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6.爱别离
    爱胖八请支持正版, 么么哒!  此时的沈清眠不知道她给自己立了这么大一个flag, 等醒悟过来追悔莫及。

    真是, 喜欢个屁咯!

    ……

    门一开, 小米粥的香味就飘到了沈清眠的鼻子跟前。

    她歪了歪头,孙嫂昨天晚上请假回家了,不可能过来做早饭的。

    沈清眠走到了厨房门口, 就看到陈幽挽着袖子, 露出肌肉线条流畅的小臂, 在看着锅中噗噗冒着泡的浓粥。

    【系统, 他又做饭了,我好……害怕!】

    【……】

    陈幽专注地看着粥,并没有发现她在看他。

    沈清眠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陈幽闻声看她, 唇角有几分鲜明的笑意:“你醒啦, 粥快熬好了。”

    “双休日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这粥熬了好久吧。”沈清眠走了过去, 看了眼透明锅盖下的粥,看起来挺好吃的样子。

    陈幽关了火,道:“习惯早起了, 睡不着。正好看到厨房里有小米,就熬了点粥。”

    “你这孩子真乖巧, 你喜欢的那个姑娘有福了。”沈清眠夸了他一句。

    陈幽面上染了淡红,别开了脸, “女孩子, 都喜欢会做饭的吗?”

    沈清眠把他的表情尽收眼底, 不禁暗自点头。这才像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会脸红会害羞。不似前阵子一派清清冷冷的模样,过分的乖巧与早熟。

    “喜欢啊,”沈清眠矮下身子,从碗柜里拿出两只瓷白的小碗,“不过你是厨房新手,这段时间不要下厨了。好好读书,厨房又是刀又是火的,你这双手得握笔做题,可千万不能受伤了。”她的胃也不想再受伤了。

    “好,”陈幽面上一片清冷,微微翘起的嘴角泄露了他的好心情,他揭开了盖子,接过沈清眠给他的碗,给她盛了一碗满满的粥,“我以后再好好学。”

    ……

    小米粥熬得醇香浓稠,上面撒着些许干桂花,散发出若有似无的桂花香。

    光是看着就很有食欲,沈清眠喝了一口粥,入口柔滑香甜,眼底闪过一丝诧异。

    陈幽这次熬的粥,和上次煮的饺子比,是天上地上的区别,可是熬粥比煮饺子难得多啊!

    “怎么样?”

    “很好吃。”这次沈清眠真心实意地道,味道比上次好的太多太多了。

    陈幽好心情地道,“你喜欢就好,我照着网上教程做的,糖的量是按感觉放的。”

    沈清眠在心里暗叹,陈幽果然聪明,连做饭这事儿他都是一点就通。

    她连连点头,“特别好吃。”

    听她认可了他的厨艺,陈幽俊秀的脸上添了些绯红,像极了五月盛放的樱花,层层叠叠,生意盎然。

    沈清眠眨了眨眼睛,他这个样子可真好看,有少年的朝气和活力。

    她移开了眼,说起了今天的行程,“今天去商场吧,你个子长得快,有些衣服该换一批了。”

    她昨天看到他穿了条深色牛仔裤,裤脚明显有些短了,那腿也是真长啊!

    “听你的。”陈幽答应了下来。

    陈幽煮的粥好喝,加之沈清眠确实饿了,吃了整整两碗才放下了勺子,“我吃完了。”

    陈幽随即放了下碗,见她唇边沾着一点粥,伸手想要把它拭去,却被沈清眠偏头躲过了,她说:“有东西吗?我自己擦。”

    她抽了张纸巾,在唇边稍稍抹了几下。

    陈幽的手停在半空几秒,缓缓收回。

    空气有一瞬间的冷凝,沈清眠眨了眨眼睛,觉得大概是自己的错觉,毕竟系统可没提示陈幽对她的杀意值上升。

    ……

    既然决定要去商场,沈清眠去卧室换了身打扮,避免有路人认出她来,她不想被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里的大猩猩一样比围观。

    “走吧。”沈清眠朝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陈幽说道。

    她戴了黑色假发,短短的,后面抓了一个小辫子,有些俏皮可爱。额前的刘海有些长,把她那双眼睛给遮了大半,嘴巴上戴着口罩,又把五官遮了个七七八八。她穿了件粉色棒球服,加上蓝色的背带裤,配着蓝色的鲨鱼形状的背包。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中学生。谁也不会把她和荧幕上那个气质温和的沈清眠联系在一起。

    陈幽笑着起身,道:“这么一打扮,不仔细瞧,真认不出来是你。”

    他背起放在一边的白色单肩包,朝她走去。

    沈清眠抿嘴笑了笑,“不打扮成这样,我可不敢出去。”

    陈幽走到了她身边,问:“怎么不戴顶帽子,再加一副墨镜。”

    这样打扮的话,别人就不能看到她的脸分毫了。

    沈清眠说:“帽子加墨镜,走在人群中多注目啊,明晃晃的告诉路人,我有猫腻,快多看我一眼。我这样就很好,高中小妹妹,脸上长痘戴个口罩也常见。”

    说着,她仰头看他,语笑盈盈道:“今天我们就假扮一天兄妹。”

    “好,”陈幽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轻笑着,“妹妹,咱们走吧。”

    沈清眠轻轻打了一下他的手,小声埋怨着,“哥,不许摸我头发,假发会歪的。”声音软绵绵的,没有半点攻击力。

    她玩心很重,入戏极快,真把自己当成了陈幽的妹妹。

    阻止陈幽的动作是下意识的,一时忘了陈幽的病,肌肤之间的触碰会让他产生痛感。

    陈幽垂下了手,另一只手抚上了被沈清眠不轻不重打过的手背,上面还残留着一丝细细碎碎的酥麻感,从手背酥麻到了他那颗坚硬的心,心脏跳动地快了些。再加上那声软绵绵的哥,他觉得身子有些热。

    “不碰了。”他声音轻轻的,带着些许喑哑。

    沈清眠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脚步轻盈地朝门口走去,等把门打开才发觉陈幽没有跟上来。

    她转头,细细软软的催促道,“哥,我们走啦。”

    陈幽紧紧抓了抓单肩包,朝她浅笑道,“我来了。”

    言罢,他跟了上去。

    ……

    周末的商场很热闹,除了上班族外,最多的就是附近大学城的学生情侣了。

    沈清眠这身平淡无奇的打扮,并没有人注意到她。

    于是沈清眠和陈幽心情闲适,慢悠悠的逛着。

    陈幽身材高挑,容貌出色,是个天生的衣架子,沈清眠给他挑衣服完全不用费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