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相濡以沫
    双方僵持,大战一触即发之际,只听到一声喝斥:“思菱,你又胡闹了!”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闻思菱有些吃惊,抬起头看过去,果然看到大哥闻立安过来了。她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对一家之长的大哥闻立安还是惧怕三分的。

    “大哥,这贱人她……她抢我男朋友!”闻思菱指着躲在何依身后的魏佳梦,嘟起嘴儿诉说自己的委屈。“我教训教训她,让她长点记性!”

    “我看你才应该受教训长点儿记性!”闻立安深吸一口气,总算是保持住了一贯的绅士涵养没有破功。他沉下脸,斥道:“听着,赶紧带着这些人离开!快点!”

    “我不嘛!”闻思菱跺着脚,撒娇。“我必须要教训她……”

    “你们把她弄回家去!”闻立安不等闻思菱说完,就命自己带来人。“最近一个月都不许她出门!”

    “喂,干嘛!”闻思菱大惊复大怒,忙对自己带来的小太妹们命令道:“你们都愣着干嘛,还不动手!”

    但闻立安在场,那些小太妹都不敢妄动。毕竟她们都知道,闻家的老大是闻立安,假如得罪了他可不得了!

    四五个保镖一齐上前,很快就制住了闻思菱,将她连拖带拽了弄了出去。

    然后,那些小太妹也一轰而散。

    闻立安对围观的众人道:“大家都散了吧!我有话单独跟易少说!”

    于是,在场的诸人也只好散去。转眼间,就只剩下了易良择和闻思立带来的人。

    “易少,对不住了!”闻立安对易良择躬了躬了身表示歉意。“小妹缺乏管教冒犯了弟妹,我一定好好管束她!”

    “幸好你及时来了!”易良择淡淡地道:“假如晚半分钟,恐怕伤了令妹也伤了两家的和气!”

    闻立安十分惭愧,解释道:“思菱虽然顽劣,但她胸无城府,极容易被人挑拨当枪使!是我大意了,没注意到这些事情。以后一定让人看紧她,绝不会再弄出这样伤和气的事情。”

    说罢,他就对何依点点头,然后转身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

    轰轰烈烈的一场恶战就这样因为闻立安的及时赶到而消弥于无形。何依却知道,如果易良择没有及时通知,闻立安也不可能如此及时。

    他的做法极妥当,没有通知闻永翔,直接通知了闻家当家人闻立安,准确的釜底抽薪,从根本中解决了问题。

    脱离了危险,魏佳梦又是难过又是羞愧,几乎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何依就让季雪杉去车里拿来一条没开封的连衣裙(车里备用的),让魏佳梦换上。

    魏佳梦跟何依身量相仿,当初何依刚出狱的时候就穿过她的衣服。

    此时,魏佳梦换上了何依的衣服,更加羞愧难当,连头都不敢抬了。

    “没事了!”何依什么责怪的话都没有说,她拉起了魏佳梦的手,道:“我们回去吧!”

    魏佳梦哭着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她虽然打通了何依的电话,但是因为当时情况紧迫,并没有跟她通话。手机不小心掉进了沙发底下,她也没有来得及说清自己的位置就被闻思菱的人给逮了过去。

    何依微微一笑,欣然的目光转向易良择。“幸亏良择帮忙定位了你所在的位置,否则……”

    看魏佳梦衣衫不整的样子,她不难想象假如再晚到几分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恐怕要被剥得一丝不挂了。

    魏佳梦哭得更厉害了。“方宇……他都不管我!”

    为什么,她的男朋友方宇对她不管不顾,最后救她于危难的却是何依的老公!

    易良择永远都那么宠溺何依,只要她说的话他都听!同人不同命,说的就是她和何依了!

    她在方宇面前一再退让,迁就再迁就,却换不来对方的真心和重视。直到今天她不得不承认,假如不是何依,她此时可能已经死了。

    假如当众被剥光,她情愿去自杀。

    “不要理睬那个人渣!”何依的脸色沉下来,劝道:“过去的就过去了,只要人没事就好了!我们回去吧!”

    又哭了一会儿,在何依和季雪杉的劝说下,魏佳梦总算是停止了哭泣,跟着她们离开。

    *

    福兴,办公楼总裁室。

    易良择将一叠调查资料递给何依,道:“你看看吧!”

    何依逐一翻阅,不由微微蹙眉。“怎么看着跟楚飘云脱不了干系!”

    “这几次可能一直是她在搞事!”对于楚飘云的再三相逼,易良择十分不满。“我看该给她一点儿教训了!”

