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虐待你了么?
    “婉婉,是婉婉吗?”

    也许是何依的声音太过激动,惹得电话里的孩子“哇”一声大哭起来,哭声里有着压抑的委屈。

    “婉婉!”何依顿时方寸大乱,她想到那天在贵宾楼,可怜的婉婉独自蹲在包厢的门外无助哭泣,她的心几乎要被扯碎。“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楚天翼那个禽兽虐待你!我这就过去接你……”

    “不许骂我爸爸!”原本委屈哭泣的婉婉突然厉声斥责,申明道:“爸爸从没有虐待婉婉!爸爸不是禽兽!”

    何依怔了怔,小心翼翼地问道:“可以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电话里长时间的沉默,女孩似乎不知道该如何陈述她的委屈和酸楚。

    “婉婉,你能给我打这个电话,我真得……很高兴!这说明你很信任我!虽然……从你出生没多久,我们就分开了,但是我相信血脉相连心意相通。你果然记住了我的号码,受了委屈还知道打电话给我……”何依的声音哽咽着,几乎说不下去。

    按照她原本的计划,现在还不是夺回婉婉的时候。可孩子竟然选择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她实在无法坐视不理。心里有些着急,她就想着调整计划,如何以最快的速度把婉婉的抚养权给夺过来。

    其实,想夺回婉婉的抚养权也容易,只要向法庭陈述婉婉并非楚天翼亲生骨肉即可。但这样……她担心会对婉婉造成心理阴影,影响到以后的成长和生活。

    所以,这些天何依都在思忖着如何说服楚天翼,让他把婉婉交还给她。

    何依平复了一下情绪,轻声地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吗?”

    *

    “婉婉,你在做什么!”苏安琪好像抓到贼一般,大声尖叫。

    婉婉拿的手机掉到了地毯上,她抬起惨白的小脸,怯生生地看着张牙舞爪的苏安琪。

    “天呐,你竟然拿你爸爸的手机在打电话!”苏安琪眼尖地看到还没挂断的通话,她一把拿起手机,质问道:“说,你在偷偷给谁打电话?”

    “苏安琪,你又唆使楚天翼虐待婉婉!”电话里传出何依愤怒的低喊。

    “哈,原来是你这个贱人!”苏安琪顿时明白了,她待要破口大骂,却听到身后楚飘云询问她在跟谁说话,眼珠一转突然就有了主意。她冷笑一声,嚣张地喊道:“没错,我就虐待她了!有本事过来咬我啊!”

    此时楚天翼去洗手间了,并不在包厢里。只要不当着他的面,苏安琪从不会掩饰自己对婉婉的憎恶。

    成功激怒了何依之后,苏安琪报上了此时身处的地址——贵宾楼!

    原来,签定了租赁合约之后,楚飘云决定亲自来酒店视察,定夺装修方案。苏安琪为了讨好她,就拉了楚天翼,带了两个孩子过来,陪同一起研究重新装修的事情。

    没想到婉婉竟会趁人不备用楚天翼的手机给何依打电话,苏安琪感觉这是个机会,就故意把地址透露给何依。只要何依过来,正好撞到楚飘云的枪口上。

    想到楚飘云对何依的憎恶,苏安琪不禁阴险地笑起来。

    *

    何依知道这可能是个陷阱,但她无法置婉婉于不顾。当即,让季雪杉驱车火速赶往贵宾楼。

    路上,何依努力平复满腔激忿,想到接下来可能遭遇的种种境况,在心里逐一做了思考。

    既然婉婉和苏安琪都在贵宾楼,那么楚天翼肯定也在。他们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