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8|平永安太子上战场
    ♂!

    他身后的风信和慕情皆是一惊, 道:“殿下!”抢出去护在他身侧左右。爱玩爱看就来网 然而,整条神武大街上的百姓们却都已经看到了出现在正前方大街中央的白衣少年。游|行队伍混乱了一阵,重组了。上千人层层叠叠地包围了谢怜, 第一个人不敢确定地道:“您是……您是太子殿下吗?”

    第二个人迟疑:“不是说太子殿下飞升了吗?不是凡人了, 那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第三个人高声道:“是他!三年前上元祭天游的时候, 我亲眼见过的, 是太子殿下!”

    越来越多的人认出了他们日夜供奉的那位武神,谢怜缓缓地道:“是我。我回来了!”

    于是, 人们疯狂了。

    “天神降世!”

    “天神下凡了!”

    “一定是因为不忍见我们再这样受贼子欺辱了,殿下才下来的!”

    于是, 立即有人满怀希望地追问:“太子殿下, 您会带领我们打败永安人吗?一定会吧?”

    顿了片刻, 谢怜道:“我回来, 是为保护仙乐国, 保护我的子民们。”

    他身旁的风信和慕情把这句话听在耳中,都不敢确定到底是什么意思, 然而,热血上头的国民们却一厢情愿地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

    谢怜握紧了拳,心跳越来越厉害, 道:“相信我!你们的信奉, 会给我更强的力量,我将誓死保仙乐, 护苍生。请你们相信我!”

    百姓热烈欢呼, 一圈一圈地朝中心的谢怜拜服下去, 道:“誓死追随您!追随殿下!”

    “保卫仙乐!”

    皇城百姓听说了“天神下凡”之说,全都从大街小巷涌了出来,只为一睹这百年不遇的奇迹,甚至闻讯赶来的皇城卫兵也不敢放肆,加入了拜服之列。三人被夹在大街中央寸步难行,风信和慕情不得不勉力维持秩序,喝道:“不要挤,都不要挤!”然而,并没有多大作用,谁都想挤到最靠近太子殿下的地方,用手摸一摸这位从天上来的神人的衣角,就仿佛给整个人都开了光。最终,惊动了皇宫中的国主,派出几名将军,带着全副武装的士兵出来,这才驱散了狂热的人群。

    在留下一地杂乱脚印和飞扬尘土的地面上,谢怜看到了一样东西。他走近前去,俯身采起。那是一朵花,被多人践踏,几乎碾成了泥土色。只有几片残留的花瓣,看得到一点原先的洁白,淡淡的清香,不一会儿便散去了。

    想通了一些事后,这次谢怜再回皇宫,对国主的态度软和了许多。于是,国主对他的颜色也缓和了许多,父子二人算是暂时达成和平。而国师似乎早就料到了谢怜会下来,什么也没说。

    一国一心,所有人都听国主的,这是理所当然的事。然而,真正坐下来参与的时候,谢怜才切身地体会到了国主的压力。一朝之臣,居然还会分许多小派别。每一派各有各的打算,针对一件大事到底该如何决断,可以争论不休七天。都说自己是为国为民,实际上心里却不一定是这么想的。

    对于驻扎在城外,正式打算分庭抗礼的永安人,仙乐国内的意见迟迟不能统一。有人主张直接派军剿灭,由头不够就编几个多扣几个罪名,有人则不然。永安之乱,起始于天灾,爆发于**,那摔死在皇城门口的一家三口真是个再坏不过的引子了,如果不是那个砍断绳子的将军已经被郎英徒手捏断了脖子,他回来也是要重重受罚的。说的难听些,就算内里再复杂,表面上看上去就是官逼民反,这种情况下,若派军剿灭,非仁义之师。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一旦留下了残暴的名声,非但不能服民,还恐附近其他国家趁机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生事。况且,这群永安人现在窝在山林野外,没粮没兵器,能闹多久?

    最终占上风的,是第二种主张:如果永安人胆敢来犯,来一次杀一次;不来犯,就让他们自生自灭,根本不必仙乐耗费一兵一卒,打着打着自己就会消耗殆尽的。

    作为武神,谢怜下凡,自然必须要在战场上发挥作用。于是,军中少不得要大力鼓吹:有太子殿下在的一方,就是正义之方,有太子殿下在的军队,就是神之军团!

