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2.孰假孰真难解难分 2
    此为防盗章, 晋江v章购买率>50%后可立即阅读最新内容~

    可他毕竟是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而那少年熟悉山中路程, 又习惯在黑暗中潜逃躲避, 不消片刻便逃得无影无踪,任他怎么叫也不肯出来。&乐&文&小说 {www}.{}{}.{}旁边无人一同寻找, 他偏生又法力枯竭,没法通灵传音, 他在山中一阵飞奔, 竟是搜寻了小半个时辰也无果。冷风一吹, 他清醒了些, 知道一个人没头苍蝇般乱撞也不是办法, 强自镇定,心道:“也许他会回去带走小萤姑娘的尸体。”便先折回明光庙前, 却是一怔。

    只见许多位黑衣人已聚在庙后的树林里, 神情严肃, 正在将那被倒挂的四十多具尸体小心地放下来。树林前有一个长挑的身影抱着双手, 正在监看, 转头是一张清丽又冷淡的少年面容, 正是扶摇。看来他是回去了一趟,带了一波玄真殿的神官们下来帮忙。

    谢怜正要开口, 身后一阵足音,南风也送完那帮村民, 返了回来。他见此情形, 瞟了一眼扶摇, 道:“你不是自己跑了吗?”

    这话说得大不中听,扶摇挑眉不悦。谢怜不想他们在这节骨眼上又生口角,道:“是我让他回去搬救兵的。”

    南风嗤道:“那救兵呢?我以为起码得请你们家将军亲自下来。”

    扶摇淡淡地道:“我回去时已听说小裴将军赶下来了,便没去找我们将军。况且,就算我去找,他那么忙,也不一定有空下来。”

    说实话,依照谢怜对慕情的了解,他便是有空也不会愿意亲自下来的。但他眼下根本没空多想了,略为疲倦地道:“你们先不要吵,先帮个忙,一起找那绷带少年吧。”

    南风皱眉道:“他方才不是跟你在一起,守着那女孩儿的尸体吗?”

    谢怜道:“我让他把绷带拿下来,他被我吓跑了。”

    扶摇嘴角一勾,道:“不至于吧。你这女装也没可怕到那种地步。”

    谢怜叹道:“怪我当时呆住了没反应过来。小萤姑娘死了,他原本就大受刺激,又以为我被他的脸吓到,可能受不了这种打击,便跑了。”

    扶摇皱了皱鼻子,道:“他当真丑到这种程度?”

    谢怜道:“不是丑不丑的问题。他……有人面疫。”

    听到那三个字,南风与扶摇的动作和神情都瞬间僵硬。

    他们总算知道为什么方才谢怜会呆住了。

    八百年前,仙乐古国皇城被一场瘟疫席卷而过,终至灭国。那种瘟疫,患病之人,身上会先浮现一个个小小的肿块,肿块越来越大,越来越硬,微微发痛。然后便会发现,这个肿块开始慢慢有些凹凸不平,三个凹陷,一个凸起,就好像是……眼睛、嘴巴和鼻子。然后五官越来越清晰,最终,长成一个类似人脸的形状。而如果放任不理,身上就会长出越来越多的人脸。据说,有的人脸,长到最后,长成了型,还会开口说话,甚至尖叫。

    而这种瘟疫的名字,就叫做人面疫!

    扶摇脸色变了又变,抱着的双手也放了下来,道:“怎么可能!这种东西几百年前就被扑灭了,绝对不可能再出现。”

    谢怜只说了一句话:“我没看错。”

    南风与扶摇俱是无法反驳。谢怜说出的这句话,没有人可以反驳。

    谢怜道:“他脸上还有火烧过的痕迹,可能是想把这些坏死的人脸烧掉。”

    患人面疮者,许多人第一反应就是拿刀子把这恐怖的东西割掉,或者用火把它烧死,为此就算割肉断骨也再所不惜。南风沉声道:“那他恐怕就不是普通人了,或许也已经在这世上活了几百年了。先不说别的,他身上的疫病会传染吗?”

    虽是头痛欲裂,但这个问题谢怜还是冷静下来想过的,肯定地道:“不会。人面疫传染力极强。若那少年身上的疫毒还能传染,他在与君山藏了这么久,应该整个这一带都被他传染了才对。他那疫毒应该是已经……治好了。只是,之前留下的疤痕却消不掉了。”

    三人不敢大意。扶摇似是在玄真殿颇有地位,召来神官们在与君山又是一顿挖地三尺的好搜。然而,却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那少年的踪迹了,怕是已经逃出与君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了。为今之计,也只能回天界后再拜托灵文殿一同帮忙寻找,静待消息了。那少年身上的东西不会传染,这一点稍感庆幸,但谢怜想到他相貌如此可怕,下山后若是被发现,只怕是会被当成怪物喊打喊杀,还是得尽快找到才行。

    不好继续在与君山耽搁,谢怜抱起了小萤的尸体,一步一步走下山去。因为心神有点恍惚,那茶博士大叫起来他才发现险些把尸体抱进了相逢小店,连连道歉,又折出去委托人安葬了才回来。搞定一切坐下后,谢怜无声地叹了口气。

    一件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而他只觉飞升后这几天,过得比他以往在人间收一年破烂还累,攀上趴下,飞檐走壁,翻滚嘶吼,易装兼杂耍,周身骨头都要散架一般,还留下了许多未解的谜团和后患,真想打个“飞升不如收破烂”的招子挂在身后去人间游说。扶摇一掀衣襟下摆在他侧手坐了下来,终于还是忍不住对他翻了个准备多时的白眼,道:“你还穿着这衣服做什么?”

