在不数……”

    “如果隔得距离远了反倒安全,只会在心里默默地惦记着。若是离他近了,时时见面,总归少不了非份之想!”何依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秦维贤立刻就明白过来,但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少夫人说的该不会是……”

    “嗯,就是她!”何依肯定地答道。

    “……”这下子,秦维贤也不敢多说话了。

    毕竟,郁淑君不但是易良择身边的红人,更是易家豪的女朋友。虽说易家豪失踪了,但她的身份摆在那里的,起码高于他秦维贤。

    “这样吧!”何依淡淡地吩咐道。“你把我推测的这些线索整理出来,发送给良择,让他看看!”

    “呃,”秦维贤苦着脸,却不得不应。他敢肯定,他若发过去易良择肯定会追问他。总之,他就充当了悲催的传话工具。两口子之间不好意思捅破的窗户纸,要由他去捅破。

    何依阖起资料,让季雪杉帮忙整理起来,决定带回去继续研究。“谢谢秦先生!”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秦维贤略有些尴尬地看着何依,终归还是忍不住多说了一句。“我觉得这件事情没有真凭实据之前最好别……”后面的话他被何依愈来愈寒沉的脸色给堵了回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