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流年不利
    “前面就是巴塘了,我会跟在你身后,你直接到赵景祐的府邸,他们会护送你回广陵!”

    “那你呢?”

    “舍不得我啦!”

    洛九天撇开脸,没有说话,这个人啊就是给点阳光就灿烂,没点正形!

    “我的身份敏感,不能出现在这。倘若日后有需要我的地方,拿着这个,你知道怎么找我!”

    白秋递给洛九天一枚玉佩,洛九天认得,那是白圣哲的贴身之物,她还是苏浅予时,看着样子好看,曾问过他,他说这是她娘留给他的遗物。这枚玉佩之所以特别是因为,玉里飘着缕缕红色,据说这是她娘的血。洛九天不敢接,他真的是白圣哲,他知道她是苏浅予,那左丘炎是否知道?

    “放心,除了我,没人知道。我有我的私心,既然他护不了周全,我断然不会冒险告诉他。在你这,我是白秋,你的故人!”

    洛九天不自觉的眼泪下来了,这么久了,她不愿去触碰这段往事,她一路也不相信眼前这人是白圣哲,即使她内心早已知道,这人就是白圣哲。外貌,声音可以骗人,那种熟悉的感觉却骗不了人,那些相处中的小细节骗不了人。

    那晚他来救她的时候,她看到了他手上的疤,那块疤独一无二。那年他们烧烤趴,白圣哲在烤串,她和安歌在打闹,结果弄翻了火炉,她下意识的去抓烤串,白圣哲连忙来抓她的手,却被掉落的炭火粘到,两人的手都被烫伤。伤口好了以后,留下了淡淡的疤,那块疤,他俩合在一起刚好是一个图案,类似一只鸟。她曾戏侃过白圣哲,如果哪天走丢了,认不出彼此,我们可以靠着这块疤找到对方。因为她的这块疤在手指内侧,且印记浅,除了神荼没有人知道。

    白秋伸出右手,指了指手上的疤,笑了。

    “你说的,我们哪天认不出彼此时,可以凭此为证,找到对方!”

    看到洛九天止不住的眼泪,白秋眼眶红了!

    “对不起,我那时候没有保护好你,你明明求助过我,我却忽视了。”

    兰桂坊着火后,他赶到现场,曾经心存侥幸,可当看到苏浅予尸体时,他从未如此绝望。尸体已经面目全非,可是衣物首饰都是她的,兰桂坊幸存的人都说那是她。他不死心,仍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悄悄查看了尸体的手指,他欣喜若狂,没有疤。可是她到底发生什么,她又到底去了哪?

    他不惜动用自己的秘密培植的情报网,去查找她的下落。直到一年前,安插在昭华的人来传来消息,她可能是昭华景阳王。他连夜赶往昭华,那时景阳王在城中大兴土木,建造的摘星楼完工,引得全城前来观望。他站在人群中,看着楼阁上那个谈笑风生的女子,虽然面貌不同,但那双眼睛是那么的熟悉。他买通摘星楼的小厮,查探她手上的疤痕,但真的确认是她时,他喜极而泣。

    左丘炎也不相信苏浅予死了,也在追查苏浅予的行踪,但他不能告诉他,害怕会坏了苏浅予现在在做的事情。他加快筹备自己的计划,并暗中关注她的行踪,希望在她需要时能帮上她!

    仿如潘多拉被打开了一般,往事涌上心头,洛九天眼泪肆意流淌,她泣不成声。多少个夜晚,她想念兰桂坊,想念那些家人,想念那无忧无虑的时光。白圣哲的出现,让她伪装的坚强彻底崩塌,在朝堂上,在危机四伏的广陵,她小心翼翼,伪装着自己,她一遍遍告诉自己,我要强大,才能守护家人,不能有脆弱的时候,不能有破绽。当回忆起往事时,她内心的那份柔软被唤醒,那些被积压的情绪一下子被释放出来。

    白秋轻轻抱住她,那时的她,无忧无虑,每天都那么快乐!现在的她虽然笑着,可是能感觉到她的悲伤!

    “我不希望他知道!他成亲那日,我在!”

    洛九天情绪慢慢平复,她还是不知道怎样面对左丘炎,现在大事未定,一切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你的头发也是在那天变成这样的吗?”

    “是,我体内有毒,虽已解,但急火攻心,变白了!”

    白秋心疼的看着洛九天,女子最在意自己的容颜,她的这一头白发,心中怎会不在意呢!

    “我现在背负着太多东西,没有能力护你,但我能帮你。我在准备脱离白家这个躯壳,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白家,我已无力去改变什么了。”

    洛九天早就知道白圣哲有心离开白家,现在的白家,已不是他们在掌控,实质的东西都是各国皇室的。各国皇室这些年只顾着在白家内斗,却不知白家早已不复当年。各行各业都有新秀突起,白家仿如一台老牛车,本已年老体衰,却还要拖着重负,即使是白圣哲也无能为力了。

    “那你以白秋的身份帮我掌控昭华的经济命脉,我们现在有钱,有情报网,差的只是做生意的高手!”

    “你真的放心交给我?”

    “当年你也信我啊!”

    两人相视一笑,盟约已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