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全能老公
    经过一段时间紧锣密鼓的准备,融亿临时股东大会居然顺利招开了。

    就在融亿集团的摩天大厦顶楼的会议室里,何依作为融亿第一股东,坐到了首席的位置上。她的下首分别坐着易良择和楚飘云,另外还有闻家兄妹俩,方媛和楚楚也到了。

    何依真得很佩服易良择,他能为她请来这么多的冤家对头,实在不容易。她甚至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说服他们来参加这个股东大会的。

    楚飘云保持着惯有的冷傲,完全居高临下的态度。“大家都很忙,百忙中抽空过来的,有话赶紧说吧!”

    开场白就充满了不耐烦,何依实在想不出来,她们以后的合作要如何进行。

    当然,对于楚飘云,她还是保持着表面的尊敬,毕竟对方是前辈,又是商界的大腕,各方面的地位和身份均在她之上。

    “首先,我感谢各位百忙中抽空参加融亿的临时股东大会,也十分期待各位的加入!”何依有准备演讲稿,但此时照本宣科显然不太符合眼前的形势。她再次扫了遍在座的诸人,除了易良择,她就找不出一个能入眼的,也看不出来哪一个能够真得尽心支持融亿的重组。

    指望这些人拿出融亿重组上市的资金吗?何依严重怀疑。闻家兄妹肯定是受闻立安的指令过来的,她可以理解;方媛跟着楚飘云过来的,她也能理解。但是楚楚怎么也来了?她实在不明白,在座的诸人哪个都是身份不简单的人,也有着名正言顺主的身份和理直气壮的理由,但她就不懂楚楚凭着什么过来凑热闹。

    她严重怀疑,这些人就是临时凑到一起跟她作对的。

    果然,何依的开场白刚说完,闻思菱就冷笑一声,开火了。“什么破公司啊,明明已经倒闭,还闹什么重组上市!真是吃饱了撑的,够搞笑的!”

    何依冷睨她一眼,忍不住:“没有人强迫你来!你要不想来,可以不来!”

    “谁希罕来啊!”闻思菱叫起来。“如果不是我大哥让我过来,我闲得难受宁愿去消遣魏佳梦那个贱人,也不愿跑来看你这副趾高气扬的嘴脸!”

    这分明就是赤果果的挑衅了。何依冷冷地看着她,然后指着会议室门口方向:“出去!”

    方媛叫起来:“哟,这么拽啊!你搞搞清楚,我们来是给你送钱的!怎么就搞不清状况呢!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集团的总裁了!”

    楚楚也冷笑;“融亿是大哥创办的集团,想着鸠占鹊巢也得低调些吧!搞什么融资重组,还这么拽,有没有搞错啊!还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云城三公主都坐在这里了,而且个个跟何依不对盘。她严重怀疑,这传说中的临时股东大会是帮她筹钱的还是让她挨批的。

    怀疑的目光投向易良择,易良择就赶紧看向楚飘云:“楚董,请问您为何带着楚小姐过来!”

    看来楚飘云带着楚楚过来并没有事先经过易良择的同意,或者说易良择并不知情。

    何依这才稍稍平息了一下怒气,眼前的场面实在令她不爽。她早就觉得不妥,但在易良择坚持下,这奇葩的股东大会居然召开了,她还亲自参加了。

    楚飘云据傲地弯了弯唇角,降尊迂贵地道:“这次融亿的重组需要大额的资金,万方的储备资金不是很充裕。恰好楚楚的手上有她大哥给她的几个亿,投进来做股东也不错!反正你们想着融资当然是多多益善了!”

    这么一说,楚楚参加股东大会的理由也就十分充分了。

    何依觉得十分闹心。她很清楚,这个股东大会根本就开不下去的!如果单跟楚飘云也许还有的谈,但是加了云城三公主,个个都肤浅又尖刻,哪里是什么成大事的人,只会搅局罢了。

    “我觉得做什么事情都需要诚意!如果认为跟我合作有难度或者不舒心就别勉强了!”何依不打算示弱,她是需要融资的投资商,但绝不会因此低声下气。更何况,她绝不会认为自己低声下气就能换来她们的高抬贵手和半分仁慈。

    楚飘云一声冷笑:“大家只是冲着钱的面子过来谈一谈罢了!至于谈得拢谈不拢,要看你的态度和表现了!现在看来,你的态度很不真诚,表现也差劲!告诉你吧,就算融资成功,你也不能做集团的首席执行总裁!”

