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老公真好
    野心勃勃的女人,这是我们的新婚蜜月!

    易良择发过来的这条信息无疑昭示出他对她的严重不满。在他看来,他可以放下一切,尽心安排他们的蜜月之旅,而她的眼里心里脑子里竟然只有工作工作还是工作!

    她的事业心在他看来是野心勃勃,也就是不安份!

    何依轻揉眉心,想着如何化解她跟易良择的矛盾。他希望一个相夫教子的妻子,而她注定不可能做那个男人背后的女人!

    甚至等她重新复活融亿之后,她的身家足以侪身富豪圈,虽然不能跟凯乾并肩,但也足以跟万方等国际大集团相媲美。

    这当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甚至称得上是痴人说梦。但若是融亿集团的前总裁肯帮她呢?若是凯乾集团的执行总裁肯帮她呢?

    何依在楚天翼决意归还何氏股权的时候就已经在认真筹划着这件事情,所以婉婉闹着要回来找楚天翼她才会带着孩子去楚天翼那里待那么长时间。当她说出自己左手拇指肌腱被割断不能再弹琴的时候,没有忽略楚天翼眼中的愧疚和心虚。但同时因为他的右手拇指也被易良择派人给废掉了,又有些忿忿不平。

    但总体来说,他对她还是存有一份愧疚之心。所以,他并没有拒绝她的要求,而是答应考虑一下。

    何依如此热衷事业,无疑冷落了新婚的丈夫。也容易让他疑心她跟楚天翼之间还有什么余情未了旧情复燃之类的事情。

    她虽然知道目前跟楚天翼划清界限是最明智的选择,但她无法放弃融亿。那是比当初的何氏扩充了数倍的大集团,一只商界的巨鳄。假如她能将它成功复活,她将成为不啻于楚飘云的商界女巨头。

    为此需要她奋斗多少年?十年还是二十年甚至是三十年?

    何依深知机会不等人,她不要再继续等下去,而是及时抓住眼下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复活了巨鳄,然后骑上它,就可以轻易站到金字塔的顶尖。

    然而这是个疯狂的决定,几乎没有人相信她能成功!她却决意一试。

    *

    夜宴

    郁淑君走进了贵宾室,就看到易良择坐在窗前的皮椅里抽烟。

    他很沉默,甚至整个人呈现出一种近乎颓废的神色。旁边放着一瓶白兰地,已经空了。

    缓步走过去,郁淑君在他和身畔坐下,说;“你现在可不像一个正在度蜜月的幸福新郎!”

    易良择没有回头,只是盯着窗外的某个虚无的点,专注地吞云吐雾。

    “她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情,说给我听听!”郁淑君柔声地道;“就当我是你的姐姐!”

    这是个要强的男人,即使有了什么苦楚困难也不会轻易言说。但郁淑君跟他相识近十载,两人感情亦友亦亲,早就超越了普通的关系。他把她当大嫂,而她却说可以把她当姐姐。

    无论大嫂还是姐姐,应该都是值得信任之人。

    但易良择仍然沉默着,什么话都没有说。他的沉默并非因为不信任,而是不愿将事情搞得复杂化。

    矛盾和问题都存在,但他想着还是有办法解决。找人诉苦算什么呢,除了昭示自己的无能,并没有解决问题。

    “她去找别的男人了!”郁淑君用极为肯定的语气断然道。

    易良择终于抬头,看向她。“是婉婉硬拉着她去的,还把我独自丢在家里,她和孩子去陪别的男人吃饭!哪怕我生病她也不在乎!这就是我们的新婚蜜月!”

    郁淑君怔了怔,她根本就想不到易良择竟然连生病这样的招数都用上了,而居然还不管用!可见他对何依纵容到何处程度,也能看出他对何依来说是如何的无足轻重。

    这一刻,郁淑君是嫉妒的。她拼尽全力都无法得到的,何依轻易得到了却丝毫都不珍惜。

    也许就是得到的太容易,所以不会珍惜吧!

    郁淑君拼命压下心里的愠恼和嫉妒,尽量保持着平和的神情和语气。她笑起来,柔声劝道:“夫妻间哪有没有磕磕绊绊的,相互理解些吧!毕竟……那是她的前夫!又养大了婉婉,一日夫妻百日恩……”

    “哐啷!”易良择将旁边的酒瓶子给推倒了。

    于是,郁淑君只好闭嘴。她发现,他性格变得有些暴躁,甚至是没有耐心。往昔的绅士风度完全不见了,跟所有陷入爱河又遭遇失恋的男人一样,他颓废丧气懊恼易怒。

    “对不起,”郁淑君小声地道歉。“我忘了,你跟她正在度蜜月,说这样的话实在扎你的心!”

