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2.番外二
    此为防盗章

    这是第几次了?

    前一秒还在谈笑说话的朋友, 下一刻就毫无征兆的死去……这样哀伤的经历, 她到底还要经历几次?

    又为什么……偏偏是她。

    她不知道一个普通人的一生中, 会目睹多少次死亡。但在这个世界里, 她看到了比自己过去大半辈子都还要多的死亡与分离。

    也许对于那些刀剑来说, 这样子摆脱一切的沉睡未尝不是好事,可是……有没有人想过她真正的感受?

    没有。

    因为就连她自己, 也快要无法感受到自己真实的内心了。

    “……你真可怜。”

    她小声的自言自语。

    披着和善爱人的外衣, 再苦再痛也能对人微笑, 然而底下到处隐藏着怎样自私卑劣的灵魂,没有人说得清楚。

    身后的枯树忽然掉落了一截干枝,“啪”的一声摔在地上,像是在赞同这个观点般的无声嘲笑她。

    沉浸在复杂思绪的审神者被吓了一跳,待回过头去才看清楚是什么东西。

    尽管只是一截树枝, 可她还是明白:自己该走了。

    临走之前, 她用手帕将那把碎刀的残片包裹起来,小心的揣进怀里带走——由于当初捡起他时, 便没了鞘, 如今也只能如此。

    此处虽说是大片的墓地, 刀剑与怪物的残骸随处可见, 可安原还是不想把笑面青江一个人埋在这里。

    那样……太孤单了。

    在收拾碎片、这个令人忍不住难过起来的过程中,安原脑子里有一个奇怪的念头突然跳出来:审神者对于刀剑来说,算不算是另外一种鞘呢?

    约束它们, 释放它们, 安抚它们, 是囚牢,也是归宿。

    出于这种想法,或许才是最后笑面青江会对她说那番话的原因。

    扪心自问,安原时羽不敢保证自己有没有拯救到对方,可是她希望自己的出现,能够给青江那像是泡在冰冷湖水的一生中,带来或多或少的温暖,哪怕只有一点点。

    这样,对他而言,或许就足够了。

    安原时羽怀揣着那个手帕和里面的东西,心不在焉地顺着内心的“线”缓缓地走着,脚下时不时会传来骨头和刀剑碎裂的脆响,周围阴风凄凄惨惨的的吹过,卷起地表上猩红的风沙奔向远方。

    当不知走了多久,又有新的大风刮过时,安原时羽下意识地顺着这阵打着旋儿的风沙方向看过去,眼睛不易察觉的顿时睁大了。

    湖泊。

    漆黑平静的湖泊。

    然而有一轮血月高悬在湖面上。

    不!那不是月亮,而是……!

    审神者猛地停下脚步,墨色的眼眸倒映出坐在湖中央的场景:无数外形完好的刀剑插在潮湿的泥土里,这个不足巴掌大的湖心岛上,满是寒光。

    但问题是,在这么多看似沉睡的刀剑之中,只有一个人站在那里。

    风吹动他金色的发饰流苏,牵动他眼底的笑意,原本深蓝色的宽大狩衣上布满了暗色的血迹和破损的裂口。

    按道理来说,他本该是生来就是如同皎月一般高洁的人物,却被拖入这阴恻恻地下坟场,守着同伴们的尸体,在这湖中的方寸之地了眺望远方。

    那个人注意到她的到来,缓缓地转过头看向她,似乎太久没有动弹过,以至于连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做得僵硬无比。

    然而在看清楚女孩子面容的那一瞬间,这位外表风光霁月的付丧神忽然欢喜的笑起来。

    “哈哈哈,你来啦。”

    面对这一幕,审神者目瞪口呆,大脑当机般的愣是说不出一个字。

    指引自己一路走来的那根“线”……指的不是长谷部他们!而是他!

    见她没有说话,三日月宗近微笑着停顿了几秒,又继续说道,“不过真是抱歉呢,至于小姑娘你是哪一位……老头子我已经记不清楚了。”

    “我甚至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听起来很逗吧,哈哈哈哈,但是是真的喔。”

    “……”

    安原时羽忽然泣不成声。

    无论是三日月宗近那看似轻松的笑,还是怀里沉甸甸的刀剑残骸,以至于脑海中潜藏的话语,在这一刻,如同风云浪卷般统统浮现起来。

    这些东西,终于使得她强忍许久的眼泪落了下来。

    她在这一刹那明白了当初长谷部对她意犹未尽的话,当时的他告诉自己,如果自己以后能来十三层,就要去做一件事。

    那会是什么事情呢?

    是同为付丧神的自己无法办到,只有她才能成功的事情。

    ——压切长谷部希望她能去救一个人。

    隐隐约约的灵力之线,下属曾经的欲言又止,再加上眼前此人疲惫中掺杂喜悦的笑容……太重了。

    真的,都太重了。

    轰隆隆——

    这应该只是河水拍打岸边的声音……不对!太近了!

    她猛地睁开眼睛,脸色唰的一下变白了。

    “糟了!”萤丸只来得及说出这个词,就被宗三给抱起来了!

    ——真的是抱起来!公主抱的那种!

    但是在场之人没有时间去责怪宗三的行为,因为裹挟泥沙的浑浊河水顿时冲进来了!而站在山洞门口的二人,自然是首当其冲!

    “这是!”加州清光大惊失色,一把抓住猝不及防就要被冲走的审神者手腕,“发洪水了吗?!”

    “咳咳!快被呛死了……”

    被突如其来的大浪给拍了一脸的安原咳嗽着从水中爬起来,内心十分感谢清光小天使——要不是他刚才及时拉住了自己,鬼才知道自己要被冲到哪里去。

    也许跟长时间暴雨有关系,此时的河水来得迅猛至极,已经灌到大家的膝盖那么高了。

    “按道理不会这样的啊!”宗三抱着一脸无语的萤丸,毫不掩饰自己的焦虑,“正常来说,至少得连下一个晚上的暴雨,水量才会像这样淹上来呀!”

    可他们在这里坐了还没有半个小时!

    而窝在清瘦高挑的宗三左文字怀中的小公举萤丸,则是抱着自己的大太刀,恹恹的反问道,“大灾变之后,这个世界哪里还正常了?”

    这话很有道理,宗三无言以对。

    他之所以在第一时间抱起萤丸,是因为萤丸体内的那些萤火虫。那些小东西要是碰到水的话,可就撑不起来大太刀剩下的身体了。审神者距离他有四五步远,再加上清光一直在就近保护她,所以这种时候,宗三也就下意识的选择保护好怕水的同伴了。

    河水涨势迅猛,加州清光开口道:“现在我们怎么办?”

    三个人此时都站了起来,不仅仅是因为河水淹没了地面的位置,更多的是因为在刚才那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水线都快漫上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