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9|捞钱币莽将见太子
    ♂!

    “开——”

    伴随着一声中气充沛的长呼, 大红的锦缎落地。千人之众,登时爆发出直冲天际的欢呼。

    这是一尊黄金太子神像。一手仗剑,一手拈花, 意喻“坐拥灭世之力, 不失惜花之心”。神像面容轮廓柔美, 长眉秀目, 唇线姣好,嘴角微扬, 似笑非笑。说多情而不轻佻,道无情却不冷漠, 是个慈悲且俊美的面相。

    这是仙乐国土内, 整整第八千座太子殿。

    飞升三年, 八千座神殿。如此空前绝后的热烈崇拜追捧, 绝对是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但这第八千殿,也绝不是最华贵的太子神像。太苍山上, 太子殿下少年修行时居住的那一座山峰,如今已被命名为“太子峰”。就是在那里,建起了第一座仙乐宫。第一尊太子神像铸好后, 是由国主陛下亲自揭幕的。那一尊神像高达五丈, 工艺更为传神。通体由纯金打造,乃是货真价实的“金身”。

    仙乐宫内, 香客络绎不绝, 踏破门槛。殿前的香鼎长长短短插得爆满, 功德箱也比一般庙里的功德箱要更高、更大,因为如果不做得大一些,往往一天不到就被投满了供奉,后来的人就投不进去了。甫一入观,还有一泓清水池,也被丢满了钱币,波光粼粼下青光闪闪,池中的几只老乌龟每天都被石桥上香客的钱币敲打得缩在龟壳里不敢探出头来,道人们怎么劝阻游人都没用。宫观高大的红墙内种满梅花,树枝上绑着无数鲜红的祈福带,一片花海里,红带随风飘飘,一派繁华似锦。

    而大殿之内,谢怜正襟危坐在他的神像下方,俯瞰众人。无人看得见他,他却能坐看下方香客们议论纷纷:

    “这太子殿里怎么没有跪拜用的蒲团啊?”

    “是啊,观主也说不能跪,这都开观了,不能跪是怎么回事儿?”

    另一人道:“你们是头一回来仙乐宫吧。仙乐宫都是这样的,听说太子殿下飞升之后,托梦给许多庙祝、观主,说进他观的信徒不要跪。所以太子殿里都是没有跪拜之处的。”

    虽然旁人都看不见他,但谢怜还是点了点头。谁知,几人却笑道:“这是什么道理?神仙不就是拿来跪的?”

    谢怜噎了一下。又听有人附和:“是啊,一定要跪的,跪了才显得心诚嘛!”

    “就算没有蒲团也没关系,咱们跪在地上吧。”

    于是,一个率先跪了,立刻,四周的一大片都跟着在地上跪下了。成百上千的人挤在殿内殿外,对着神像,叩叩拜拜,此起彼伏,口中念念有词,默默许愿祈福。谢怜躲了开来,心道:“罢了,慢慢来。”

    下一刻,无数嘈杂的人声巨浪一般,从四面八方朝他打来。

    “求高中!高中!今年一定要高中!中了还愿!”

    “出行平安!”

    “我看中的姑娘都看中我师兄,请让他变丑一点,求您了。”

    “他妈的,我就不信我还生不出一个大胖小子!!!”

    ……求什么的都有,谢怜听得头大如斗,赶紧地比了个诀,将声音尽数隔绝。这边他耳中刚安静下来,只听一声大叫,一名黑衣人双手捂着耳朵从殿后奔出,咆哮道:“这都是些什么鬼!!!”

    谢怜吁了口气,拍拍他的肩,笑道:“风信,辛苦你了。”

    仙乐宫香火如此旺盛,谢怜每天能听到的祈愿何止上千。一开始,他还凭着一股新奇劲儿猛冲,事无巨细,亲力亲为,后来实在是祈福的人太多了,就划一部分丢给风信和慕情。哪些是他职责范围内的,哪些是可以忽略的,两人过完一遍,再筛出需要重视的交给他。

    慕情过完了就上报给他,不怎么抱怨,风信却总是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就爱瞎求一气,连房|事和谐这种也到武神的殿里来求。谢怜是武神,哪里能管这种事?长此以往,还弄得其他神官也颇有意见。

    风信捂着耳朵的手迟迟不能放下,虽然捂耳朵其实并没有用。他道:“殿下,你为什么这么多女信徒!”