    沉默了许久,易良择似乎在自言自语:“我是不是太纵容她了?”

    “她值得你娇宠纵容,因为她为你生育了一双儿女,是易家的有功之臣!”郁淑君提醒他:“更何况你们新婚燕尔,总不能为了这些小事闹离婚吧!”

    “她太让人失望了!”易良择烦躁地掐灭了香烟,拳头抵住眉心,痛苦地道:“半分都不顾及我的感受!”

    郁淑君眼眸闪了闪,慢慢地道:“当初青杏之事闹得那么大,最后自杀才算是平息了此事。如今又冒出一个不安份的搅得你们夫妻不宁,不如效仿上一次,也弄死了倒也干净!”

    易良择怔了怔,突然觉得这似乎也算是个解决问题的法子。但他仍然有些犹豫,下不了决心。“婉婉视楚天翼如亲生父亲,假如将来让她知道了……”

    “可以交给旁人去做,你无需插手!”郁淑君提醒道。

    沉吟了许久,易良择摇首否决了这个提议。“不行,这不能解决问题,还有可能将问题复杂化,弄到不可收拾!”

    他虽然气恼,但事情还没糟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万一意气用事,酿成不可挽回的局面悔之晚矣!

    说到这里,易良择的手机响起了。他看到拨过来的号码,黑眸顿时流露委屈的忿然之色。

    郁淑君感觉他那一刻的神情流露就仿佛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终于被受到重视和抚慰,反倒更委屈了。

    将手机远远扔开,易良择又点燃了一支烟,任由它响了一遍又一遍。

    “这个时间……”郁淑君看了看时间,笑了笑。“吃过午饭之后又在那里逗留了好久吧!他们倒是有很多话说,孤男寡女……”

    “婉婉也在那里!”易良择不满地瞥了郁淑君一眼,很淡很淡的一眼,警示她不要乱讲话。

    郁淑君忙打住话题,笑笑不说话了,但心里却是悻悻的。

    易良择果然是护短的,哪怕心里对何依生气,却容不得旁人说她半个不字。

    电话先后拨了两遍,就归于沉寂。

    易良择抽着烟,偶尔瞅一眼手机,耐心等待着。

    果然,过了一会儿,响起了短信提示音。

    他就有些得意了,仍然抽着烟,还是不理。

    郁淑君的心却不停地沉下去。她发现,易良择在跟何依赌气的时候简直就像是小孩子在撒娇,根本没有什么威摄力。她要指望他能因为这件事情就冷落何依,简直就是做梦。

    易良择只是想着藉此得到何依更多的注意,让她从此不敢再随意冷落他,让她明白他在生气了。至于他生气有什么严重后果?除了耍耍小性子,郁淑君实在看不出来他能对何依做出什么实质性的警告和惩罚行动来。

    “何依给你发信息了,可能是惦记你吧!”郁淑君知道他想听什么话,也只能压着心里的忿懑,说些他爱听的话。

    果然,易良择的神情缓和了许多,却还在执拗。“现在知道着急的滋味了,就让她试试等一个人的消息是什么滋味!”

    这么说着,但他的眼光却不由自主地往扔在远处的手机瞟了几眼。如果不是碍于郁淑君在场,他肯定会立刻拿过来看看何依发了什么信息。虽然看过之后他仍然不会给她回复信息。

    郁淑君起身,离开时像征性地劝了两句:“人家给你台阶下就顺水推舟吧!毕竟还是新婚蜜月呢,总不能耽误了晚上的良宵!”

    提起此事,易良择原本懊恼阴沉的神色顿时消散了不少,甚至幽深黑眸开始发亮。显然,晚上的良宵对他仍然颇具吸引力。

    郁淑君咬了咬唇,她知道易良择刚得到何依,还在兴头上。这个时候,哪怕有些矛盾,只要没有伤筋动骨,都会应了那句老话“床头打架床尾合”。

    没有什么矛盾是性解决不了的,假如一次欢爱解决不了,那就两次。

    她只能希望何依不要知晓这点儿!假如何依能执拗一些就好了,两人冷战,没有欢爱的夫妻生活才会让他们的关系迅速陷入僵局。

    走出门口,郁淑君关阖房门的刹那间看到了易良择迫不及待地扑向了手机。她关上了房门,气得浑身发抖——没出息的东西!

    *

    何依一直没有得到易良择的任何回音。虽然手机可以打通,信息可以发送,但就好像石沉大海般毫无回应。

    她知道易良择在跟她赌气,也就只能想方设法消除他的火气。她一条条地编辑着信息,解释自己的身不由已和对他的忠诚,还为婉婉的态度向他道歉。

    其中有一条信息是这样说的:我很抱歉,没能将婉婉养在膝下,让她从小跟随楚天翼长大才闹成现在这副样子。我同时很抱歉,不该在怀孕之后嫁给楚天翼。哪怕挺着大肚子没人要,成为整个云城的笑柄,也不该嫁给他!我很抱歉,这些年冷落了你和宝宝,我真得很想补偿你们,时时刻刻都想跟你们在一起!