    何依知道楚飘云这是在试探她的虚实了,看样子对方的确有几分真心实意想着投资融亿。就像易良择所说的,没有人觉得钱烫手。但是,楚飘云的条件一定非常苛刻,果然已经露出了马脚。

    “如果不出意外,我持有的股权份额最高,当然是由我做集团的执行总裁!”对此,何依毫无商量的余地。“如果楚董能拿出比七十亿更高的股份,这一把的交椅也可以由你来坐!”

    她笃定在场的诸人拿不出这么多的现金流,哪怕整个集团也做不到的。更何况,融亿的发展前景未知,楚飘云一定不会冲动到拿万方的半壁江山来交换。

    面对何依手里的握着的筹码,楚飘云却是半分都不看在眼里,鄙夷的笑一声;“哧,就知道比较股权的份额,实在太俗了!难道你不懂得,人品声誉对于一个集团的总裁来讲同样重要吗?”

    说到这里,闻思菱立即尖声附合;“就是啊!一个投毒嫌疑犯,到如今都没有洗脱投毒的嫌疑,若是做了集团的总裁,集团还有发展前景吗?”

    方媛更是不屑地冷笑:“我就怀疑她知道总裁怎么做吗?想坐上融亿集团董事长的位置,简直是痴人说梦!”

    楚楚更是大妒若狂:“我哥哥都没有做到的事情,她有什么资格和能耐异想天开呢!”

    “砰!”何依一拍桌子,俏脸铁青色。

    易良择立即开口:“谁不愿继续在这里待着,可以离开!”

    见易良择开腔帮着何依说话,那些口齿犀利的女人这才暂停口舌攻击。

    “也罢!”楚飘云弹弹指甲,似乎漫不经心。“左右不过是看在钱的份上罢,如果有利可图,我倒也不介意投资融亿。但是,你得拿出能让我动心的价码才是!难道说,我用天价就买一个董事的位置吗?论资历我最老,论年龄我也最长,说句不害臊的话,有我楚飘云在,怎么都轮不到你说话!”

    “就是啊!”闻思菱积极附合着,嘲弄何依;“拜托你有点儿谦虚之心,弄清楚什么叫做先来后到!这融亿曾经也是楚董帮助楚少创办起来的呢!”

    楚楚嗤笑道:“你以为我过来投资是为了什么,当然是念大我大哥昔日的情份上。这融亿毕竟是大哥一手创办起来,姑妈也有不可磨灭的功劳。就这么说定了,想融资重组就要以姑妈马首是瞻,让姑妈做集团的执行总裁。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商界菜鸟,还背负着投毒案的嫌疑,怎么看都是德不配位!”

    “何依,你好好考虑一下吧!楚董可是做大事的人,不拘小节!虽然过往跟你有些小恩怨,但为了融亿重组可以摒弃嫌隙,既往不究。不过,你也不能太没自知之明哦!”

    “啪!”何依阖上做了好几天的工作方案,冷冷地道:“我实在看不出来你们有任何诚意,分明就是故意找茬来的!好吧!集团融资重组的事情可以从长计议,今天既然都聚到一块了,不妨说一说,你们究竟想怎么样!”

    见何依宣战,云城三公主立即响应。她们虽然忌惮着易良择,不敢立即动手,但嘴巴也是不饶人的。尤其是闻思菱,那脾气性子极为火爆,最是忍不得气。

    “何依,看在易少的面子上,我也不想跟你撕破脸皮。但你最好心里有点儿数,别再让魏佳梦去勾引方宇,现在他是我的男朋友!”高调宣布了方宇正牌女友的身份之后,闻思菱更加得意神气。“他根本就不喜欢魏佳梦,只是无聊的时候拿着她消遣时间罢了!她若知趣,从此躲得远远的,别再招惹方宇,如果贼心不死,还想着纠缠方宇,我一定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何依明白了。自打那日易良择的电话打到了方家,楚飘云知道方宇还跟魏佳梦保持着关系之后就要疯了。听说那几天方宇一直躲在外面不敢回家。

    最近一段时间风头过了之后,方宇又继续过他纨绔子弟的日子,每天游戏人间。楚飘云只所以轻易原谅他,竟然是因为他宣布了闻思菱是他的正牌女友。

    看来,方宇也是没办法。为了应付楚太后的高压暴政,只能妥协了。正式承认闻思菱是他的女友,借此求得几天安宁日子过。

    何依冷笑一声,真诚地道;“真是感谢方宇的见异思迁!我为佳梦能摆脱这个花花公子感到无比的高兴。看样子,今天回去之后,我得和佳梦开瓶香槟,好好庆贺一下呢!闻三小姐如获至宝,那也就恭喜你了,希望你能从此收了他的那颗放荡不羁的心,能让他从此悬崖勒马,从此专情于你,把你当成他的终结者!”

