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劫仙宫三语吓诸神
    此为防盗章, 晋江v章购买率>50%后可立即阅读最新内容~

    扶摇蹙眉, 道:“你是什么人?”

    谢怜道:“是我一位朋友。|你们认识吗?”

    三郎满脸无辜, 道:“哥哥,这两个是什么人?”

    听他喊哥哥,南风嘴角一抽, 扶摇眉毛一抖。谢怜对三郎举手道:“没事, 不要紧张。”南风则喝道:“别跟他说话!”

    谢怜道:“怎么, 你们认识吗?”

    “……”扶摇冷声道:“不认识。”

    谢怜道:“不认识那你们做什么这么……”话音未落,他忽然觉得两边有什么东西在发光, 不经意回头一看, 那二人竟是同时在右手中聚起了一团白光,一股不妙的预感油然而生,忙道:“打住打住。你们不要冲动啊!”

    那两团凭空冒出的白光滋啦滋啦的看起来甚是危险,绝对不是普通人手上能冒出来的东西。三郎拍了两下掌,礼貌性地捧场道:“神奇, 神奇。”这两句称赞, 当真是毫无诚意。谢怜好容易抱住两人手臂,南风回过头来看他,怒道:“这人你哪儿遇到的?姓甚名谁?家住何方?来历如何?为何跟你在一起?”

    谢怜道:“路上遇到的,叫做三郎, 一概不知,因为无处可去,我就让他跟我在一起了。你们先不要冲动好吗。”

    “你……”南风一口气憋住了,似乎想骂, 强行咽下,质问道,“你一概不知你就敢让他进来?!你就不怕他有所图谋吗?!”

    谢怜心想南风这口气怎么仿佛是他的爹?若是换一位神官,又或是换一个人,听到一个年纪比自己小的人这般说话,早便心中不快了。但一来谢怜早已对各种呵斥嘲讽都做到了完全无感,二来他知道这两人只是出于警惕,归根结底也是好意,因此并不在意,只是无言片刻,问道:“你们觉得,我有什么可以图谋的?”

    此句一出,南风与扶摇两人登时语塞。

    这话问的,实在是很有道理。若是一个人被人有所图谋,通常都是因为怀璧其罪。但令人悲哀的是,仔细想想,竟然完全想不到如今的谢怜身上有什么值得图谋的。

    这时,只听三郎道:“哥哥,这两个是你的仆从吗?”

    谢怜温声道:“仆从这个词不对,确切地来说,应当是助手吧。”

    三郎笑了笑,道:“是吗?”

    他站起身来,随手抓住一样东西,往扶摇那边一丢,道:“那就帮个忙?”

    扶摇看都不看就抓了那样东西,拿到手里,低头一瞅,霎时黑气冲顶。

    这少年竟是扔了一把扫帚给他!!!

    他那副神情,仿佛要当场把这扫帚和那少年一起劈为粉末一般,谢怜连忙顺手把扫帚拿了过来,道:“冷静,冷静,我只有这一把。”谁知,话音未落,扶摇手上那团白光便放了出去。他厉声喝道:“速速现形!”

    三郎根本没有着力闪避,仍然保持着抱臂而坐的姿势,只微微一偏,那道炫目的白光打中了供桌的一脚,桌子一歪,噼里啪啦,杯盘碗盏白花花摔了一地。谢怜微一扶额,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一挥手,若邪倏出,将南风与扶摇两人手臂缚住。两人挣了两下没挣开,南风怒道:“你干什么!”

    谢怜比着暂停的手势道:“出去再说,出去再说。”再一挥手,若邪便拽着他二人飞了出去。谢怜回头对三郎说了一句:“马上回来。”反手关上门,来到观前。他先收了若邪,再拿过门前那个牌子,放在二人面前,对他们道:“先不要说话。请念一遍,告诉我这是什么。”

    扶摇对着那牌子念道:“本观危房,诚求善士,捐款修缮,积累功德。”他一抬头,“危房求捐款?你写的??”

    谢怜点头道:“是的。我写的。你们若是继续在里面打下去,那我求的就不是修房,而是建房了。”

    南风指着菩荠观道:“太子殿下!你就不觉得那个少年古怪吗??”

    谢怜道:“当然觉得。”

    南风道:“那你明知他危险还敢把他放身边?”

    谢怜把牌子又放了回去,道:“南风,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世上人脾性和奇遇千千万,古怪并不等同于危险。须知在旁人眼里,我看上去也肯定很古怪,但是你们觉得我危险吗?”

    “……”

    这倒是当真不能反驳。这人分明长得一派仙风道骨玉树临风的模样,却偏偏整天都在收破烂,可不是古怪到家了!

    谢怜又道:“而且,我不是没有试探过他。”

    两人神色一凝,道:“怎么试探的?”“结果如何?”

    谢怜便把那几次都说了,道:“毫无结果。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若他不是个凡人,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绝!

    扶摇冷笑道:“说不定真是绝呢?”

