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8|平永安太子上战场
    ♂!

    他身后的风信和慕情皆是一惊, 道:“殿下!”抢出去护在他身侧左右。爱玩爱看就来网 然而,整条神武大街上的百姓们却都已经看到了出现在正前方大街中央的白衣少年。游|行队伍混乱了一阵,重组了。上千人层层叠叠地包围了谢怜, 第一个人不敢确定地道:“您是……您是太子殿下吗?”

    第二个人迟疑:“不是说太子殿下飞升了吗?不是凡人了, 那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第三个人高声道:“是他!三年前上元祭天游的时候, 我亲眼见过的, 是太子殿下!”

    越来越多的人认出了他们日夜供奉的那位武神,谢怜缓缓地道:“是我。我回来了!”

    于是, 人们疯狂了。

    “天神降世!”

    “天神下凡了!”

    “一定是因为不忍见我们再这样受贼子欺辱了,殿下才下来的!”

    于是, 立即有人满怀希望地追问:“太子殿下, 您会带领我们打败永安人吗?一定会吧?”

    顿了片刻, 谢怜道:“我回来, 是为保护仙乐国, 保护我的子民们。”

    他身旁的风信和慕情把这句话听在耳中,都不敢确定到底是什么意思, 然而,热血上头的国民们却一厢情愿地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

    谢怜握紧了拳,心跳越来越厉害, 道:“相信我!你们的信奉, 会给我更强的力量,我将誓死保仙乐, 护苍生。请你们相信我!”

    百姓热烈欢呼, 一圈一圈地朝中心的谢怜拜服下去, 道:“誓死追随您!追随殿下!”

    “保卫仙乐!”

    皇城百姓听说了“天神下凡”之说,全都从大街小巷涌了出来,只为一睹这百年不遇的奇迹,甚至闻讯赶来的皇城卫兵也不敢放肆,加入了拜服之列。三人被夹在大街中央寸步难行,风信和慕情不得不勉力维持秩序,喝道:“不要挤,都不要挤!”然而,并没有多大作用,谁都想挤到最靠近太子殿下的地方,用手摸一摸这位从天上来的神人的衣角,就仿佛给整个人都开了光。最终,惊动了皇宫中的国主,派出几名将军,带着全副武装的士兵出来,这才驱散了狂热的人群。

    在留下一地杂乱脚印和飞扬尘土的地面上,谢怜看到了一样东西。他走近前去,俯身采起。那是一朵花,被多人践踏,几乎碾成了泥土色。只有几片残留的花瓣,看得到一点原先的洁白,淡淡的清香,不一会儿便散去了。

    想通了一些事后,这次谢怜再回皇宫,对国主的态度软和了许多。于是,国主对他的颜色也缓和了许多,父子二人算是暂时达成和平。而国师似乎早就料到了谢怜会下来,什么也没说。

    一国一心,所有人都听国主的,这是理所当然的事。然而,真正坐下来参与的时候,谢怜才切身地体会到了国主的压力。一朝之臣,居然还会分许多小派别。每一派各有各的打算,针对一件大事到底该如何决断,可以争论不休七天。都说自己是为国为民,实际上心里却不一定是这么想的。

    对于驻扎在城外,正式打算分庭抗礼的永安人,仙乐国内的意见迟迟不能统一。有人主张直接派军剿灭,由头不够就编几个多扣几个罪名,有人则不然。永安之乱,起始于天灾,爆发于**,那摔死在皇城门口的一家三口真是个再坏不过的引子了,如果不是那个砍断绳子的将军已经被郎英徒手捏断了脖子,他回来也是要重重受罚的。说的难听些,就算内里再复杂,表面上看上去就是官逼民反,这种情况下,若派军剿灭,非仁义之师。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一旦留下了残暴的名声,非但不能服民,还恐附近其他国家趁机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生事。况且,这群永安人现在窝在山林野外,没粮没兵器,能闹多久?

    最终占上风的,是第二种主张:如果永安人胆敢来犯,来一次杀一次;不来犯,就让他们自生自灭,根本不必仙乐耗费一兵一卒,打着打着自己就会消耗殆尽的。

    作为武神,谢怜下凡,自然必须要在战场上发挥作用。于是,军中少不得要大力鼓吹:有太子殿下在的一方,就是正义之方,有太子殿下在的军队,就是神之军团!

    一时之间,全国大量青年男子踊跃参军,仙乐**队人数短短几月之内翻倍暴涨。动静如此之大,永安那边似乎也得到了消息。原本他们活动还算频繁,一小撮一小撮的,忽然之间却哑了声息,仿佛有所忌惮,正在暗中蓄力,搞得仙乐这边的将士也十分紧张,不遗余力地对谢怜描述“每次那个总是冲在最前方的郎英”有多可怕。听到这个名字,想起那日所见的小儿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