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0|温柔乡苦欲守金身
    ♂!

    那少年一怔, 道:“为什么?”

    谢怜在脑海中回放起了他方才斩杀鄙奴的一招一式,随手比划几式,道:“你没有试过用刀吧?你使剑, 剑风诡谲, 虽然快且狠绝, 但仿佛有些束手束脚, 施展不开。看小说到网没用过刀的话,下次不如试试, 我想,威力也许会更强。”

    他每每看到人出手有精彩之处, 都忍不住想交流几句, 并非指手画脚, 而是满怀兴趣地想与对方积极探讨。他总是一眼知其然, 却一时说不出所以然, 只是感觉一定就是那样的,旁人大多是尊他身份就听听, 心下极少有真心去想他说得有没有道理的,这少年却是听得认真,似在思索, 不时也看看手中剑刃。说了几句, 忽然四野漆黑的森林又是一阵悉悉索索之声,仿佛有什么东西快速爬过, 谢怜马上记起此刻仍处于危机四伏中, 这兴致来得有些不合时宜, 立即收神正色:“这山上不知还有没有其余邪物,须得彻底清理一番。”

    那少年用力点头,双手把手中铁剑奉上,谢怜摇摇头,道:“你护住自己即可。你适才不走,现下也没法走了。我尽力护你,你也千万警惕。”

    这时,又见草丛颤动,什么东西飞速蹿过,谢怜甩手便是一掌,击个正着,那东西“嗷”的一声惨叫,不动了。谢怜闻到一阵血腥味,不由奇怪:若是鄙奴,它们被打爆后流出来的都是黏糊糊的□□,粘性极大,不会散发出这种血腥味,于是上前查看。拨开草丛,里面果然是一只大头鄙奴,已被他一掌打得四分五裂,但散发血腥味的却不是它,而是它口里叼着的东西——一片带着长发的碎头皮!

    鄙奴以啃食残渣为生,看样子,已经有活人遇害了。它一路爬来,有点点血迹滴在草丛上,谢怜立即顺着这血迹往前走,那少年士兵紧跟着他。越往前走,血迹越浓密,血腥气也越重,不久,听到一阵有气无力的哭声。

    那小兵举剑挡到谢怜身前,谢怜却一把将他拉到身后。转过一片开花的灌木,一个半大的山洞呈现二人眼前。

    这山洞大概原本是一些人的暂栖之地,现在,却尸横满地,二三十只鄙奴扒着地上尸体,啃得正欢。还有五六只,正围着地上一个少女。那少女神情痛苦,被开膛剖腹,内脏流了一地,人却还是活的。她似乎方才还在简单梳妆,鬓边戴了多鲜红的花,鲜红的血衬着她鬓边鲜红的花,格外残忍。

    而那群鄙奴,正在舔舐她的热气腾腾的内脏,准备下口开啃,忽听有人靠近,齐刷刷回头,朝这边扑来。谢怜眼珠也不转一下,一掌劈了,尽数打死,立即检查尸体。这些尸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皆是灰头土脸,一身朴实布衣,无疑都是永安平民,谢怜不由心惊。

    他以为这山里突然出现的妖魔鬼怪,都是那诡异的白衣人招来的。那白衣人救走了郎英,多半和他是一伙的,可为何这些鄙奴却会以永安平民为食?非人之物不会无缘无故和人结盟的,莫非,这就是郎英的交换条件?以追随自己的人的性命为筹码?!

    那少女又痛又恐惧,口吐鲜血,呜呜咽咽道:“不要杀我,我没干过坏事,不要杀我!”

    谢怜情不自禁想起了那天死在城墙下的一家三口,他们又何曾干过什么坏事?俯身,语气愈加柔和,道:“不要害怕。没事,我是来救你的。”

    那小兵却拔剑指着那少女,道:“殿下,当心是深山妖精。”

    谢怜自然知道有这种可能,而且可能性极大,但他斟酌过后,还是觉得不能不管,谨慎就好。他给那少女把脉片刻,翻看了她的掌纹和指纹,迅速确定她是活人,并且不曾练过,手无缚鸡之力,这便立刻开始救治,从袖中取出药瓶,拧开塞子,一缕淡淡的浅白色烟气弥漫而过,气味清香。

    这药非但能缓各种异毒的一时之症,对伤口也有奇效,谢怜毫不吝惜灵药,一瓶全给她用完了,道:“好点了吗?”

    那少女伤势极重,惨不忍睹,吸入那阵烟气后,脸也恢复了一点血色,虚弱地点了点头。谢怜道:“你们是永安人吗?怎么会这样?”

    那少女哭道:“是,我是。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本来,嘶,本来好好的,突然之间,我爹死了,我哥哥也死了,呜呜呜……”

    谢怜轻轻拍了拍她的肩,道:“凶手是谁?是什么东西?”

    那少女哽咽道:“就是……就是……就是你啊!”

    她说到最后一句,突然脸露狞色,两只眼睛精光暴涨,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了谢怜!

    那少年士兵一直在旁警惕,反应奇快,一剑刺向她背心。那少女本已身负重伤,被他刺中,绝对是活不成了,然而,她却欢快地大笑起来,死死搂住谢怜,就是不放开,维持着这个姿势,气绝身亡。她搂得太紧,那少年士兵好容易才把她的尸体拖出来,道:“殿下!你怎样?”

    谢怜也本以为这少女最后是想偷袭。可她并未身怀利器,连撕咬也没有,只是紧紧拥抱着他,仿佛这样就满足了,至死也没有放开。他迷茫道:“我没怎么样,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