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钦差大臣
    曾经令行禁止的昭华吏治风气,到了先皇昭武帝这就此完全变脸。以昭武帝自己的话说“所谓廉吏者,亦非一文不取之谓也”。皇帝如此客气,各级官员当然纷纷不客气。发展到昭武帝晚年时,不但各级衙门贪腐成风,而且还互相吹捧秀清廉。就如官员私下见面都会穿着补丁衣裳,互相恭维,“某某兄,你真是天下第一清廉的好官啊!”“不敢担啊,说起清廉谁能及您啊,您才是昭华清廉第一人啊!”如此团结一心搞腐败的景象,绝非个例,就连百姓都知道,这类官员在昭华,不但中央地方比比皆是,而且互相粉饰沽名钓誉,以民间粗话说,就是一边自己当婊子一边彼此立牌坊。

    这般不要脸的腐败,也终于给昭华的国计民生挖大坑。昭华拥有得天独厚的江南富庶之地,都没法拯救国家的亏空,简直就是“农空、工空、市空、仕空”。其中最严重的就数西北一带,凉州沧州最甚,当地农家谁家妇女若能穿得起裤子,那都是绝对的有钱人家。就连经济发达的江南地区,哪怕赶上正常年景,好些人家也得靠卖儿卖女来糊口。到了洛九治手里,整个昭华的国库就现形了,简直是内外仓库无不亏空。甚至到了日不暇给的地步,也就是眼看要揭不开锅。可惜啊,洛九治忙着内斗,也没有时间去抓经济民生,国家已经满眼穷掉渣,“政治腐败”“民不聊生”就是昭华的现状。

    洛九治还是皇子时,常年待人随和,满朝重臣里朋友遍天下,属于出名高情商的人物。能力也是出名强,十二岁岁时就开始学习政务,以专业水平说,属于那种擅长打理各种复杂关系且赚好人缘的人才,倘若君临天下,也必然是个精通和稀泥的帝王。

    可此时的昭华,哪里是和稀泥就救得了?就如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靠保守治疗只会加速死亡一样。精通和稀泥的洛九治,喜欢揽权的安国侯,只会加速昭华的慢性死亡的程度,直到彻底分崩离析。

    正如洛九平说的,这样风雨飘摇的国家,即使我们不夺权,要么被其他国家吞并,要么就是百姓起义。

    此次凉州沧州的灾情严重,如果继续用以往的方式拨款赈灾,层层剥削,真正落到实处的又有多少。

    “不错,景阳王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如此良策,实属绝妙。此次赈灾事宜就由你督办吧!”

    洛九天心里一万个不乐意,赈灾,说得好听呢是个肥差,实则呢,国库根本拿着不出钱来,需要你自己去筹钱赈灾。

    “皇兄,我一闲散人员,如何能担此大任呢?”

    “朕特封你为钦差大臣,督办凉州沧州赈灾一事,你可调动西北十六州的人力物力财力,督办过程中如有任何问题你可自行处置,再例行上报!”

    “臣遵旨!”洛九天一脸无奈的接下了烂摊子。

    重大臣面面相觑,有人欢喜有人愁。皇帝陛下此举无疑是给了景阳王代天子行事的权利。

    阁老们老泪纵横,烂泥终于扶上墙了,她们看到希望了。

    安国侯没想到这个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人居然成为了他的新麻烦,凉州沧州是他最大的经济来源,那有矿石。洛九治此举是想拿回矿产,还是想利用洛九天切段他和西北的联系,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好兆头。这个他亲手扶上位的外甥,开始从他手上夺权了。

    当然有人在等着看笑话,这个广陵城的头号人物,怎样力揽狂澜,改变现如今的吏治风气。

    “王爷,你不开心吗?都达到目的了啊!”

    洛九天从下朝开始就一直闷闷不乐,马车里的气氛沉闷到了极致。山芙不明白,此次入宫的目的不就是去凉州沧州吗?皇上都封了钦差大臣,而且还可以先斩后奏,这乃是意外之喜,还有什么可愁的。

    “山芙,你说,每天要揣测这句话说得对不对,这个人在想什么,是不是蛮累的?”

    “是啊!王爷,今天朝堂上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只是在想我刚才有没有哪句话说错了!”

    “王爷,你是累了吧!不如,我们去摘星楼吧!”

    “不去了,回府吧!”

    洛九天疲倦的闭上眼睛,一天早上,就觉得身心俱疲,更何况以后天天都得这样。她现在才真正体会到所谓的为官之道,放眼整个朝庭,因为内斗,官员们全都在左右观望,互相揣摩,害怕站错队而丢了身家性命。一个国家的栋梁如此,国家如何能强盛,百姓如何能安居乐业,倘若大战爆发,昭华就会不堪一击,多少人将流离失所。她们现在只能加快速度,才能有时间拯救这个国家免于战火。

    “你们家王爷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