    她相信,易良择看了这条信息之后一定会自省。因为她未婚先孕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假如当时她不嫁给楚天翼,挺着大肚子的她唯一的出路恐怕就是堕胎了!

    但她并没有责怪易良择,只是将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相信多少能消除他的怒气。

    过了一会儿,她又发给他信息:肚子好受些没有?吃药没有?我帮你捂一捂吧!

    还是老样子,没有任何音信。就在何依没有办法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条信息。她心头一喜,仔细一看又有些失望,是楚天翼发过来的。

    眉眼里的喜悦慢慢地散去,她不由暗叹一口气。点开了信息,见是一份粗略的商业集团启动方案。

    楚天翼虽然没有答应受聘集团的总监,但他愿意为她出谋划策,重新复活融亿。毕竟融亿是他一手创办的,他最了解它的脾性和生死法门。

    何依眼前一亮,整个人又自信起来。

    有了楚天翼的支持和帮助,她相信复活融亿并不是神话。

    *

    直到下午六点钟的时候,何依终于收到了易良择回复的一条信息。

    ——“喝高了,过来接我!”

    何依赶紧打电话过去,易良择接听了,但环境很嘈杂。她问了好几遍,才搞清他在夜宴!

    *

    去车库里提了车,何依驱车赶往夜宴,让经理引路,终于找到了易良择所在的包厢。

    一屋子的纨绔子弟,包括风月场的常客方宇、闻老二和顾俊鲲等人这些是何依认识并能叫出名字的。其余的也都是熟面孔,但她一时间叫不出名字来。

    包厢里极热闹,有k歌的有摸牌的有喝酒的,每人身边至少一到两位坐陪的美貌小姐,衣着清凉,身材火爆。

    易良择的身边倒是没有女人,但却堆着许多酒瓶子。见何依进来,他就慢慢抬起头,满脸的醉醺醺。

    “嘿,表哥,表嫂过来找你了!”方宇左拥右抱,大享艳福。他故意冲着易良择挤眉弄眼。“新婚蜜月就让表嫂找到这里来,你这是闹哪一出啊!”

    此言一出,众阔少们都起哄,问易良择是不是欲求不满了,还问新嫂子是否在床上不配合。

    何依忍着一屋子的乌烟瘴气,没理睬那些满嘴跑火车的家伙,和颜悦色地对易良择说:“肚子不好受还喝这么多酒,回去吧,我帮你焐一焐!”

    此言一出,众阔少们都叫起来,还有的猛吹口哨。

    易良择瞪他们一眼,训斥道;“闹什么,你们嫂子帮我焐肚子还不是很寻常,有什么希奇的!”

    “易少威武!”众阔少们赶紧对他竖起大拇指,赞叹道:“嫂子这么贤慧听话,果然好福气!”

    何依知道易良择要面子,她就给他面子。当着这些纨绔子弟,她始终保持着温柔的笑容,不愠不恼,劝说他离开这里。“走吧,我让小玲煲了汤,在灶上热着呢!回去喝两碗,暖暖胃!”

    于是,又有人怪叫起来:“是大补的汤吧!这两天易少累坏了,嫂子真体贴!”

    还有人笑着挤眉弄眼:“你好他也好!”

    何依忍住想让这些货统统闭嘴的冲动,再次看向易良择,感觉她的耐性快要被磨光了。

    就因为她去见了楚天翼,他就跟这些纨绔子弟厮混到一起,不肯见她不肯接她的电话不肯回她的信息。而她还要好声好气地劝着他。

    问题是,这些浪荡子们就没有一个肯劝一劝易良择的,让他想顺势下台阶都不行。尤其是方宇,唯恐天下不乱,极尽挑拨之能事,就怕易良择跟着何依离开,还指使他怀里的两个美女去拽着易良择的胳膊,不让他离开。

    好在这群坏小子里面还有一个没坏透的,竟然出声说了句人话:“喂喂,你们俩手脚老实些,没看到易少新婚的娇妻就在这里,是想挨抽呢还是想挨抽呢!”

    何依看过去,竟然是闻永翔!实在想不到,他竟然帮她说了一句好话。此时,他的表态的确很重要,因为在跟她赌气的易良择需要一个台阶下。

    经闻永翔一吓唬,那俩美女就齐齐撒了手。但易良择仍然摆弄着手里的酒杯,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