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7|仙乐乱太子返人间
    ♂!

    以永安这种流离失所的灾民之众, 想要对抗仙乐皇城军队,无异于以卵击石,螳臂当车。就爱上网

    然而, 无路可退之人, 就是有着以卵击石和螳臂当车的勇气。一场骚乱后, 几万永安人终于离开了城门, 撤出一段距离,换了个地方安营扎寨。

    他们就是不肯走。走在路上说不定也要死, 在这里耗着大概也是死,有什么区别?凭借之前国主发放的水粮, 野外的树皮、野草、菜根、虫蛇鼠蚁, 以及积压了多日的怨气和不甘, 这些人以超乎想象的顽强生命力, 硬是死死地扛着。几天后, 匆匆凑出来的千余人,仗着些锄头、石头、树枝, 杀回来打了一场。

    虽然这一场打得是乱七八糟,输得是一败涂地,一千多人里死伤过半, 但也不是一无所获。郎英一个人冲进了城楼, 扛了几大袋米粮和几捆兵器回去,反而激起了这群亡命之徒的斗志。

    此时, 他们的性质更接近于强盗。一次, 两次, 三次。仙乐的士兵们发现,他们在迅速进步。

    原先毫无经验的散乱袭击者渐渐摸索出了规律,来的人一次比一次更为棘手,回去的人则一次比一次多,还有源源不绝的新一波灾民涌来,壮大他们的队伍。

    在这样荒谬的战斗持续了五六场后,谢怜再也无法作壁上观了。

    他离开仙京多日,这次一回来,闷声不响,直奔神武殿。闯进去时,君吾坐在上首,一众神官都在俯首听命。谢怜单刀直入,开口道:“帝君,我要回人间去了。”

    众神官皆是一惊,随即掩口不语。君吾思忖片刻,从宝座上站起身来,道:“仙乐,我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你先冷静。”

    谢怜道:“帝君,我非是询问,而是告知。我的子民正陷于水深火热之中,请恕我冷静不能。”

    君吾道:“世事自有定数。你这一下去,便是犯禁了。”

    谢怜道:“犯禁便犯禁!”

    闻言,众神官神色微变。还真是从没有哪位神官理直气壮地喊这句话,就是君吾再青睐这位年纪轻轻便飞升的仙乐太子,他也有些过于大胆了。谢怜欠身俯首,道:“请您网开一面,给我一点时间。既已开战,死伤无可避免。但如果我能平定这场战事,让最少的人死去,我一定自愿回来请罪,届时任由您处置。无论是将我压在山下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我绝不后悔。”

    说完,他维持着俯首的姿势,向殿外退去。君吾道:“仙乐!”

    谢怜足下一顿。君吾望他,叹道:“你救不了所有人的。”

    谢怜缓缓直起身子,道:“能不能救得了所有人,我要试过,才知道答案。就算天说我一定要死,把那剑不将我穿心而过,我就还会活着!”

    这一次回到人间,和以往每一次都不一样。谢怜觉得有什么东西被抛下了。有些轻松,又有些沉重。第一步,他先迫不及待地回了皇宫。国主与皇后在御书房后低声说话,他来到门外,先略略紧张了片刻,然后平定心情,掀起帘子,走了进去,道:“父皇。”

    国主与皇后双双回头,皆是怔忪。还是皇后先站起身来,大喜道:“皇儿!”

    她伸出双手迎过来,谢怜扶住了她。笑意尚未退去,却见国主突然把脸一沉,道:“你干什么下来了!”

    谢怜嘴边笑容一僵。之前在皇宫听到父母背后对话,谢怜觉得,他父亲还是想他的,并不像他以前看上去的那般对自己有意见。本以为多少会表现出一些高兴,那样的话,自己也一定会软和态度,谁知国主却如此反应,他气也上来了,肃然道:“我为什么下来,还不都是因为您?永安有今日之乱,您扪心自问,是不是也有一定责任?”

    国主神色大变,厉声道:“你管这些做什么?这是你该对我说的话?!”

    他连自称也不注意了。皇后垂泪道:“都这样了,你们干什么还要吵?”

    谢怜道:“不是吵。就算您是国主,是父亲,但您若是有责任,我有什么不能说的?为何不尽力赈灾?就算赈灾银被层层吞了,为何不整治贪官污吏?若是您雷厉风行,抓一个办一个,还有哪条蛀虫敢贪,难道情况会不比现在好?”

    国主额头青筋暴起,拍桌道:“住口!无知小儿,你当国库是无底洞,有多少缺口填多少?还抓一个办一个,要是这么容易,为君的一声令下就能立竿见影雷厉风行,何以历朝历代贪官污吏从来没有根绝过?你懂什么,跟我来谈治国!”

    谢怜道:“好,我是不懂。那就算皇城没有灾民的容身之处了,您为何不多给这些灾民一些盘缠,好生安抚,派军队护送他们东迁?”

    国主指天道:“滚。快滚!滚回你天上去!看了你就烦!不准再出现!”

    谢怜满心热血下来,见了父母第一面,却是听到父亲让自己滚回天上去,一声不吭,对他一躬身,退下了。皇后追出来拉住他,道:“皇儿啊!”

    谢怜道:“母后,您别担心,我只是去王都走走,看看现在的情形。”

    皇后摇了摇头,道:“我不懂这些国家大事,但我懂你父皇,他是怎样做国主,这么多年来,我是看得到的。你可以心底觉得他做得不好,有时候我也觉得,我只是不说罢了。但你当面说他不用心,诛心了。”

    谢怜欲言又止。皇后道:“你虽为太子,却没做过国主。治国不同于你修道。你刚入皇极观的时候,国师说过,修道只在乎本心,是这么说的吧?可是,世上很多别的事,只有用心也没用。你还得有能力,不光你要有能力,你手下的一批人,都得有能力,还得和你是一条心。”

    谢怜默然不语。良久,他道:“国库当真空虚得厉害?我不需要庙宇的,让他不要修那么多,那些金像,全都推了吧。”

    皇后无奈道:“你这孩子,修庙固然有你父皇的私心,想要给你好的,想你在天上好。可是,你知道,八千宫观里,真正是你父皇修的有多少吗?你不知道吧。”

    谢怜当真不知。他想了想,道:“……一半?”

    皇后道:“真要是你父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