    谢怜温声道:“你们以为人家绝境鬼王像我们这么闲吗?到一个村子里陪我一起收破烂。”

    “……”

    小山坡上,菩荠观外三人都只听到那少年在屋内慢悠悠走来走去的声音,听起来惬意得很,仿佛一点儿也不担心任何事。谢怜拍了拍两人肩膀,道:“我跟这小朋友挺投缘的。既然投缘,我又没什么值得被图谋的,别的就不要在意那么多了。”

    半晌,南风沉声道:“不行。还是得想个办法,试一试他是不是绝。”

    谢怜知道拦不住,揉了揉眉心,道:“那你们试吧。不过,不要闹得太过分了。你们毕竟是天庭的神官,人家说不定真的只是一个离家出走的小公子呢?友好一点,不要欺负他。”

    听到“不要欺负他”一句,南风一脸一言难尽,而扶摇的白眼简直要翻到脑后去了。叮嘱了他们,再打开门,三郎正低着头,似乎在检查那供桌的桌脚。谢怜轻咳一声,道:“你没事吧?”

    三郎笑道:“我没事。在看这桌子还修不修的好呢。”

    谢怜道:“方才只是一场误会,你可不要介意啊。”

    三郎笑道:“既然你说了,我又怎么会介意?兴许他们是看我眼熟吧。”

    扶摇凉飕飕地道:“是的。有点眼熟,所以刚才可能看错了。”

    三郎笑嘻嘻地道:“哦。巧得很,我瞧这两位也有点眼熟。”

    “……”

    那二人虽仍是警惕,但也没再有什么过激举动了。南风闷声道:“给我腾一片地方,画阵法。”

    既然有这两位小神官加入了,那便不需徒步去半月关了。他们身负法力,自然可以用那“缩地术”,缩千里山川为一步。虽然这缩地术每用一次,就有几个时辰不能再用,但也是极为便利的了。谢怜收了地上席子,道:“画这儿吧。”

    方才扶摇进来没细看观内陈设,现在在这歪歪扭扭的小破屋里站了一会儿,四下打量,一副浑身不自在的模样,蹙眉道:“你就住这种地方?”

    谢怜给他拿了个凳子,道:“我一向都住这种地方。”

    闻言,南风动作一顿,须臾,继续画阵。扶摇没坐下,神色也微微凝了一下,说不清他脸上是什么表情,有三分像是怔住了,也有两分,像是在幸灾乐祸。

    然而,他很快收起了这副异样的神色,又道:“床呢?”

    谢怜抱着席子,道:“这个就是。”

    南风抬头看了一眼那张席子,又低下了头。扶摇瞟了一眼一旁的三郎,道:“你和他睡一起?”

    谢怜道:“有什么问题吗?”

    半晌,那两人也没再憋出一句话来,看来是没有问题了。谢怜便转头,问道:“三郎啊,方才你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那半月妖道究竟怎么回事?你继续说吧。”

    三郎方才盯着他们,似乎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目光漆黑黑的,听谢怜问他,回过神来,微微一笑,道:“好。”

    顿了顿,他道:“那半月国师,乃是妖道双师之一。”

    谢怜顺口问道:“妖道双师必然是两位,那还有一位是谁?”

    三郎自是有问必答,道:“是中原的一位妖道,叫做芳心国师。”

    谢怜微微睁大了眼,继续听了下去。

    原来,半月人悍勇好斗,又地处奇势,掐住了中原与西域往来之路的重要关卡之一,两国在边境之地时常冲突,摩擦不断,大小战事纷繁。两百年前,中原一王朝终于出兵攻打半月国。

    这半月妖道,乃是半月国一名孤儿,幼时遭人厌弃,四处流浪,长大后不知从哪儿学就了一身妖邪本领回来。半月人慑于其法力,奉其为国师,尊敬有加。两国交兵,久久拉锯不下,国师开坛祭天,说是要为半月士兵护法。于是,士兵们杀气大涨,士气大增,死守城门。流矢、巨石、滚油、刀剑,厮杀连天。

    作者有话要说:  前天我在评论区说了一件事但是好像还有很多妹子没看到,借作者有话说的地方再说一次……

    那啥,希望同学们在评论区玩耍的时候注意下,不要顶着我的笔名当马甲哦……尤其是不要用我的口气开玩笑发假通知 [捂脸]

    因为很多同学是app,app是没办法点进id去辨别真假的。我一般到评论区正装单独发评论都是讲比较严肃的事情或者顺手贴个通知,但如果有妹子把id改成我笔名发评论的话,很容易引起误会_(:3 」∠)_所以希望大家理解哈,玩笑适度。

    通知的话,以【文案第一行】为准哦。如果哪天我有事要请假了,我会提前在文案上和前一天的章节简介里贴通知的。

    更新时间还是之前就说过的,24:00之前,能早我就尽量早,赶不回去就半夜见 _(:3 」∠)_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