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拿钱换抚养权
为主动,棋胜险招。

    楚天翼鼻翼翕张,但他还是控制住了怒气,没有理睬何依的质问,而是尽量用平和的语调询问婉婉:“今天又受什么委屈了?”

    婉婉紧张地拧着自己的小指头,她第一次感觉如此被重视,爸爸终于肯倾听她的委屈和理由。而这一切待遇,都是眼前的何依为她争取来的。犹豫很久,她用很小的声音说:“可可骂我是贱人生的贱种!爸爸,我妈妈是贱人吗?”

    “……”

    “……”

    楚天翼抬起头,阴冷的目光掠过何依,落到苏安琪的身上。

    苏安琪吓得一哆嗦,还未及开口争辩,楚飘云先喝断:“行了!小孩子随口说说而已,就委屈成这个样子,脾气果然不得了!婉婉,知道你妈妈是贱人就行了,以后不许再提她!”

    婉婉大眼睛里再次蓄满了泪珠,无声哽咽。她不敢反驳楚飘云,记忆里这位姑奶奶不苟言笑,非常严厉,尤其看着自己的时候总是各种嫌恶和不满意。爸爸总是把她支开,尽量不让她出现在姑奶奶的面前。

    何依怒极反笑,她没再看楚飘云和苏安琪,只对楚天翼说:“婉婉的妈妈是贱人,她也是贱人!既然你们楚家如此容不下她,就让我带走她好么!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你,只要让我带走她,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你!”

    楚天翼紧拧眉头,半晌冷笑:“钱?你能有什么钱!”

    何依就等着他这句话。深吸一口气,如实道:“这家酒楼是爸爸留给我的私人财产啊!刚和陈老板续签了五年的租赁合同,还有之前五年被你收走的租金,我都不要了!一共四千万一百万,都给你!我只要婉婉,可以吗?”

    此话一出,不但楚天翼大感意外,楚飘云都顿时变了脸色,而苏安琪直接原地弹跳起来。

    “什么什么什么!”苏安琪简直要爆炸了,她愤怒的语无伦次。“你竟然私自跟陈老板续签租赁合同!谁给你的权利!天呐,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天翼,姑妈,你们都听到吧!何依竟然私自跟陈老板续约,还拿走了租金……”

    何依耐心地看着苏安琪暴跳如雷,等到她喘口气的当口,冷冷地道:“这家酒楼是我的婚前私人财产,它完全属于我!我跟陈老板续签合同合情合理合法,请问何错之有!”

    楚天翼眼神愈加阴鸷,紧缩的瞳仁就像是一枚钢针,狠狠地扎向何依。他发现,她跟以前不同了!时间真得能改变一切,可以把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金枝玉叶变成锱铢必究的庸俗女子。

    何依理直气壮地迎视着楚天翼的目光,冷声接道:“不过,为了婉婉我可以把租金都给你,就连你代收的五年租金两千六百万也不必再还给我了!我只想要婉婉回到我的身边!”说完,她不待楚天翼回答,就转头对婉婉柔声道:“婉婉,我用四千一百万换取你的抚养权,可以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