    一时之间,全国大量青年男子踊跃参军,仙乐**队人数短短几月之内翻倍暴涨。动静如此之大,永安那边似乎也得到了消息。原本他们活动还算频繁,一小撮一小撮的,忽然之间却哑了声息,仿佛有所忌惮,正在暗中蓄力,搞得仙乐这边的将士也十分紧张,不遗余力地对谢怜描述“每次那个总是冲在最前方的郎英”有多可怕。听到这个名字,想起那日所见的小儿尸体,谢怜总会微觉心情复杂。

    两个月后,沉住了一段时间气的永安人终于再次攻击。

    这一场,谢怜只带了一柄轻剑上阵,连盔甲也没穿。半个时辰不到,战斗结束了。

    铺天盖地的血腥之气中,残余的永安战士丢盔弃甲,狂奔撤离。仙乐国的士兵们根本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四下已尽数都是倒地的身影,没有一个敌人还能站立。半晌,他们才确认了己方压倒性的胜利,跳了起来,举剑向天,尽情呐喊。

    当晚,仙乐将士们在城楼上开了一场庆功宴。

    士兵们许久不曾如此扬眉吐气了,欢呼雀跃,举杯赞美太子殿下。谢怜却推了所有的酒,一个人到城楼角落边上吹夜风清醒去了。他分明一杯酒也没喝,却能感觉到脸热心烧,满面潮红,手指尖还在微微发抖。

    这是谢怜生平第一次杀人。第一次,他就杀了上千人。

    蝼蚁。

    脑海里,反复出现这两个字。在他的力量前凡人不堪一击,甚至没有人能承受住他轻轻的一握。夺走他人的生命是如此的轻而易举,使得他在挥剑之间,简直要丧失了敬畏之心。

    谢怜靠在女墙边,深吸了几口气,出神地凝望远方山坳里的点点火光。不久,两道脚步声靠近。

    不用回头,他也知道是谁来了,谢怜道:“你们不去喝点酒庆祝一下吗?”

    慕情哼道:“有什么好喝的,形势又不乐观。”

    闻言,谢怜转身,道:“你们也看出来了吗?”

    是真的不太乐观。虽然这一场是打赢了,但这次攻击,却比永安人以往的任何一次攻击都要强劲。

    不光人数更多了,他们的阵型、兵器、调度,全都有了质的飞跃。甚至不少人都配备了盔甲。虽然简陋寒碜,但已俨然是一支正规军队的规模了。难以想象,这其实是一群草根泥腿子。

    慕情道:“极端艰苦的环境,的确是会使人飞速成长。但再怎么艰难困苦,也不会凭空生出物资来。事情不对劲。”

    风信则说得更直接,简洁地道:“他们肯定有外援了。”

    谢怜点了点头。慕情道:“我不相信这些将士也没人看出来,但是他们还是照样庆祝,无非是因为这边有你,他们觉得必胜无疑。”

    谢怜道:“我来的第一场仗打赢了,他们高兴一下也是好的,就当是鼓舞士气了。”

    风信迟疑了一下,还是道:“殿下,你脸色不太好。你是不是还在降雨?”

    谢怜道:“嗯。”

    慕情一脸并不意外的不认可,道:“现在降雨已经没用了,那才是一个无底洞。殿下,就算永安的旱情真的能彻底缓解,城外这群人恐怕也不会撤退的。”

    谢怜道:“我知道。可我去降雨,不是为了让这群人撤退,而是为了不让那些还留在永安的人渴死。而这,就是我本来的目的,不会因为任何事情改变。”

    风信还是不太放心,道:“你撑得住吗?”

    谢怜拍拍他的肩,道:“撑得住。放心。我有八千宫观呢。不过。”

    他另一只手揽住了慕情的肩,叹道:“今天还好有你们两个帮忙,多谢你们陪着我。”

    今日战场之上,他这两位侍从也不比他轻松,满身血污。风信道:“这话就不必再说了。”慕情则是含糊地“唔”了一声。谢怜手上微一用力,拉近了三个人之间的关系,由衷地道:“不光今天,一直以来都多谢了,你们两个。我觉得我们三个人并肩作战的样子,可以流芳百世了。”

    “……”

    风信哈哈大笑。慕情则有点郁闷地道:“我发现你总是能把一些很……的话理直气壮地讲出来。罢了。”

    谢怜也笑了。没笑多久,突然神色一凛,道:“谁?!”

    “铮”的一声,谢怜长剑出鞘。他轻轻一挑,将一道黑影从女墙边的角落里挑了出来。

    那人躲在这里多时,竟是屏息凝神,未被觉察。谢怜本来只是想以剑尖将他悬起来吓上一吓,谁知他今日在战场上杀得狠了,手臂一直有些微微颤抖,出手有些失了轻重,这一挑没挑稳,直接把那人掀出了墙,月光下,半空中,三人都看清了这人身穿己方士兵衣物,身形像是个十五六的少年,然后就掉了下去,消失了。

    眼看着一人要摔到城楼下了,谢怜心道不好,跃了出去。他足尖勾住女墙边缘,身子倒垂,迅捷无伦地伸手一拉,将那少年拉住了。那少年士兵悬在半空中,抬头上望。谢怜看到他的脸,双目微睁。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