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是缘还是孽
    “景阳王此举让朝野上下议论纷纷,陛下怎么没有半点反应呢?”从灵不解的问道。

    “这塘浑水早就需要有人来搅一搅了,而小天不按套路出牌,也让他们防不胜防!”

    洛九治虽不能完全信任洛九天,可是他现在手里没有其他牌,只有他这个历劫归来的妹妹能成为他的剑。他知道洛九天回来是为了复仇的,他并没有直接伤害过她,一切是安国侯在操纵。目前来说他们目的是一致的,朝庭大部分实权掌控在安国侯手中,安国侯要想名正言顺的登基,首先要除掉的就是他们四姐弟。

    “这景阳王也太任性妄为了些,以后可怎么掌控得了呢?”

    石显担忧地说道,这景阳王小时候最爱捉弄他,每次都拿她没办法!

    “你还不了解她,从小就不似皇家的孩子,从不遵守教条,该有的礼仪她全都有,可是向母皇父后行礼一事,她从不遵守,她对母皇说你们是我的父母,女儿在父母面前行此大礼,岂不生疏!母皇不也由着她,这皇宫里的太监宫女谁见了她不怕,可她欺负的都是那些仗势欺人的狗奴才!”

    石显知道,那时候陛下没有依靠,经常受人欺负,自己也受牵连,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可是自从景阳王开始捉弄他后,没有人再敢欺负他,因为景阳王在宫里放出话来,他是她的宠物,谁敢动就是和她过不去。陛下心里最不忍伤害的是她,那放走景阳王的宫女也是陛下派去的,为的就是让她远离宫廷,去过自由自在的日子。

    “可是陛下,奴才觉得这景阳王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曾经的景阳王从不过问朝堂之事,诗词歌赋不通,骑射不学,甚至是连大字都不识几个,每天就吃喝玩乐,先皇宠着她,她的太傅拿她也没有办法!可现在的景阳王最让人称赞的就是诗词造诣,她的诗词还在民间作为学习的样本传颂。

    “是有些不一样,不过小天从小聪慧过人,可谓知之减半,省着全无!”

    奈何自己看不透,其实洛九天小时候曾提点过自己。那时是他初入朝堂,小天曾对他说,二哥,朝堂上风云难测,闲云野鹤也是人生一大幸事!可惜那时的自己春风得意,没有听出她话里的意思。

    “奴才是担心这景阳王成了气候,对陛下不利!”

    石显担心不无道理,自从景阳王回来以后,这朝堂上有人开始不安分了!

    “现在最紧要的不是她,你们派出去的人查得怎么样?”

    “陛下,奴才无能,还是没有任何线索!”

    从灵跪了下来,毕竟他的人手有限,那般隐蔽的事根本无据可查。

    “母皇真是狠心,居然连暗卫的事情都未曾透露半分予我!”

    这暗卫是护卫皇帝安全而设立,全都是精锐中的精锐,能以一敌百。要不是安国侯有所透露,自己全然不知,洛九治内心中对母亲的憎恨又多了一份。昭武帝身边的贴身伺候的亲信全部以身殉主了,又不能明目张胆的查,从灵手上的探子组建时间短,人数有限,四年多了,愣是没有找出丝毫线索。

    “陛下莫要太过伤感,奴才这有个好消息,安国侯与南沙闹僵了!”

    从灵的探子已经渗透到了南沙的皇宫,对于一些隐蔽消息还是有所探查。

    “哦,为何?”

    洛九治眉头一送,这老狐狸整天不是南沙就是巫咸,为的不就是找人支持他登位吗,可惜啊,当局者迷,如今期限将到,谁会舍弃这霸主之位呢?

    “听说是因为无忧公主,洛幼清得罪了她,具体什么事情便不清楚了!”

    “这恐怕只是一个幌子,肯定有更重要的原因,让你的人继续探查到底!这老狐狸肯定和元帝交换了什么,却没有兑现。”

    洛幼清是多么谨慎的人,不可能得罪无忧公主,毕竟她是安国侯如此器重的女儿。

    可惜啊,这次洛九治只猜对了一半的一半,元帝的确和安国侯有所交易,不过那是如果安国侯登基才能兑现的。另一半就是洛幼清真的得罪了无忧公主。

    无忧公主何许人也,元帝最宠爱的女儿,虽然元帝不至于为了女儿和安国侯闹翻,但是自己的女儿添油加醋的说辞就另当别论了。元帝疑心重,无忧公主找他哭诉,洛幼清勾引自己的丈夫,骠骑大将军。骠骑大将军可是手握重兵,驻守西北。一个昭华的安国侯之女,与之一直来往过密,那就有问题了。无忧公主因为新婚,丈夫就驻守西北去了,自己又嫌弃西北蛮荒,不愿前往,便派了不少人守在丈夫身边,不巧呢就发现了洛幼清与自己的丈夫有来往。那只能是这个妖精勾引了自己的丈夫啊,一气之下告到了元帝那。元帝一查,还真有其事,便断了与安国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