    谢怜双手笼袖,坐在缭绕的香云里,道:“女信徒多不好吗?美人如云,赏心悦目。”

    风信悚然:“一点都不好,女信徒好像整天除了求长得好嫁得好生儿子就没别的愿望了,没个正经的,我看了她们就脑壳疼!”

    谢怜莞尔,正要接话,突然,人群一阵骚动。二人朝殿外望去。只听有人压着声音道:“小镜王来了,快走快走!小镜王来了!”

    一听“小镜王”三个字,众人皆是大惊失色,作鸟兽散。瞬息之间,原本在参拜神像的香客都逃得七七八八了。须臾,一名身着披风、仪容华贵的锦衣少年,双手捧着一盏琉璃宝灯,迈过门槛,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不看那双眼睛,这少年容貌倒是与谢怜有三四分相似,而看了那双眼睛,就觉得这少年太过张扬明丽,不是戚容又是谁?

    如今戚容也有十七八岁了,长开了脸,沉住了气,也算有几分贵族男子的风采。他进了门,却不许手下随从进来。他双手捧着那盏灯,迈入殿中,在干净的地面跪了,将灯举过头顶,庄重地拜了几拜。谢怜和风信对望一眼,风信不耐烦地砸了砸嘴,谢怜却是无可奈何。

    三年前,谢怜离开皇城外出云游时,戚容尚在禁闭,归来后,也没来得及见这个表弟一眼,当晚就在睡梦中飞了。这三年之内,谢怜给父母、国师等人托了不少梦,也给戚容托过一次,告诫他从今往后须得与人为善,收敛性子,不可胡来。于是,戚容十分积极地到处参与修建宫观庙宇,捐赠功德,供奉灯盏,虽然一派虔诚,但据风信所言,依旧时不时会惹些麻烦。

    戚容拜完了,有点抱怨地道:“太子表哥,这是我给你供的第五百盏灯了,弟弟对你这么忠心,你什么时候来见见我?再给我托个梦也行啊。”

    他浑然不觉风信就站在他旁边,对谢怜道:“你千万别理他。非重大事端,神官不可私自显灵。”

    谢怜道:“我自然知道。”

    戚容托着那盏灯,站起身来,拿过一只笔,低头在灯上写起字来。风信瞟了一眼,对谢怜道:“放心吧,不是祈求某某人全家砍头。”

    谢怜噗的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再看一笔一划写字的戚容,不禁想起,戚容刚随母亲回家的时候,有一次,一众王公贵族结伴上太苍山祈福。戚容的母亲是私|奔后逃回去的,不敢出来见人,但也想给儿子祈福,让他长长见识,不可整日与自己窝在一处,便拜托皇后捎上了戚容。

    虽然已是尽量低调了,可他母子二人的事早已传遍皇城,有哪个还不知道?因此,路上的贵族子弟都自觉地将戚容排除在外,不与他说话玩耍。谢怜看到秋千上去玩儿,所有的同龄孩子都跟他一道玩儿,轮流帮太子殿下推秋千。谢怜荡到最高处的时候,无意间低头,就看到戚容躲在他母后身后,羡慕地仰望着他。

    到了神武殿,大人们供完灯,先一步与国师们求签、解签、对谈去了,留下一群孩子在神武殿里供小灯玩儿。那些灯盏精致漂亮,戚容第一次见皇后,不知皇后已经帮他母子供了一盏,也想供灯祈福,而他年纪小,懂得不多,又是到处问人该怎么写祝愿母亲的祈福词。与戚容同族的几个孩子平时在家中就很讨厌他,觉得他们母子给自家丢脸了,于是骗他乱写。谢怜写完了自己那盏灯,放下笔,听到有人嘻嘻哈哈,回头一看,就见戚容沾了一手墨水,宝贝一样地抱着一盏灯,满脸笑容地正准备供起来。而那一盏灯上,歪歪扭扭写着“愿与母早日归天戚容”九个字。