    面对何依的冷嘲热讽,闻思菱哪里忍耐得住,当即跳起来就要动手。

    楚飘云看了易良择一眼,后者唇角勾着冷笑,也正看着她。

    “罢了!”楚飘云喝住闻思菱,劝道;“公众场合,大呼小叫的不成体统!有什么矛盾,等私下里再解决!”

    闻思菱最听楚飘云的话,当即就咽下了心头的恶气,悻悻地对何依说:“等着瞧!”

    何依站起身身,冷冷地道:“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各位请回!”

    楚飘云有些意外,盯着她:“难道你不想融资的事情了!”

    “此事以后再议吧!”何依摆明了态度赶人:“我看你们也没有什么诚心,在这里闹腾得我头疼!对不起,融亿办公大厦是我的地方,我有权利决定要谁留在这里,让谁离开!”

    易良择摸了摸鼻子,没说话。

    “哼,”楚飘云到底坐不住了,呼地站起身来。“以为我们很希罕待在这里么!如果不是看在良择的面子上,我根本就不会来!”

    “唔,”何依点点头,表示明白。“那我只会感激我的老公,对于你的赏脸就没有必要念着你的好了!”

    楚飘云差点儿没气死,冷笑:“好一张伶牙利齿的嘴儿!行啊,算你今天占了上风,那又如何呢!这融亿大厦很威风吗?不过是座死城罢了!你还是得不到它!”

    “那是我的事情!”何依对在座的诸人都下了逐客令。“请你们立刻离开这里,否则保安会来协助你们离开!”

    如此驱逐,楚飘云自然坐不下去,云城三公主更是受不了。但她们忌惮易良择在旁边又不敢动手,也不敢直接撕开脸皮骂,就悻悻地说了几句酸话,然后悻悻地离开。

    最后,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闻永翔和易良择了。

    易良择当然不会离开,而且何依也有话要问他。而闻永翔留下来,这就让何依十分不悦了。

    女子凌然的目光扫向闻永翔,他立刻举手做投降状。“嫂子,我可没有招惹你!”

    闻永翔一副纯良无辜的模样,表示自己无害。

    何依想着闻永翔是那天在包厢里唯一劝易良择回家的人,自己也算是欠他一个人情。脸色缓和了一些,道:“你还有事?”

    “当然有事!”闻永翔顿时很苦恼的样子,对何依倾诉道:“最近我要得相思病了!”

    何依一听就知道他又是为了季雪杉,她点点头,道:“我知道了!现在还有点儿事情需要处理,回头我再跟你联系!”

    闻永翔一听这话似乎有门,眼睛不由一亮,忙点头。“ok,嫂子忙,闲得时候给我打电话!”

    说罢,闻永翔高高兴兴地离开。

    待到会议室里只剩下何依和易良择,两个人面面相窥,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过了许久,易良择轻叹一口气,摊手道:“居然是这个样子!”

    何依倒也没表现出生气,只是淡淡地道:“你早就应该能想到的!请来的这些人,除了闻老二,哪个不是我的死对头?你能把她们都找齐了,也不容易!我知道,你尽心尽力了!”

    这算是夸奖还是贬损?易良择佯咳一声,道:“其实你若是肯忍耐一些,楚飘云倒是有几分真心想投资,至于那三个女人,你不用理睬她们就是!”

    “算了!”何依淡淡地道;“楚太后真得投资又能怎样,天天看她的脸色,还要忍受她鸡蛋里挑骨头,那不是自己找虐么!融资的事情就到这里罢!我考虑一下,再决定怎么做!”

    见何依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易良择伸出两根修长的指轻轻叩击着桌面,试探着道;“其实,还有一个办法你听一下是否可行?”

    何依觑着他,微弯唇角:“你大费周折地请来了这些活宝,看她们闹腾一场,不就是为了最后的目的吗?直接说出来岂不是更省力!”

    易良择不由摇头;“女人,太聪明了果然无趣!”

    “我知道你不是很喜欢我在事业方面投入过多的精力和时间,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毕竟和孩子们分开这么多年,再忙于事业冷落了他们……实在不应该!”何依轻叹一口气,道:“创业坚难,我经营福兴的时候就深有体会。目前,我还在等着卓厂长的实验结果呢。为了那个实验,结婚前我都一直待在实验室里。现在想想,的确是快要疯魔了!”

    易良择听着何依的剖析,忍不住道:“你总算是说了一句良心话!单单皮革厂就让你废寝忘食,我真不敢想象等融亿上市之后你会忙成什么样子!别说孩子们,恐怕连我都要整天见不到你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