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拿钱换抚养权
    “婉婉,爸爸虐待了你么!”

    楚天翼这句话问出来,周围顿时一片寂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婉婉的身上,等待着她的回答。

    婉婉使劲地摇头,眼泪断了线的珠子般大颗地落下,声咽喉堵,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何依看得心疼又心酸,柔声安慰道:“婉婉,别害怕。告诉我,到底是谁欺负你!还有上次你被赶到门外挨饿,又是怎么回事!”

    每当何依询问婉婉楚天翼是否虐待她,她都会毫不含糊地澄清,绝不肯承认爸爸虐待她。看得出来,婉婉对楚天翼有着很深的感情,绝不容许别人在她面前说楚天翼的半个不字。

    这个认知令何依十分心惊,她意识到,比起孩子肉体受到虐待,精神被操控将更加可怕。

    敏锐的何依意识到问题的棘手,立即拿出矫治魏佳梦的那套,如法炮制用在婉婉的身上,时刻提醒她——虐待她欺负她的人正是楚天翼!这个过程虽然残忍了些,却是良药苦口。唯有这样,才能让婉婉认清楚天翼的真面目,逐渐疏离他。

    所有人的眼睛都汇聚到婉婉的身上,久被忽视冷落的女孩纤弱的肩膀微微瑟缩了一下,垂着小脑袋,半晌用蚊子般微弱的声音说:“上次阳阳故意用菜汤泼脏我的熊仔,那是爸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楚天翼微微一怔,看着婉婉:“所以,你就用叉子划伤了阳阳。”

    “没有!”婉婉小嘴一扁,无尽的委屈。“是他拿叉子划我的脸,我推他,叉子扎伤了他的手!”

    原来如此!

    ——这就是所谓的婉婉动手打阳阳的真相!

    何依眼眶红了,一颗心沉浸在酸涩里,痛到无法呼吸。“可怜的婉婉!为什么谁都可以欺负你这个没妈的孩子!”

    “闭嘴!”楚天翼怒声喝斥。“你少在这里造谣生事!”

    无论现场的气氛多少激烈,季雪杉都保持着局外人的身份做壁上观。偶尔,有人看她一眼,多半猜测她是何依的女伴,无人将她瞧在眼里。

    此时,何依选择年轻美女做贴身保镖的优点开始展现出来。美丽的季雪杉跟在何依的身边即像女伴又像文秘,非常方便又隐蔽。假如换成了一个膀大腰圆的男性保镖,先不说出行入宿方便不方便的问题,此时则很容易被楚家人逮住把柄把各种脏水往她的身上泼,以此来贬低她在婉婉眼里的形象和地位。

    “我造谣,难道婉婉也造谣么!”何依怒瞪着楚天翼,直截了当质问道:“今天婉婉又哭了!你知道她又受了什么委屈么!你根本就不在乎她的感受,半分都不心疼她!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把她还给我!请你把婉婉的抚养权还给我!”

    事情有些意外。何依感觉楚家人还没有发现酒楼续租的事情,所以她临时调整了作战方案,决定亲自捅破这层窗户纸。

    因为就算她有心想隐瞒,续约时间到了此事根本瞒不住。还不如变被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