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恚南阳拳打刁玄真
    铿锵一句, 再无转圜余地。

    郎千秋沉声道:“你承认了, 那很好。”

    早便说过, 上天庭中,手沾鲜血的神官,数不胜数。然而, 说实话, 还真没几个因为这些陈年血债闹成这样的。

    究其原因, 第一,旁的神官手上所沾的鲜血, 都是凡人的, 而且,这些凡人没有一个郎千秋这样争气的后人飞了天,以神官之尊向凶手问责。第二,飞升之后,对不堪历史都是能掩则掩, 掖掖藏好了, 少有撕到明面上来的。闹成这样,也难得的难看了。

    而既然撕到明面上了,接下来诸位最关心的,就是该如何收场了。之前裴宿有裴将军力保, 最后也逃不了被流放凡间,而谢怜可是没什么靠山的。如今,恐怕就只看君吾还念不念旧情,有没有保他的心了。

    但是, 各位神官那头一直弄不明白,君吾对谢怜究竟是怎么个态度。仙乐太子头一回飞升那阵,自然是青睐有加;可第二次飞升,两人打了一场,谢怜还是捅了君吾好几剑才被拿下的;这第三次飞升,两人相处却颇为平和,好像都忘了先前的事儿,实在是教人琢磨不透。因此,数双耳朵都竖了起来,等听上方那位如何发落。

    谁知,不等君吾发落,谢怜却先出声了。他道:“仙乐有个不情之请。”

    君吾道:“你说。”

    谢怜道:“请帝君去我仙籍,贬我下凡。”

    闻言,有些神官吃了一惊,倒是略感佩服。毕竟谁都不想被贬,飞升多不容易?辛辛苦苦爬到这么高,一下子摔下来,想想也怕死了,敢这么直接对君吾说请您贬了我吧,他们反正是做不到。但也有些神官不以为意,毕竟已经闹到这一步了,以进为退说不定比抵死不认好,而且谢怜都被贬两次了,再贬个第三次,对他来说应该没什么大不了,贬着贬着也该他习惯了。

    郎千秋却道:“你不需要自贬,你飞升是你的本事。我只想跟你决战一场。”

    谢怜道:“我不想跟你打。”

    郎千秋道:“为什么?你从前也不是没跟我打过。这一战不论生死,从此了结!”

    谢怜淡声道:“不为什么。跟我打,你必死无疑。”

    他这一句轻描淡写,却激起四周一片轻微的抽气之声。不少非武神的神官心想:你一个连法力都没有的破烂神,怎好意思对郎千秋堂堂一位东方武神说你跟我打必死无疑?未免也太狂妄了。说得好像他被贬是让着郎千秋不跟他一般见识似的,真是胡吹大气。然而,郎千秋却一点也不觉得他所言夸张,只认真地道:“我说了,生死不论!我也不需要你让我。”

    谢怜却不应他,对君吾道:“请帝君贬我下界。”

    郎千秋要抓他回应,师青玄却赶紧地道:“且慢!诸位,我以为此事存疑。”

    君吾道:“风师说来。”

    师青玄道:“诸位仙僚似乎都认为仙乐殿下是为报复才化名芳心,血洗永安皇室。但他若是要报复,又为何独独放过了身为永安太子的泰华殿下?照理说,一个复仇者最想手刃的,不就应该是这位太子殿下吗?”

    这一节原先也不是没人想到,但都觉得没必要主动发声,此时风师带头说了,才有几人跟着点头。师青玄又道:“我与谢怜此人虽相交无多时,但我亲眼看到他为救泰华殿下正面迎击弯刀厄命。千秋,”他转向郎千秋,道,“若是对你永安皇室有恨,又怎会甘冒奇险给你挡刀?”

    听到“正面迎击弯刀厄命”,风信与慕情都凛了神色。郎千秋不语,听到有细小的声音嘀咕“说不定是因为心虚愧疚”,师青玄马上又高声补了一句盖过去,道:“所以!我以为此事存疑!”

    这时,裴茗叹了口气,道:“真是羡慕。”

    师青玄一甩拂尘,不愉道:“裴将军有话直说。”

    裴茗扶剑端立,笑道:“我说羡慕,就是在直说。我羡慕仙乐殿下,能得风师大人一力担保,仗义执言。我们小裴就没这个福分了。我说他那事存疑,却硬是被驳了回去,怎能不羡慕?”