    谢怜那时候也不大,当场便发了一阵火,把所有贵族少年都吓得跪地不敢说话。发完火,谢怜重新给戚容写了一盏灯,后来下山时,他又去玩儿秋千,这一次,戚容从皇后身后跑了出来,主动给他推秋千,推得特别卖力。再后来,就整天都跟在他身后晃了。

    必须承认,曾经的戚容还算是个比较正常的人,他母亲没去世的时候尤为正常,也不知是怎么变成后来那样飞扬跋扈暴躁如狂的德性的。也不知这三年里,长进了没有。正想着,戚容供完了灯,退出殿去。谁知退着退着,却撞到了身后一人,戚容猛地转身,看都不看就骂开了:“什么玩意儿?你瞎了眼不知道让开?”

    这一张嘴,谢怜和风信双双捂住额头,心道:“没变。还是原来那个样!”

    站在戚容身后的,是一个衣衫褴褛的青年,背着一卷简易的行囊,风尘仆仆,一双草鞋几乎磨得没底没边了。不过,虽然这青年面色憔悴,嘴唇干枯,颧骨微微下陷,五官却十分端朗,且瘦而不弱,目光炯炯,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戚容道:“这是仙乐宫,太子殿!”

    那人喃喃道:“太子殿?太子?这里就是皇宫吗?”看到殿内神像,被那黄金映得面色发金,他又问道,“这是金子吗?”

    一旁有侍从上前来,道:“当然是金子了。太子殿是太子神殿!你连这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哪里来的野人?”

    那人不答,道:“那皇宫在哪里?”

    戚容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对方道:“我要去皇宫,见国主陛下。”

    戚容和几个侍从都笑了起来,脸带轻蔑之色,道:“哪里来的乡巴佬,你想去皇宫干什么啊?到了也不会放你进去的!”

    那人木然道:“我试试。”

    戚容哈哈大笑,道:“那你就去试试吧!”说着故意给他指了反方向,那人又背了背行囊,转身朝观外走去,走到石桥上,忽然驻足下望。

    透过清澈的池水,能看到池底沉着一层又一层的钱币。下一刻,这青年便翻过了桥栏,跳下了水池。

    他跳进水池后,弯腰一把接一把地把池底的钱币捞上来,往自己怀中和行囊里塞,看得谢怜和风信都呆了。戚容也是一愣,随即勃然大怒,道:“他妈的!你干什么?!把他拉上来!!!”

    数名侍从连忙也跳下水去拉那人,谁知对方却是身手了得,拳打脚踢,竟是令人奈何不得。戚容在上面看得暴跳如雷,一群观中道人束手无策。那青年捞了一身沉甸甸的钱币,背着行囊就准备爬上岸,谁知踩到青苔,脚底一滑,哗啦啦摔了个正着。众侍从这才趁机擒住了他,扭送上岸来。戚容抬腿就是一脚,道:“这钱你也敢偷!”

    戚容抬腿的时候,风信就站在旁边顺手一挡,是以这一脚戚容出得猛,实际上落到对方身上却并不重。戚容虽然看不见他在旁边捣鬼,但也感觉哪里不对劲,狠狠踢了七八脚都是这么个感觉,很有点郁闷,终于烦了,挥手道:“快让他把钱还回来,滚滚滚!”

    那青年不知是不是呛了水,咳嗽了几声,道:“这钱放在水池里也是放着,为什么不能给我拿去救人?”

    戚容道:“救什么人?你什么人?哪里来的?”他这么问,无非是想给这青年套个罪名投入大牢,那青年却是个实心眼,答道:“我叫郎英,住在永安,那里闹旱灾了,没有水,庄稼长不了,大家都没有吃的,没有钱。这里有水,有吃的,有钱,用金子塑像,把钱丢在水里,为什么不能分一点给我们?”

    永安是仙乐国一座大城,谢怜站起身来,神色凝重,道:“风信,最近永安那边闹旱灾了?我怎么没听说?”

    风信回头道:“不知道,我也没听说过,待会儿问问慕情?”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