    “可惜抓不到肇事司机,只凭着这些蛛丝马迹无法定她的罪!”何依犀利地道。

    “她能躲在暗处给我们下绊子,我们也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施其人之身,也干几件让她颇为头疼又拿不住我们把柄的事情!”易良择早就对楚飘不满了,就因为她是他的舅妈,一直压着这股子火。但对方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他的底线,实在令他忍无可忍。

    对此,何依并没有什么意见。“楚太后老奸巨滑想拿她的把柄不容易,可以从她身边的人下手!”

    易良择想了想,道:“方宇是个富贵闲人,什么事都不管!”

    “那就从方媛这里下手!”何依冷笑,道:“我相信,楚太后的所作所为,方媛应该都清清楚楚的!”

    *

    魏佳梦暂时住在厂子里,何依专门让人收拾出一间房子给她做起居室。

    只是魏佳梦的情绪极不稳定,瑟缩在那里看起来像只受惊的小兽。待到看清进来的人是何依,她“哇”的哭出声来。“何依,抱我!”

    何依走过来坐下,轻轻抱住魏佳梦。“别哭了。”

    此时此刻再多的埋怨都不管用了,唯有抱住她安慰她。

    “何依,我是不是很蠢!”魏佳梦委屈地哭泣着。“一个坑连踩两次,我是不是自作自受!”

    何依想了想,劝道:“踩两次也就罢了,别再踩第三次!”

    “呜呜……我一定长记性……可是……我的心里好难受哇!”魏佳梦永远都忘不了不了她被闻思菱的人钳制住,被当众剥去衣裙的羞耻,令她刻骨难忘。“方宇他……他为何不能像易少对你那样……哪怕只有十分之一,我纵然受些委屈也甘之如饴!可是他半分都不在乎我!”

    “既然看透了,就放开吧!”何依轻声地劝慰着。“以后别再纠结了,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我闭上眼睛就会梦见闻思菱让人扒我的衣服,方宇理都不理……”这将是烙在魏佳梦心里永难磨灭的伤痛。

    “别再想了!睡吧!”何依轻轻地拍着她,耐心地安慰。“一切有我呢,没有人敢欺负你!”

    “对,还有你!”魏佳梦终于慢慢地冷静下来,她哽咽道:“何依,幸好还有你!”

    假如没有何依,估计现在她也活不下去了。

    何依终于看着魏佳梦慢慢地进入梦境,她轻轻吁出一口气。也许,有些事情该做个了结了!

    *

    何依第一次走进觅豪侦探所,好奇地打量着这里的布局。

    觅豪侦探所。顾名思义,就是专门为寻觅易家豪的下落而成立的侦探所。她知道,为了寻找易家豪,易良择可谓是用尽了一切办法。

    这家名震四方的侦探所虽然名义上是秦维贤开办的,实际上它真正的老板是易良择。

    婚后,在何依的坚持下,易良择逐渐将他名下的产业都介绍给何依,并且告诉她各自的用途。餐厅和夜宴还有此刻她身处的侦探所都是为搜集情报的。只要能找到易家豪,他绝不会放过任何有价值的情报。

    “少夫人来了!”秦维贤对待何依十分恭敬,态度一如祁林。“有什么事情可以电话里吩咐一声,怎么百忙里亲自大驾光临!”

    说着,秦维贤就亲自给何依泡茶。

    何依坐下来,淡淡地笑道:“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少夫人吩咐的事情,当然得尽心竭力!”秦维贤立刻就拿出了一叠资料,送到了何依的跟前。“这是关于楚飘云最详细的资料!”

    何依大致翻了一遍,果然十分详细,就连楚飘云的童年竟然都有记载。她将资料放回文件夹。“很好。我拿回去慢慢看!”

    “另外少爷让我查的事情也有眉目了!”秦维贤对何依说:“我们的探子已经发现了肇事司机的下落,正在全力追缉中!”

    何依眼前一亮,道;“找到肇事司机了!太好了!”

    原以为肇事司机肯定躲得无影无踪,连警方都找不到他的下落,没想到竟然还是逃不脱易良择耳目的追缉。果然,有自己的侦探所十分必要。

    这些天,何依都没再回易家,易良择也没再提带她回易家吃饭。偶尔,他会带两个孩子回去。

    何依很清楚缘故,易家的长辈十分不满她总是卷入官司是非甚至桃色新闻里面,让易家屡屡被诟议。幸好他们住在锦绣华庭,否则这种时候肯定少不了听长辈们的责怪和训斥。尤其是易良择的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