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第 15 章
    芸珠归家已有半个月,她过了今年夏天才满了上头礼,俞氏又想着女儿貌美,多留几年也不怕。等日后家底儿攒的厚重些了,替她寻个秀才郎君。

    可谁能想到这计划偏偏就赶不上变化。

    好事不出门,坏事儿传千里,尤其二男争一女这样的风流韵事。也不知是哪个造了大报应的披肩客,将这事儿编成了板书,天天在咸城的酒楼里叫唱。芸珠貌美的名声彻底传了出去,得了个西北第一美人的称号,可男人风流了无碍,女人风流的名声传了出去哪里有正经人家敢娶她?

    那日之后芸珠和郑家人都被葛无还安排到了咸城附近的农庄住着,后来还派人接了俞氏和老太太过来,可那人却迟迟不过来提亲。那些说书人又愁没有样板,每日查这里的动态,最后却成了金屋藏娇。

    芸珠没听到外面的风声,但那日那么多人在,她自个儿承认了被那屠户睡了,自己毁了自己的清白,便只能天天伸长了脖子盼着那屠户过来娶自己。

    可这一等又一等的,半个月连个媒人都不曾上门,急的她夜里整宿的睡不好觉。俞氏和郑桥却是出门听了些风声的,脸一日赛一日的凝重,单怕婚事不成了,女儿不明不白的跟了那姓高的。

    ——

    孙氏二夫妻算是恨惨了芸珠,因着做生意的死对头要将他们那点事儿透到州长那里去,又没了周大官人做保,不得已将所有生意都盘给了他。

    孙轀辛辛苦苦奋斗了十多年,却是为他人做嫁,全都鸡飞蛋打。孙家的宅子也卖了,只每个月一两租了个二进的屋子,还好孙木山的举人名头没丢了,虽没了周户做保,以后多拿些银子进京疏通也非不行。

    “娘,我不要嫁这人!他都三十岁了,家中还有个十岁大的儿子,你让我去了怎么过活!”孙蓉一把将郑氏递给她的小册从桌面扶落,白嫩的脸上掩不住的泪痕。

    郑氏再狠也虎毒不食子,将地上的册子捡了起来,“那你想嫁谁?要是再耽搁下去,没了这样的好年纪你便连鳏夫都嫁不成?”又安慰起她来,“如今家境不如从前,你嫁给那家好歹能享清福,便是留在家里弄粗了手,以后能嫁给谁?跟那郑芸珠一样随便勾搭一个野汉子?”

    这几日高屠那动静不小。往日里也是这样,这人自从来了他们咸城,一但有任何风吹草动便是闹的人尽皆知。

    “郑芸珠不听我的话不想去汴城,你瞧见她如今的下场了吗?”郑氏摸着闺女的脸,“她被那人弄的失了清白,如今事情沸沸扬扬,都半个月了,那姓高的不想娶她,你知道她以后会如何吗?”

    孙蓉对她珠表姐并无恶意,最多也只是嫉恨她长的比她漂亮,可她知道对一个女人来说名声的重要性,“他——都那样了还不娶珠表姐,那表姐以后?”

    “你还担心她,若不是她咱们家怎么会至于如此?”郑氏又如何舍得将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一个鳏夫,眉头狠狠皱着,“如今她名声尽失是她的报应,怨不得旁人!”又转头殷切都女儿道,“如今娘再没别的办法了,蓉儿,你可要听为娘的话啊!”

    孙蓉看着母亲苍白了不少的面孔,又看这几日刻在她眼里的劳苦,便吸了吸鼻子道,“娘别皱眉了,我听你的话嫁他。”纵使再不愿又如何,她也知道家里得先紧着哥哥这个男丁,没了银钱如何去疏通汴城。

    又垂着头流泪,“若哥哥真飞黄腾达,可让他千万别忘了我。”到这儿她也不免怨恨起了芸珠,如果她去了汴城,大家都相安无事。如今她自个儿毁了清白不说,还累的她也得嫁给一个三十岁的老鳏夫。

    心中委屈,一个没忍住便趴在桌子上痛哭起来。郑氏轻声安慰女儿,直说她哥哥和全家都不会忘了她对家里的付出……

    孙家的宅子比从前小了太多,纵使娘两压低了嗓音孙木山在隔壁也听到了不少,他心中更添了不少压抑。

    表妹心慕自己,岂会甘愿委身给一个浑身肉腥儿的屠夫,只怕是那该死的瞧着表妹貌美,便强行霸占,孙木山将书狠狠的压在胸口,闭上眼睛,一时又是表妹那双含情妙目……那屠户怎配的上她?谁又能配的上她?

    只盼表妹等着他,一朝他得势,决不会嫌弃她被旁人占过便宜。

    ——

    芸珠的心情一日沉过一日,郑桥脸色也越发难看。

    这种事情本就不应该由女方去催,郑父几次想去被俞氏拦着。她怕出了这档子事儿女儿日后在夫家更立不起来。长时间不来,芸珠心中忐忑,又想着之前那姓高的本就拒绝过她,之前救了她再说娶她,莫不是就想将她养在这里,不娶?

    她这是要成为咸城的笑柄了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