    看到他的白眼,谢怜竟有种无与伦比的亲切感。他这才把穿了一路的那件嫁衣脱了,一边抹去脸上胭脂水粉,一边略感郁闷:“那我岂不是一直都穿着这衣服在和小裴将军说话?南风啊,方才你若是提醒一下我就好了。”

    扶摇道:“可能是因为你穿着明显挺高兴的。”

    南风跑了一天,终于也能坐下休息了,他道:“用不着提醒。小裴将军又不会在意你穿什么。你就是穿得再奇怪十倍,他回去也不会和别人多说一句。”

    谢怜觉得今晚真是辛苦这位小神官了,给他倒了杯茶,又想起那小裴将军冷清清的神气,对比宣姬的疯狂之态,道:“这位小裴将军可真是镇定自若,好沉得住气。”

    南风喝了那茶,却道:“你别看那位小裴将军好像一副很彬彬有礼的样子,他跟他祖宗一样,都不好对付。”

    这一点谢怜自然是看得出来。扶摇对此竟是也有赞同之意,道:“裴宿是近一两百年才飞升的新贵,但是势头很猛,爬得很快。他被裴将军点将之时才不过弱冠之龄,你知道当时他干了什么吗?”

    谢怜道:“什么?”

    扶摇冷冷吐出两个字:“屠城。”

    谢怜听了,若有所思,但并不意外。上天庭里,帝王将相遍地走,而这打江山与守江山的事,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欲成仙神,必先成人杰。人杰脚下,踏的都是血路。扶摇总结道:“上天庭里,没几个是好相与的,谁都不能信。”

    谢怜听他一副过来人告诫后人的口吻,不免有点想笑,猜想扶摇是不是在上天庭里受过气,深有感触才这么说。不过他也自知,虽是飞升了三次,但每次在天界待的时间都短暂得犹如昙花一现,转瞬即逝,若要论对这诸天仙神的了解程度,他还真不一定比得上这两个小神官。南风却仿佛极不赞同扶摇这般说法,道:“你也别危言耸听,哪里都有好与坏,天界里还是有不少值得信赖的神官的。”

    扶摇却道:“哈哈,值得信赖的神官,你是想说你家将军吗?”

    南风道:“是不是我家将军我不知道,反正肯定不是你家将军。”

    面对这种情况,谢怜早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加上心中有事,连拉开都没力气拉开了。

    北方这边收了尾,回到天界,他先上灵文殿,把那绷带少年的事说了,委托灵文在人间撒网找人。灵文听了也是神色凝重,应承下来,末了道:“灵文殿定当全力搜索。不过真是没想到,一趟北方之行牵扯了这么多事。这次当真是辛苦殿下了。”

    谢怜道:“此次还需感谢那两位自愿下去帮忙的小神官,还有明光殿的小裴将军。真是不知该如何感谢。”

    灵文道:“既是老裴一段孽缘惹下的祸,自然是得小裴去收拾。他收拾惯了,倒是用不着感谢。殿下回头若是得了空,麻烦进一下通灵阵,大家还要集议此次之事。”

    谢怜也有许多疑惑尚未得到解答,出了灵文殿,绕来绕去,找了一座小石桥。石桥跨过潺潺流水,河水清澈至极,能看到云雾之气在水底下流动,甚至能透过流水与云雾,看到下界起起伏伏的山脉与大片方方正正的城镇。他心道:“这是个好地方。”便在桥头坐下,默念口令,进了阵。

    一进去,上天庭的通灵阵内竟是十分难得的热闹,众多声音在阵里飞来喝去,乱成一片。首先听到的便是风信的骂声:“操!你们挑好了镇在哪座山下没有?!那女鬼宣姬是个疯子,无论问她什么,她一律吵着要见裴将军,根本不肯交待青鬼戚容在哪里!”

    小裴将军则道:“宣姬将军一向性情倔强激烈。”

    风信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火大:“小裴将军,你们裴将军回来没有?赶紧让她见一面,问出来青鬼戚容的下落就赶紧把她弄走!”

    风信是最不惯对付女人的,竟是让他来干这问讯的活儿,谢怜不禁微觉同情。小裴将军道:“见了也没用,见了更疯。”

    有一个声音道:“又是倒挂尸林……戚容的品味果真是一向都如此低下,令人不快。”

    “连他们鬼界都嫌弃他品位低下,可见是真的非常品位低下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