    师青玄道:“裴将军你不要混淆视听。小裴的事能一样吗?我是亲眼见他恶行,也是亲耳听他承认了的。”

    裴茗道:“那今日岂不也是一样?泰华殿下亲眼见他恶行,也亲耳听仙乐殿下承认了,又有什么不同之处?”

    师青玄大怒,待要再跟他理论,谢怜抓住他,道:“风师大人,多谢你,我承你的情。不过不必了。”

    师青玄一时半会儿也没想到该怎么驳斥裴茗,指了指他,一口气憋住了。这时,君吾总算发话了。他淡声道:“诸位稍安勿躁。”

    他发声也并不如何洪亮,平和得很,然而,神武殿上每一位神官都听得清清楚楚,忙又站好。待大殿安静下来,君吾道:“泰华,你行事素来是有些冲动的。遇事不可一味猛冲,须得冷静聆听,再做定夺。”

    闻言,郎千秋低头受教。许多神官心中则“咯噔”一声:哎哟不得了,看这架势,莫不是要保?!

    果然,君吾又道:“仙乐不肯全盘托出,请求自贬的提议无效。先收押在仙乐宫禁足,之后由我亲自审问。在那之前,泰华暂且不要和仙乐见面了。”

    众位神官内心那声“咯噔”拉出了一长串回音:还真保了!

    君吾保了谢怜这个没地盘没功德的三界笑柄,敷衍了郎千秋。郎千秋可是坐镇东方的武神,说不定会因此生出不满,那可真是一笔赔本买卖。但是即便如此也要保——难不成谢怜还是很得君吾的赏识?!

    难不成日后说话都得小心了?

    而且,众人都颇为在意那个“仙乐宫”。谢怜听到这三字时,也是心下一怔,想:“我功德不足,没有立殿,以前的仙乐宫早就被推了,又是哪里来的仙乐宫?”再一想,立刻明白了。君吾定然是给他起了一座新殿,多半打算在此次从鬼市回来后就找个借口批给他的,没想到现在却做了禁足之用。

    禁足待审,等同于缓兵之计了。许多神官看出了点微妙的苗头,暗暗决定今后不在任何公开场合提“三界笑柄”四个字。师青玄松了口气,用力吹了几句帝君英明,便准备去问郎千秋。郎千秋却是凝视着谢怜,道:“帝君想问什么,可以尽管审,但无论最后是什么结果,我总是要和你战一场的!”

    说完,他向君吾一躬身,转身出了大殿。君吾摆了摆手,几名武神官聚上前来,带谢怜下去。经过师青玄面前时,谢怜低声对他道:“风师大人,真是多谢你了。不过你若真要帮我,不必再为我说话,可否拜托你两件事?”

    师青玄道:“你讲吧。”

    谢怜道:“我带上来的那个少年在偏殿,劳烦你之后引他去见帝君。不用大人你多说,帝君知道怎么回事。”

    师青玄道:“好。小事一桩。第二件呢?”

    谢怜道:“若是裴将军之后还想找半月发难,还请风师大人施以援手。”

    师青玄握拳道:“那是一定的。我不会让裴茗得手的。她在哪儿?”

    谢怜道:“她被我藏在菩荠观里一个腌菜坛子里了。若是你有空,劳烦把她取出来吹一吹。”

    “……”

    谢别风师,那两名神官把他带到一座琉璃红墙的宫殿之前,恭恭敬敬地道:“太子殿下请。”

    谢怜颔首道:“有劳了。”

    抬足迈入,大门在身后关上。谢怜四下望望,在这宫殿中走了一圈,觉得这地方真不错。

    虽是挂了个仙乐宫的名字,和他从前的仙乐宫却没有半点相似之处,完全不会有触景生情的烦恼。他在大殿中心坐了,安然等待君吾前来问讯。

    方才是一阵兵荒马乱没有空隙思考,现在安静了,再想这事,却是疑窦丛生:身为地师,明仪总不会自己无缘无故就要跑去卧底,到底是他与花城有私人恩怨,抑或他是受命而行?

    若是受命,那就只能是受君吾的命了。可是,依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