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5|闭城门永安绝生机
    ♂!

    慕情道:“殿下, 你怎么一去就是这么多天?”

    谢怜一怔,道:“我离开了很久吗?”

    去去来来,上天下地, 兜起湖水, 登云化雨, 日夜不分, 早就已经耗了许多时日,而他却浑然不觉。慕情道:“好些天了!太子殿这边信徒的祈愿都积压成山了。”

    这时, 谢怜感觉雨丝弱了,伸出手去, 道:“我不是交代过, 让你们先紧着要紧的处理一下吗?”

    慕情道:“能处理的我们自然都处理了, 可……可还有很多祈愿, 都是我们没资格越级代劳的。所以我之前才让殿下你不要压太久, 快些回来。”

    他话说完,雨也停了。这一场雨持续的时间竟比谢怜想象的还要短, 他不禁心下凝重。半空中乌云微微散去,悠悠落下一个竹青色的斗笠,谢怜伸出双手接了, 道:“可你看这情形, 我这边也抽不开身。”

    慕情蹙眉:“殿下,你借到了雨师的法宝?这是从哪儿搬来的水?”

    谢怜道:“南方雨师国。”

    慕情道:“那么远?这搬一次要你多少法力?而且每次降雨范围小, 还不持久, 这么耗下去, 你还怎么应付太子殿信徒的祈愿?”

    不消他说,谢怜也清楚。他是武神,太子殿的信徒是他的立殿之本、法力源泉。此举无异于舍本逐异,一不小心,恐怕两头都顾不好,但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

    谢怜道:“我知。但再这样下去,如果永安那边有动|乱爆发,太子殿也迟早会被波及的。”

    慕情却道:“已经快要爆发了!”

    谢怜一惊:“什么?”

    听了慕情通报,他迅速回到仙乐皇城。来到神武大街,刚好遇上一群皇家士兵,全副武装,正手持利器,押着一众衣衫褴褛、头手带枷的汉子走来。大街两侧都是百姓,个个脸上群情激愤。风信手挽黑弓,严阵以待,似乎在防着两边百姓暴|动。谢怜喝道:“风信!这押的是何人?所犯何事?去往哪里?”

    风信听到他声音,大步踏来,道:“殿下!这些都是永安人。”

    那一列汉子个个高瘦高瘦,肤色微深,有几十之众。押送他们的士兵后面还跟着几个老头,以及一些神色惶恐的妇女和小孩。谢怜道:“这后面也全都是?”

    慕情道:“全都是。”

    原来,这几个月来永安大旱,原先定居永安的人陆陆续续逃难来到东边。几十一群时还不明显,但前前后后,至今已经来了五百多人。这五百多人聚集到一起,黑压压的人头,那就很可观了。

    这群永安人人生地不熟,一无所有,操着一开口就暴露无遗的外地口音,来到一个陌生而繁华的城池,自然要抱作一团相互取暖,因此,他们在仙乐皇城到处找,终于找到了一块无人居住的绿地,大喜过望,在此处搭起了棚屋,作为歇脚之处。

    不巧就在,这块绿地虽然的确无人居住,可却是皇城人士心头的一片白月光。仙乐人惯于享受和欣赏,皇城中人为其中之尤,许多百姓闲来无事就到那块绿地去散步,跳舞,练剑,吟诗,作画,聚会。而永安,坐落在仙乐之西,土地贫瘠,本来就穷,百姓的脾性和风俗也和仙乐之东天差地别,对比他们,皇城百姓们往往更能深刻意识到自己方为正统的“仙乐人”。如今,往昔的风雅之地却被这么一大帮子难民占据,整天熬药、哭丧、洗衣、生火,臭烘烘的飘满了汗味和剩饭剩菜的味道,使许多附近的百姓不堪忍受,诸多抱怨。

    几个带头的年长永安老人倒是心里明白,也想迁往别处,但皇城原本就人口众多,往哪儿迁都挤满了人,找不到其他地方可以安置这么多人,更何况这五百多人里还有受伤生病的老弱妇孺,不宜频繁搬动,只好赔着小心,厚着脸皮,赖在这里不走。皇城百姓虽然不满,但毕竟同为一国之民,既是落难,暂且也忍了。

    听到这里,那列士兵押着几十个永安男子来到菜市场门口,喝令:“跪下!”

    那些永安男子个个脸上都是不服气,但刀架在脖子上,不跪也得跪。那些围观的皇城百姓见他们参差不齐地跪了,有的叹气,有的解气。谢怜道:“照你这么说,是两厢都在忍耐了,那今天这又是怎么回事?”

    风信和慕情都尚未答话,人群里有妇人哭天抢地道:“你们这群野蛮的贼!偷鸡摸狗还把我相公打成那样,爬都爬不起来,要是他有个什么万一,我跟你们拼命!”

    一旁数人忙着安慰她,还有人指责道:“背井离乡到了旁人地盘上,也不知道安分守己!”

    “是啊,到了别人家里,半点都不客气,偷东西啊!”

    一名戴枷的年轻人沉不住气了,辩解道:“早便说了根本不是我们偷的!先动手的也不是我们!而且我们这边也有人受伤……”一名老人喝止道:“别说了!”

    那年轻人愤愤住嘴。风信道:“皇城有个人丢了一条狗,因为以前有永安小孩儿饿极了偷人家的鸭子煮了吃,所以疑心这次也是被永安人捉去烧了吃了,跑到他们那边去问,一言不合,打起来了。”

    谢怜只觉不可理喻:“就因为一条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