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第 12 章
    孙木山自从那日得知芸珠心意后,便只觉得自己和珠表妹是一对劳燕分飞的鸳鸯,被自己亲娘一个棒子敲得老开,叛逆心起,对郑氏便总是面上的听从,心里早有了自己的算计。

    如今郑氏骂他也只是站着听,心里却未当回事儿,满脑子都想着日后和表妹双宿双*飞的好日子。

    郑氏见不得他榆木疙瘩一锤子色心,招呼人拉来马车,之前周户给他那下人又拉来了不少手下,被郑氏散在咸城的各个道内,这架势只要人出了门就没有找不到的。她自己个儿又随着阿富坐在马车上绕着整个咸城溜了一圈,但那人还真就和人间蒸发了一样。

    便又去了兄长所居的地方。

    芸珠那天走后,郑父没敢大郑村,总怕女儿被这几个人抓了起来。但手里剩下的银钱都给了芸珠,前些日子挣的那些银两没给老太太看成病,如今还将自个儿闺女搭了出去,甭提多亏心了。

    在咸城每日花两文钱租了马棚的角落睡下,第二日醒来郑父便找些工做。再等到晚上偷偷摸摸去找闺女。就这样的日子怕是铁打的身子也坚持不住,俞氏来时便见他落魄至斯。

    头发似打结一样多日未洗,脸上也是黑胡憔悴,如今跟个流浪汉也没甚差距。

    “哥”,郑氏亦有些心疼自己的兄长,拿出荷包,“这是当日你那十二两银子”

    郑父未伸手接,只冷然看着郑氏。

    “为什么你们就不能体谅我呢?”郑氏很不解,她为了自己这个家废了这么大劲儿为什么自己娘家人偏偏来拖后腿,“你们现在一定将我想成个蛇蝎妇人,可我想这样吗?还不是被逼的——”郑氏说着擦了擦眼角,“娘那病我会找人看着,日后我也会好好孝顺着娘,只是我求求你了哥,见到芸珠便让她回来吧——孙轀贩了兵器给夷人,州长要抄了孙家,我真真是迫于无奈才搭上了那周官人?”

    郑父听她说完这字字真心的话,一字一顿道,“贩给夷人兵器让他们攻打西北,他自己贪了活该。我恨不得他去死!”一把将郑氏推至一旁,很快便离开了马棚。

    俞氏用帕子擦了眼角的一滴泪痕,便指挥着后面那人,“死死给我盯着他!”芸珠丫头不过一个没长大的女娃娃,出了这种事儿还不暗地里偷着找家里大人?

    她亦不能理解,为什么小时候疼爱她似珠宝的兄长会对她冷漠至此?明明她也是为了芸珠好,明明只要这样所有的困难都能迎刃而解?

    ——

    将头发编成辫子盘到脑门上,又戴了一顶灰黑色的小帽,芸珠这才摸着黑出门。

    出了这档子事儿阿爹阿娘肯定放心不下她,说不准现在还在咸城。芸珠现在是绝对不敢回大郑村的,便想着偷偷集市瞧上一眼,出了什么事她还能跑,反正孟家事急,她就不信周户能蹲她到死?

    芸珠这模样太娇,扮成男装都遮不住一身儿的白皮,要是大太阳底下一看就露馅。如今天黑,她便垂着头双手供袖子着袖子沿街走,畏冷一样缩着身子。

    过了时辰街上十分静谧,也不如汴城的夜市那样繁华。

    芸珠心里一跳一跳的,路上哪家孩子摔了碗都能让她一惊。

    “吱吱……”有鞋面磨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芸珠垂着头,透过月色发现地上那道高大的影子,憋着气儿往前走了一步,又往右拐,那影子也跟着她走。

    芸珠放快了步子,身后那人还是紧追不舍。她继续飞快向前走,提着口气儿从地上猛抓了把尘沙——

    “珠儿?”那人瞪着黑不隆冬的大眼睛。

    “阿爹!”芸珠猛地呼出一口气儿,“我还以为是姑姑”,差点没吓死她。

    郑桥喘口气儿的时间连忙将闺女拉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里,又低声关切道:

    “我隔三差五的来一趟这里都没瞧见你的人,还以为你出什么事儿了”郑父从腰间摸出一袋散碎的银子,“你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